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終篇 第九章(2/2)

    元凰在她彈完曲子之後便拿著琴退下沒有再回到太華殿上了,這也是她的意思。她一向不怎麽喜歡這個才華橫溢的貼身丫鬟,總顯得她很愚蠢!

    可元凰是她的父王母妃給的,她又不能不要,隻好捏著鼻子將她帶在身邊。但在像今日一樣的場合上,她都會找個借口理由,不讓她出現在宴席上,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今日是因為那把古琴的弦極難調,其他丫鬟又不懂音律,所以拓跋琴才讓元凰出手,這也是有條件的,那就是不能梳妝!

    因此未施粉黛的元凰在爭奇鬥豔的世家小姐,公主郡主映襯下,她就是個不起眼的小丫鬟。

    拓跋琴怎麽也沒想到,即便如此,即便元凰隻在太華殿上出現了片刻,就勾搭/上了蕭昀!這小賤/人明明知道自己必須贏得蕭昀的好感,她竟然還敢逾越,想要飛上枝頭?

    想到這,拓跋琴也不顧不上形象,隻來得及扯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打破了假山後麵令人遐想的畫麵。

    可沒想到蕭昀在聽到她問出口的話之後,並沒有半分沒有被人撞破的驚慌與心虛,反而用還沒來得及冰冷的眸子看了她一眼,眉頭微蹙,似是覺得她突然打擾他人交談,十分失禮。

    蕭昀也沒有要開口要回答她問題的意思,隻是淡淡地點頭算是打招呼了,然後便抬步徑直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拓跋琴和默默垂首的元凰。

    被蕭昀忽視的拓跋琴心中的火再也抑製不住了,此刻瘋狂地跳躍燃燒,火氣直衝腦門,無處可瀉,隻好撒在元凰身上。

    拓跋琴那一巴掌可以說是用盡了全力,聲音也十分響亮,就連走出十多尺的蕭昀都聽得一清二,他腳下一頓,眉頭緊皺,而後繼續往太華殿的方向走。

    而元凰被拓跋琴劈天蓋地扇了一巴掌,瞬間腦海一片空白,眼前確實一片黑暗,左耳嗡嗡直響,失去了聽力,腳下踉蹌,差點站不住。

    元凰下意識地閉上雙眼,用力地咬緊了牙關,攥緊了拳頭,指甲嵌入掌心,直到五感回籠,能感受到強烈的痛感她才緩緩睜眼雙眼,眼前已經沒有了令人眼花繚亂的星星,嚐到嘴裏的鐵鏽味,她艱難地開口應道:

    “是,琴郡主。”

    她的聲音啞得像含了一把沙礫。手心已經被摳出了幾道血印,可她卻沒有要鬆開的意思,而是掐得更深,疼痛更甚,在心裏狠狠地想:

    一句話換一個巴掌。蕭昀,我記住你了!

    拓跋琴大概是真的氣急了,胸口不停地起伏,似乎還想動手再打她幾下出出氣,但當她看到元凰白皙的左臉高高腫起,還分明地印著她的五指後,怒火平息了些。

    這裏不是動手的地方,拓跋琴理智終於回籠,於是閉著眼睛深吸了幾口氣,調整了自己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睜開眼的同時狠狠地剜了元凰一眼,冷哼一聲便轉身離開。

    拓跋琴走出兩步之後發現元凰還站在原地,便扭過頭來陰陽怪氣地出聲問:

    “怎麽?還要我扶你走不成?”

    元凰不敢怠慢,連忙小跑跟上。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