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喜嫁

第五百九十九章 父女(1/2)

    出宮的時候,劉琰發現宮門口的禁衛變多了。

    平時她的車駕都是暢通無阻的,今天在宮門處居然也停了下來,劉琰掀開車簾,看見站在車旁的人也算張熟麵孔。

    “孫校尉,今兒你巡值嗎?”

    “見過四公主,公主這是要出宮了?”

    劉琰注意到這一隊禁衛裏,至少一半的人手都按在佩刀上,已經將她帶的人前前後後全部掃視過一遍了。

    出了景豐門,陸軼牽著馬正在路左邊相候。

    平時劉琰出門,他有時間一定會陪同,時間不夠的時候也會抽空接送。大姐姐笑著打趣她這就是“如膠似漆”。

    但今天陸來接,劉琰不知道為什麽,就覺得心裏又壓上了一塊重石。

    陸軼看起來和往常一樣,站在車邊和她說了幾句話,劉琰輕聲說:“你上來,咱們一塊兒坐車呀。”

    陸軼就把韁繩遞給長隨,掀開車簾坐了進來。

    “你在這兒等多久了?”

    “也沒多久。”

    劉琰現在已經挺了解陸軼說話的風格了,他說也沒多久,那怎麽著也得有一刻鍾往上了。

    剛才劉琰心風景點一直有些慌,現在見了他,不知怎麽,心裏就踏實下來了。

    “剛才在景豐門那裏,看著人又多了,早上進宮的時候還沒有。”劉琰靠陸軼更近了,她低聲問:“是不是出什麽事了?”

    又鬧刺客了嗎?

    還是又出了類似上次田家那樣的重臣參與謀逆的事?

    也許是之前劉琰對這些事情不太關心,感觸不深,也可能是那時候她年紀跟現在差著幾歲,心境閱曆不同,她覺得這次不一樣。

    和前麵幾回都不一樣,好象……這回給她的感覺更加嚴重。

    車窗外頭,太陽已經完全落下去了,暮色四合,唯有西麵天邊有一抹深重的灰紅。

    那顏色就象凝固的血色。

    “我們回去說,沒事的。”陸軼的手掌把她兩隻手都包握住,雖然車裏更昏暗,劉琰看不清他的臉,但隻要聽著他的聲音,就仿佛能把外頭的陰霾都阻擋住。

    覺得恐慌的不止劉琰一個人,今天進宮的人有一個算一個,現在都格外沉默,車都行得比平時要倉促。

    進了公主府,劉琰都等不到進屋,拉著陸軼就直接在回廊上問他:“究竟出什麽事了?”

    “公主先同我說說,今天在宮裏見了什麽人,有沒有遇到什麽事?”

    劉琰定了定神,把自己今天進宮的經過簡單同陸軼說了。

    其實和之前進宮差不多,就是在宜蘭殿待著,陪母後說話用膳。也就是臨出宮時她去一趟東苑,探望劉紋。

    “就是……閔公公叮囑了豆羹幾句話,在映霞宮,桂圓她們攔著我,沒讓我去嚐劉紋那兒的湯羹。”

    當時桂圓和蓮子太著緊了,劉琰都懷疑,要是自己堅持要喝一口湯,她們會不會直接上來把碗給奪了,寧願闖禍、得罪人,也不讓她沾那個湯。

    “可……劉紋總不會害我吧?那湯真的有問題嗎?”

    這會兒西北風越吹越緊,陸軼把自己的鬥篷解下來給劉琰披了,環抱著她換了個位置——能替她擋住風的位置。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