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悍妃:王爺請小心

第173章 質問玉錦(2/2)

    心裏想著邪惡狠毒的辦法,麵上確實溫柔如玉,給她處理傷口,果然是潑婦,自己扯開了傷口,正殷殷流著血。

    拓跋雪到底孩子心性,從小被嬌慣的,看著傷口血跡害怕,蒼白臉色又白了幾分:“血…我會不會,真的死在這裏?”

    “不會,有我。”

    ● 男人故意壓低聲音,輕柔給她小心翼翼擦拭著傷口,慢慢上藥。

    兩人在裏麵膩歪,外間的鳳霓裳和拓跋宸軒臉色卻算不上好看,顯而易見,這男人又輕而易舉把雪兒哄好了。

    這麽看來,拓跋雪在這份感情裏,根本沒有自主的權利。

    鳳霓裳皺眉叫了金玉錦出去:“玉錦,陪我出去散散心。”

    碰巧金玉錦也是心煩意亂,點點頭跟著出去了,兩人走在廊道裏,並肩而行。

    “你跟我說清楚,今天這一出到底怎麽回事?”

    鳳霓裳不相信雪兒能這麽隨意放棄自己生命,那小姑娘從小被人捧在手心裏,多怕疼啊。

    那得受了多重的傷,才能對自己下了手?

    一聽這個問題,金玉錦竟然跪了下來,自責地漱漱流淚:“是我在跟南柯周旋,沒想到公主會忽然回來,被看了個正著,刺激了她。對不起,是我的錯。”

    周旋?

    這話鳳霓裳一想就知道肯定是你儂我儂甜蜜調笑,本就心情沉重悲傷的雪兒,被這麽一刺激,可不就是要想不開嗎?

    她臉色有些鐵青,線條崩得很緊:“金玉錦!我們之所以答應你進府,是覺得可以順手幫你,便幫一些。沒想到你這舉動越來越過分了,若不是雪兒今日自殺舉動,我們都不知道你這刺激在她看來已經這麽嚴重了。”

    聽聞此言,金玉錦何嚐不知道,她急著報仇,不想一直再拖著了,看著因為自己而每日痛哭的拓跋雪,何嚐不自責難受?她決定讓拓跋雪受的傷,長痛不如短痛。

    所以要加快進度了,故意挑了拓跋雪出府的時候,哪知道她會居然回來了。

    但是這話怎麽看都像逃脫,她不屑於為自己辯解,因為她本事也很自責。

    “我知道是我的錯,是我心急了,但是…就差一些了,不想讓之前的努力白費了,我不能現在離開公主府。”

    她無力地跪坐在地上,泣涕漣漣,自責和仇恨把她壓得喘不過氣來,幾乎要在這裏窒息了。

    “那你能不能換個方式?這樣的方式,每一步都在傷害雪兒,我不能因為幫你去傷害自己的親人。”鳳霓裳麵色不佳,緊捏玉拳,沉重呼吸著。

    “可是棋局已經布下,就要收網了。”金玉錦掙紮片刻,還是虛弱出聲,她咬著銀牙,無力虛脫。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