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喜嫁

第六百章 了解(1/2)

    陸軼反問她:“你覺得安王是個什麽樣的人?”

    劉琰被他問住了。

    劉琰和安王年紀差了十二歲,兄妹倆自小沒什麽相處,他長大,讀書,娶妻這些事劉琰一件也沒趕上,劉琰到了京城之後,安王已經有自己的皇子府,說是親兄妹,但其實……和陌生人也差不多。

    劉琰和他說過的話都不多,根本就算沒相處過,對他的了解也不多,大多都是從旁人口中聽來的。

    大家都說,安王脾氣極好。

    劉琰對這位長兄的印象也是,脾氣不錯。

    嗯……然後好象就沒有旁的了。

    劉琰以前沒深想過這事,但是現在一琢磨,這事兒怎麽有點不大對。

    一個人活在世上,怎麽可能隻有脾氣好這麽一個特征呢?劉琰認識的其他人都不是這樣。二哥不說了,名聲臭不可聞,三哥呢,毀譽參半吧,以前名聲很不好,但從喪妻之後,他又離了京城,這兩年名聲倒是好多了,起碼有不少人說他勇毅誠孝,至於以前嘛,誰都有年輕氣盛的時候,隻要能改過就行了。

    就連小哥也不例外。

    每個人都有好有壞,有優點也有缺點,平時做什麽事,又有什麽喜惡。

    包括劉琰自己,還有陸軼,旁人說起他們,也是有褒有貶,有好有壞的。

    那安王……他這個名聲,就有點不同尋常了。

    人又不是張紙片,怎麽可能所有人看到,說的全是同樣的一句話?

    除非他有意隱藏。

    那,大哥他隱藏的是什麽呢?

    劉紋又查到了她親生父親什麽把柄嗎?

    劉琰看著陸軼,陸軼也安靜的看著她。

    “我……”劉琰有些為難的說:“我不了解他。”

    陸軼握著她的手:“嗯,安王殿下我也不熟悉,平時見麵次數不多,幾乎沒說過什麽話。不過有時候我覺得,他和我那位兄長有些相象。”

    他們倆的兄長,有點象?

    哪裏象?

    陸軼的那個兄長,劉琰到現在還沒見過呢,他們成親,陸將軍父子並沒有回京。從陸軼口中聽到的那個人,嗯,本事也算是有一點,但肯定比不上陸軼這麽全才,心眼兒可是夠窄的,整天就盯著陸家的爵位,為了這個,屢屢算計排擠陸軼。

    劉琰忽然明白陸軼說的象是什麽了。

    安王他是父皇和母後的長子,按常理來說,也是太子的不二人選,承襲皇位名正言順。但因為父皇一直沒有立儲的意思中,所以他也就和其他兄弟一樣封了個不上不下的王爵。

    他就甘心嗎?他不想替自己爭一爭?

    陸軼他哥會排擠陷害兄弟,那安王會不會?

    劉琰垂頭喪氣。

    其實她不傻,也不是不明白。

    隻不過她一直不願意去深想,仿佛不去多看多想,就可以當那些事情真的不存在一樣。

    她也知道,這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不提起,不去想,不代表這些事真沒發生。

    “外頭風太冷,進屋去吧。晚膳你有沒有什麽想吃的?”

    這話題轉的太生硬了。

    劉琰沉默了片刻,輕聲說:“我想……喝雜粥。”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