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終篇 第十章(1/2)

    蕭昀回到太華殿後才了解在他離開的那一段時間裏發生了什麽,他看著太華殿上還在交手的兩道身影——容笙和拓跋霖,臉色不大好看。

    先是拓跋琴,然後是拓跋霖,別說心思縝密的蕭昀,在場隻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來。

    蕭昀放在膝蓋上的手微微收緊握成拳,好看的眼眸冷若冰霜,目光穿過場上互不退讓的兩人,落在了南疆使團為首位置的拓跋啟的身上:

    打他的主意還不夠?竟然還想打蕭玥的?拓跋啟這如意算盤也打得太響了吧?

    南疆國內的局勢蕭昀也有所耳聞,拓跋啟不就是擔心南疆王死後他沒法壓製其他部落的騷動,所以才舔著臉變著法子地討好皇上,為的就是想要得到大蕭的幫助麽?

    可是要怎樣才能讓大蕭沒有顧忌地伸手幫一把呢?

    光靠當年將南疆公主拓跋敏嫁給禮部尚書李錦華這一點,恐怕是遠遠不夠的。且不說李錦華不過隻是一個尚書,單憑他是死去的前太子蕭鸞表兄這一點,就足以讓蕭懿忌憚。

    當初南疆將公主送來大蕭和親,雖說本就是下嫁,但身份在那,怎麽也能嫁個王公世子,可她卻選擇嫁給了當時還是禮部侍郎的李錦華,究竟是拓跋敏真的看上了李錦華,還是南疆看上了李錦華背後的蕭鸞?

    如今物是人非,事實如此已經不重要了。

    但事隔十三四年,南疆這是才醒悟過來,想要故技重施來彌補當年犯下的錯,還是有更加不為人知的目的?

    蕭昀心裏不屑地冷笑,看著拓跋啟的眼神愈發冰冷凜冽。

    無論拓跋啟想要做什麽,他不想管也管不著,他年紀不大,心房自然也小,暫時隻能放下一個燕王府。

    雖然蕭昀從小讀著聖賢書長大,明白家國大義,可他卻不認為在男兒心中,就應該是國排第一,百姓第二,然後才是家。可對現在的蕭昀來說,他的能力有限,隻想好好地護著燕王府這個家,然後再談其他。

    雖然燕王府有蕭衍和慕容瑾擋在他的前頭,怎麽也輪不上他來保護,可是他也絕不允許別人打燕王府以及燕王府的每個人的歪主意!

    拓跋啟似乎感受到了來自對麵一雙強烈的敵意,於抬眸對上了蕭昀好看卻冰冷至極的桃花眼,他有些詫異,隨後微微挑眉。

    而蕭昀不閃也不躲,沒有絲毫退縮地與他對視,甚至在氣勢上還要壓他一頭。

    拓跋啟扯了扯嘴角,心想,果然是虎父無犬子。

    蕭昀看到拓跋啟似笑非笑的神情,直覺拓跋啟此刻心中必定在打什麽壞主意,於是眉頭擰成了一團,臉色更加陰鬱。

    而就在這時,太華殿上的兩位少年終於有了勝負之分——似劍似刀的利器在空中劃過,最後釘在了鋪著地毯的地上。

    “鏘——”的一聲讓心不在焉以及看得入神的眾人思緒回籠,全都怔怔地看著那把晃著銀光的利刃。

    它比劍的刃要寬又比刀的刃要窄,刃上刻著細細繁複的紋路,因此當燭火光線照在上麵時,坑坑溝溝的地方就會反射冰冷的光芒,既眩目,又精美。

    它不似刀那般沉重,可尖部又有一道彎彎的弧度,如果非要將它歸類,大概隻能尊重它的主人意見,將它看作是一把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