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你一生空歡喜

第一卷 第117章 結局

    許司珩微博圈下小範圍爆炸,他修長的手指捏住兩個小紅本本,‘結婚證’三個大字,刺目到瞳孔里

    我愣在原地。

    腦子轟地,我拉開門沖到許司珩身邊,眼前發黑得視線模糊,身體差點沒支撐住,喉嚨里也涌出一股腥甜,“結婚證是怎麼回事?”

    他斜睨一眼,眼底無溫,“有問題?”

    我氣得火冒三丈,渾身顫栗說不出來。

    肚子里孩子似乎感受到我激動,踢了我幾腳,痛到我彎腰,我捂住肚子,這才發現我市區了一切優勢。

    “結婚證呢?我沒有答應和你結婚,你這麼做是騙婚。”

    他被我的話激怒,手指鉗制住我的下巴,眸光陰森冷厲地盯緊我,“夏曉冉,和我結婚,你心不甘情不願?”

    “那你就可以欺騙我結婚?初歡和你是什麼關系,你為什麼要替她開脫?”我咄咄逼問。

    許司珩非但沒有避開我的視線,反而和我對視,我甚至好像能听到他心跳一樣,“許司珩,你不該利用我的。”

    許司珩單手扶住我的肚子,一臉淡漠的樣子,“如果我把結婚當做利用,那我代價有點大,我真是娶了三歲智商的老婆。”

    最後半句,似寵溺。

    我听得溺進去,險些失神。

    “不對!”我拼命搖了搖頭,“剛才沈佳珍還來上門找我算賬,是你的主意。”

    “是。”

    “那你叫她上門是故意來向我耀武揚威麼?”顫抖地身體,抖出心中的害怕。

    許司珩摟住我的腰,捏著我瘦瘦沒肉的臉頰,寵溺鎖住我,“懷孕這麼久,臉上一點肉都沒有,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

    我被許司珩拉去吃飯,大廚們經歷過剛才驚心動魄一幕,都戰戰兢兢伺候我們。

    桌布鋪好,餐花備好。

    是燭光晚餐。

    許司珩為我切好牛排,吩咐保姆倒一杯溫水和紅酒,分別在我左手邊一側,他優雅地端起酒杯,慢慢品酒,而我坐在他旁邊,吃了一頓心思詭異的晚餐。

    晚飯,我回房間,手機被打爆了。

    丹尼斯,蔣逸軒,我父母,還有不計其數的陌生電話打來。

    我動手刪除陌生人,只回了顏煙。

    “喂。”

    剛接通,電話對面升起涼涼調侃的話,“曉冉,恭喜你啊。終于成為表嫂了。”

    “顏煙。”我聲色冷厲叫住她的調侃,听在我耳朵里像諷刺,“你知道我根本不知情。”

    “知情不知情,你都已經和我表哥領了結婚證,木已成舟的事實,你就好好利用,否則我都瞧不起你。”顏煙語氣里還是掩飾不住在揶揄我。

    我斂了斂眸,听不太懂顏煙說話,所以又打電話給許晨風。

    “大嫂,恭喜你成為許太太。”許晨風陰陽怪氣地諷刺我,我心里極為不舒服,此時受害人是我,我還要接受他們諷刺推搡。

    “許晨風,你別說風涼話,我就想問你顏煙和我說好好利用結婚證是什麼意思,你知不知道?”我開門尖山,許晨風和顏煙睡過十年,顏煙是他心口的朱砂痣,絕對不會不知道。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