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悍妃:王爺請小心

第172章 完美偽裝(1/4)

    金玉錦剛剛鬆口氣,便走了神。

    一身冷汗嚇出來方是緩過勁來,一時間愧疚、掙紮、糾結、自責猛然全數湧上心頭。

    嚅囁著嘴角,她不知道該怎麽麵對這個天真又可憐的小公主。

    坦白嗎?

    並不能。

    複仇之路已如此艱難,再多一個變數,就可能前功盡棄了,但要報複南柯,根本繞不開小公主。

    正在她掙紮思索著要不要換種方式走上複仇之路時,眼角隱約看見刺目的寒光一閃,淩厲的破風聲驟響,血花濺出,染紅了一地的悲傷。

    她難以置信回過頭,隻見剛剛似乎因被阻止而心灰意冷脫力的拓跋雪,倒在了血泊中,那把剪子凶器狠狠插在肚子上。

    嚇得金玉錦手一抖,整個人顫抖不停,瘋狂喊道:“來人啊!快來人!公主受傷了!來人幫忙啊!叫府醫,快去叫府醫!”

    拓跋雪神情恍惚呢喃著些什麽,目光裏似乎包含著莫大的悲涼和瘋狂,她癡癡顛顛笑著,自嘲般說道:“既然這個肚子沒有用,保護不好我的孩子,那就不要了,不要了…”

    話音未落,揚手又是一閃寒光,又往肚子上去,滔天的委屈和悲戚似乎要淹了整個公主府,壓的所有人喘不過氣才好,那個男人,會不會心疼她一點點?

    她笑自己,哪來的出息,簡直是癡心妄想,他心裏如今哪還有她拓跋雪的一席之地?如今他放在心裏的白蓮花女人,都敢來阻止她的死亡。

    憑什麽?

    憑什麽自己張揚了半生,卻讓南柯教會了她,什麽叫自作多情,什麽叫心灰意冷,什麽叫卑微痛苦?

    金玉錦看她神情變化莫測卻越來越難受,心裏難受的揪疼,她立刻上去搶剪刀,閉上雙眼神情難受,痛哭自責呢喃。

    “公主,不要…不要再傷害自己了,是我不好,給你受了委屈,你打我吧。”

    兩人掙紮糾纏間,一群下人和府醫闖了進來,慌裏慌張:“公主怎麽了?公主…天啊!好多血…”

    幾乎是在他們進門沒跑幾步,就被拓跋雪流了一地的血浸染了鞋子,所有人害怕恐懼看著地上這個快要瘋癲的女人,哪還有一國公主的跋扈和尊嚴,倒像是瘋子。

    可是他們不敢多嘴,手忙腳亂在府醫指導下把人抬到床上去,又叫出些人去處理那些血跡,通知了駙馬爺南柯,整個公主府陷入了巨大的恐懼和混亂。

    下人縮在屋子外麵瑟瑟發抖,討論著怎麽辦。

    “那麽多血,我看府醫讓侍女端出的水盆,就沒有一盆的沒血的,再看看那地上,嗐,不會失血過多…”

    “趕緊呸呸呸閉嘴,若是公主真那什麽了,公主府上的人,一個都逃不了!”

    “我,我不管了,我還年輕,還想活命呢,我一會兒采購時候溜出去,不回來了。”

    “那你的贖身契呢?出去外麵怎麽找活計,還不是一樣餓死?好歹公主府吃食不錯的,我死也不做餓死鬼。”

    “反正我不想參合。”

    “那公主也不一定就…,咱們再等等吧。”

    “我不想等了。”

    大不了走的時候多卷些細軟金銀飾品,換個好價錢,也夠活半輩子了。

    不同於外麵下人的熱鬧掙紮,公主閨房裏死氣沉沉,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著府醫開口。

    府醫包紮完最後一下,回過頭來跟金玉錦說道:“公主已無大恙。但失血過多仍需調理,傷口要記得按時清理上藥,不要情緒撥動過大、不讓感染便可慢慢痊愈。”

    回過頭跟公主貼身丫鬟吩咐道:“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