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終篇 第九章(1/2)

    “啪——”

    響亮的巴掌聲在偌大的皇宮某處響起。

    緊隨著聽到少女帶著惱怒的警告:

    “別忘了你的身份!”

    說話的少女,正是目光一直緊隨蕭昀的拓跋琴。她發現蕭昀悄悄離開太華殿遲遲還沒回來,於是也跟拓跋啟請示,趁所有人都注意力都被正在過招的容笙和拓跋霖吸引,也離開了太華殿。

    然後她又旁敲側擊地問守在門口的宮人,按照宮人的指示,往蕭昀離開太華殿的方向走。

    走了有一會兒,發現自己離太華殿越來越遠,地處愈發偏僻,而且人跡也越來越少,開始有些懷疑剛剛那個宮人在撒謊的時候,突然聽到十分微弱的聲音。

    於是拓跋琴警惕地四下張望,發現不遠處有一個人造湖,而聲音便是從湖邊假山後麵傳來的。

    拓跋琴腳步停頓,猶豫了一下:這裏是大蕭皇宮,她作為南疆郡主,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在夜深人靜,無人應邀的情況下在皇宮亂逛亂走。

    可是如果蕭昀真的是往這個方向來,那她這一路跟過來都沒有找到,也許蕭昀就在那座假山後麵呢?

    聽說蕭昀愛清淨,這裏確實沒有什麽人打擾,而且剛剛她雖然沒聽仔細,但是卻可以確定,說話的是一個少年。

    思及此,拓跋琴愈發肯定,假山後麵,就是蕭昀!

    於是她不顧身後跟隨的宮女阻攔,提著裙擺邁著小碎步便往假山方向走了過去,走近的時候卻聽到了女聲,於是腳步猛地一頓。

    如果蕭昀真的就在假山後麵,那他故意跑到的人跡罕至的地方來跟一個女子說話,所為何意?那個與他私會的女子又是誰?

    拓跋琴一想到蕭昀剛剛在太華殿上當著那麽多人的麵子給她難堪,這會兒卻屈尊紆貴,掩人耳目地來見另外一個女子,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被點著了。

    垂在身側的手早已緊握成拳,微微顫抖,她拚命告訴自己要沉得住氣,於是用盡了全力才堪堪在宮人跟前維護了形象,她慢慢地深吸了一口氣,剛剛被怒火衝昏的理智這才漸漸回籠:

    她是南疆的郡主,一舉一動都代表南疆,因此不能在外人跟前失態,尤其還是在大蕭的皇宮裏!想到這,拓跋琴就愈發鎮定下來,腰板重新挺直,臉上恢複了平時的高傲自信。

    她倒是要親眼看看,那個女子究竟是何方神聖,能將蕭昀區別對待!

    拓跋琴重新邁開步子,剛踏出去一步,便似乎想到了什麽,瞳孔猛然皺縮:

    不對!

    剛剛那個女聲,有點熟悉,她好像在哪聽過,而且還不止一次!

    會是誰呢?

    拓跋琴腦海裏走馬觀花似地浮現一個個女子的麵孔,沒等她看個仔細,腦海裏便突然一片空白,她想起來了!

    那個聲音,出自她的貼身丫鬟之一——元凰!

    也就在這時,拓跋琴聽到了蕭昀用低沉的聲音問元凰的名字,頓時像被點了穴一樣,被釘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不過腦子卻在飛速運轉,回想著剛剛在太華殿上的情形: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