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喜嫁

第五百九十九章 父女(2/2)

    “這件事情,我知道的並不多。紋郡主這個人,她不象你想的那麽簡單。這幾年來,她一直懷疑她母親的死與安王殿下脫不了幹係。”

    “這個……”

    朱氏死因並不太光彩,她是被毒殺,下毒的人是大皇兄的一個外室,這就是劉琰知道的全部了。

    哦對,她還知道,那個外室在事後就被處置了。

    若說朱氏的死與大皇兄有關,也不算錯。

    陸軼耐心解釋:“她是懷疑,這件事就是安王指使,其他人不過是他的替罪羊。”

    “這……朱氏死前,和大皇兄的關係確實不太好,但是也沒到殺妻那一步吧?”

    “或許中間有別的緣故,我們不清楚,可劉紋當時已經懂事了,她跟著朱氏,可能無意中聽見過或是看見過什麽,讓她心裏埋下了懷疑的種子。”

    陸軼說的還是比較委婉,但劉琰明白他的意思。

    “你接著說,我不打岔了。”

    陸軼攬著她,臉頰貼著她的鬢發。劉琰不喜歡用太多頭油脂粉這種東西,但身上的氣味很好聞。

    這氣味讓陸軼著迷。

    可一想到接下來要說的話,他又對劉琰十分心疼。

    “劉紋差遣人幫她查過去的一些事,這幾年裏都沒有間斷過。她和安王的關係……遠不如一般父女間和睦。”

    何止不和睦,就劉琰這兩年看到的,大皇兄和齊紋劉琪兄妹之間的情分十分淡薄,都快象陌路人一樣了。上次圍獵的時候,劉琪全程跟著小哥和魯駙馬他們,大皇兄那邊呢?

    看著一點兒不象親父子。

    再加上小朱氏那時候就有孕了,雖然現在隻生了一個女兒,但是有了新的孩子,想來大皇兄對前頭的一雙兒女就更漠不關心了。

    “圍獵的時候……”劉琰盡力回想那時候的事:“劉紋好象確實行蹤有點兒怪,時常單獨出去。”後來出了劉雨和田霖的事,劉琰就沒心思再去關注劉紋了。

    這姑娘一直卯著勁兒要查出母親是不是被父親所殺?

    怪不得她看起來如此孤僻執拗。

    劉琰覺得身上沒什麽力氣,她扶著廊柱,慢慢的坐在欄杆邊:“後來呢?”

    “她的人手折損了好幾個。”

    劉琰問:“這是什麽時候的事?”

    “就是那年圍獵前後。”

    劉琰抬手扶著額角:“她真查出什麽來了?”

    陸軼隻是搖了搖頭。

    他搖頭可能是因為他也不知道。

    或者是他知道了卻一時不好跟她說。

    劉琰深吸了口氣,這麽一口涼氣吸進去,整個身體都跟著發冷。

    “那今天的事呢?就是由此而起嗎?”

    “應該是。”陸軼抱緊了懷中人:“你一向對人太好,但這世上,有好些人害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並不是和你有仇怨才會害你。防人之心不可無,今天桂圓她們攔你也沒有做錯。”

    “你呢?”隔了一會兒劉琰才問他:“你是怎麽猜測的?跟我說說。”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