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悍妃:王爺請小心

第173章 質問玉錦(1/3)

    凝重如陳暮的氛圍裏,拓跋雪先打破了沉默:“皇兄你來幹嘛?不是不耐煩聽我講話嗎?給我走!不許動我男人!”

    好不容易才和好,皇兄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威脅人,要不是怕他,就直接讓他滾了。

    朝那個皇兄撇撇嘴翻白眼,一點眼色也沒有,打擾他們夫妻溫情。

    “公主不得這樣說,皇兄說的是,都是南柯的過錯,是我沒有護好你,沒有注意到你的情緒。”

    南柯低著眉眼,借勢安撫著拓跋雪,把凶狠、不耐煩的神色掩藏起來。

    還不是時候,等到時機成熟了,誰還記得拓跋雪是誰,誰還在乎拓跋宸軒是誰,到時候讓他們全部跪下來給他舔鞋!

    鳳霓裳不動聲色皺起眉來:“雪兒,你皇兄是關心你了,怎麽這樣趕人?”

    這南柯到底給她灌了什麽迷幻藥,居然連一向喜歡崇拜的哥哥都不要了,隻要一個狼子野心的駙馬爺?

    暗自打量沒什麽結果,正打算再說些什麽,見金玉錦出去把下人熬好的湯藥接過來,送到床邊,惹火了拓跋雪,像是護食的母獅子,朝她狂叫:“不要你給我端的藥,給我滾出去!”

    “公主,我是真心跟你道歉的,我…”

    “滾!”

    拓跋雪不耐煩看見她,直接揮手開始趕人,一下子扯到了傷口,慘叫“啊”一聲,騰出了眼淚。

    嚇得金玉錦立馬出去了,南柯故作緊張急著問:“怎麽樣?給我看看,是不是傷著了,怎麽這麽不小心?”

    這場麵肯定是要看傷口的,拓跋宸軒不便在此,甩下一句話離開了:“南柯,奉勸一句,自己有點自知之明。”

    鳳霓裳也跟著走了,不好打擾小夫妻的生活,忍了片刻還是沒忍住,囑咐道:“南柯,千萬對雪兒好一點。還有雪兒,你皇兄不會說話,卻是真的關心你,聽到你受傷了立馬就趕來了,你的話真的傷了他的心了。”

    拓跋雪聽見了,卻裝作沒聽見叫喚傷口疼,她一向別扭不知道怎麽跟最親近的皇兄表達感謝,也有點心虛,知道自己一氣之下的話,有點狠了。

    等人出去了,南柯卻不敢放鬆警惕,誰知道他們走遠沒有?

    裝模作樣擔心給她看傷口:“乖,給我看看傷口,是不是又裂開了?”

    因為傷口位置在肚子,那位置多少有點讓她害羞,紅著臉推拒:“算了吧,我自己看。”

    “萬一開了還要上藥,你自己怎麽行?聽我的。”

    南柯強忍著沒跟她翻臉,又勸了一次。

    為了這個破女人,他剛剛都沒法護著金玉錦,隻能皺眉看著她認真照顧半天卻被狼狽趕出去,越發目光幽深陰冷。

    拓跋雪這個女人,遲早要除了。

    損壞他和金玉錦感情不說,這任性的性子日後肯定還會壞大事,一定要不著痕跡除了她,還不能影響他現在所通過公主府得到的地位、官職、名利,得好好計較一番。

    心裏想著邪惡狠毒的辦法,麵上確實溫柔如玉,給她處理傷口,果然是潑婦,自己扯開了傷口,正殷殷流著血。

    拓跋雪到底孩子心性,從小被嬌慣的,看著傷口血跡害怕,蒼白臉色又白了幾分:“血…我會不會,真的死在這裏?”

    “不會,有我。”

    ● 男人故意壓低聲音,輕柔給她小心翼翼擦拭著傷口,慢慢上藥。

    兩人在裏麵膩歪,外間的鳳霓裳和拓跋宸軒臉色卻算不上好看,顯而易見,這男人又輕而易舉把雪兒哄好了。

    這麽看來,拓跋雪在這份感情裏,根本沒有自主的權利。

    鳳霓裳皺眉叫了金玉錦出去:“玉錦,陪我出去散散心。”

 &n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