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喜嫁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安王

    安王的事塵埃落定。

    至少表面上塵埃落定了。

    安王被削了王爵,羈押于晨安里,安王府的其他人,包括安王妃、一嫡一庶兩個兒子和兩個女兒都還可以于安王府內居住。

    真的,如果不是安王出這事,劉琰都不知道晨安里這個地方。

    起來也算是宮苑的一部分,不過和劉琰曾經住過的東苑不一樣,西苑曾遭火焚,早已經荒棄,劉琰曾經去那一帶騎過馬,感覺那里就是一片荒蕪,僅有那麼幾間破敗宮室還立在那里,也已經搖搖欲墜。

    安王關在了那里,怕是這輩子出不來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安王,還有安王這一脈,跟那個高高在上的位置是無緣了。

    落馬的人不值得關注,值得注意的是現在留下的。

    沒有安王,皇上還有三個兒子呢。

    劉琰是不管,不問,還是向陸軼打听過,安王在晨安里日子過得如何。

    “衣食無憂,可以看書,作畫……日子不會太難過。”

    劉琰又一次經過東苑附近的時候,掀開車簾往外看過。

    晨安里就那麼幾間舊宮院,遠遠近近都沒有人家,那幾間舊院子看起來孤零零的。

    象陸軼的,安王現在的日子衣食無憂,不過……他只能困在院子里頭,一,一年年,大概到死也不可能再出來。

    如果近來有什麼好消息,那麼三皇兄回京,應該算得是一件好事了。

    他一走就沒了蹤影,偶爾會帶封信回來,劉琰有時候想起他,難免擔憂。

    其實他這個時候回京,不是個好時候。

    換個會審時度勢的人,這會兒最好還是避避風頭,躲過這一陣急浪暗潮。

    但是三皇兄這個人……他從來就不會想那麼多。

    這是他的好處。

    以前劉琰其實也不喜歡他這麼莽,總闖禍,話也冒冒失失,明明沒有壞心,卻總是不辦好事。

    現在她覺得……其實三皇兄這點兒毛病不算什麼,起碼比要殺父殺弟殺妹殺妻殺女兒的人要強多了。三皇兄其實心一點兒也不狠,蕭氏偷人,他都留了她的性命。

    但劉琰其實不太希望他這樣。

    連劉琰都長大了,知道趨吉避凶,知道明哲保身,三哥還是老樣子,這怎麼能行呢?

    以後的京城里,宮里,只怕不會太平。

    劉琰不希望三皇兄他也被卷進來,不管是他害了別人,還是別人害了他,劉琰都不想見到。

    但是……他也確實出去很久了。

    久到他兒子都忘了自己還有個爹了。

    要劉嶴這孩子,心是夠大的,這一點兒很象他爹。娘沒了,爹也走了,又從宮外搬進宮里住,他適應特別快,完全不象旁的孩子那樣,離了爹娘,離了熟悉的地方,得鬧騰好久才行。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