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你一生空歡喜

第一卷 第118章 大結局

    “會不會是因為我近期結婚才受到刺激。”這種借口,連我也不信。

    女護士一笑,把單子指給我看,“許太太,這里的刺激指的可能是您遭受過車禍或者是頭部受到重大打擊,才會導致腦部有淤青腫塊。”

    她一說,我眉心一跳,瞳孔縮緊看向她。

    這是什麼意思?

    我立馬打電話叫來丹尼斯,把許晨風也一並帶來。

    看護士詭異狐疑的目光,我的心七上八下。

    氣氛讓人窒息,我很坍塌,看來許晨風說的話,有理有據得讓我無法反駁。

    許晨風眼神冷銳得毫無感情,“大嫂,你來叫我做什麼!公司還有事情,你一個人可害苦了整個天使淚集團。”

    我懶得理會許晨風,只想證實一件事情,“你說我是照片上的女子。”把手機翻出來給他們看,目光堅定道,“現在我相信,但是你必須告訴我,我是受到什麼什麼刺激才會忘記那麼多事情。”

    護士把病歷單給我,而丹尼斯見我的眸光里微動,壓抑著激動,拳頭包住我的拳頭,“太好了,冉。你終于想起來了,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告訴你發生過什麼。”

    “是怕我不能接受是不是?為今之計,許司珩算計我,而我面對一張和甦冉冉相似甚至很可能就是一張臉的我,還有什麼不能接受?”我惱怒抗爭,迫切想要知道他們口中的事實。

    見他們無動于衷,我氣得撥通蔣逸軒的電話,“蔣逸軒,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問你。”

    “冉,就算你問軒,軒也不會告訴你。”丹尼斯眼神哀傷地看向我。

    我不信,也不听,只是心口逼迫地獄又近了點,松開听筒,迫不及待問他,“我和甦冉冉,到底是不是一個人!到底受過什麼刺激才讓我變成夏曉冉?”

    “……”

    對面似是無奈地嘆了口氣,僵持了幾分鐘,沒解釋一句,徑直掛斷了電話。

    我沒得到想要的答案,頂著一頭霧水帶著檢查報告離開醫院,丹尼斯和許晨風送我回家,路上許司珩打電話問我,“你現在在哪里?”

    “我剛從醫院離開。”我目光深諳掠過廣告牌上新換上嶄新的面孔,收了心神,“晚上五點回家,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許司珩應了我要求。

    許晨風送我到樓下,他目光晦澀不明地凝視我,半晌冷冷哼了一聲,“要不是看在什麼都不知情,我一定和顏煙玩死你。”

    眼神中清晰可見的濃烈恨意,我拼命使勁兒想腦海中過往不堪的記憶,可始終都想不到。

    我掙脫不了,沒懂許晨風的話,只是兀自上樓。

    低頭看了眼腕表,剛好五點。

    剛開門,就見到許司珩雙腿交疊搭在沙發上,他的目光正認真地落在電腦屏幕上,修長的手指飛速在鍵盤上敲打處理文件,側臉剛毅,露出的線條流暢緊繃,我開門就看到這樣認真工作的許司珩,痴迷了。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