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寵霸愛:長官大人別亂來

第219章 因為愛著你,所以需要你 (1/5)

    “言言,我有一個驚喜給你,我想,你看了會很開心。”

    “什麽?”夏言不解的問道。

    盛西慕取出手機,點開了文件夾,播放了一段視頻,是醫院的病房,尹夏昊靠坐在床頭,床邊站著夏言,父子兩個也不知道在說著什麽,似乎笑得很開心。小遠似乎又長高了許多,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

    “我大哥,他醒了?”夏言幾乎不敢置信。

    “嗯,就是前兩天的事,這幾天你身體狀況不太好,所以,一直沒告訴你。”盛西慕溫聲解釋。

    “西慕,我要回趙市,我要去看看他。”夏言緊抓著盛西慕的手臂,激動的聲音都有些發顫了。

    盛西慕擁著她,輕聲安撫,“你現在這個狀況,還不宜奔波,我已經請了最好的醫生和看護照顧尹夏昊,他雖然醒來了,但沉睡了太久,行動有些不便,他正在接受物理治療。放心,他知道了我們的婚事,答應過,一定會出席我們的婚禮。言言,他說,他會祝福我們。”

    夏言點頭,淚卻止不住的落下來。這真的是一份驚喜。她以為,嫁給了盛西慕,尹夏言的人生便從此完整了。突然發現,原來,完整之外,還可以更完整。她會擁有很多很多的祝福,她會在這些祝福聲中,牽著盛西慕的手,走進婚姻的殿堂。

    “言言,這個禮物怎麽樣?”盛西慕溫聲問道。

    “西慕,謝謝你。”夏言笑靨溫存。

    “這是我給你的新婚禮物,喜歡嗎?”盛西慕又道。

    “嗯。”夏言點頭。

    “那我的新婚禮物呢?”盛西慕問。

    夏言微愣了片刻,新婚禮物?她沒想過這個啊。“結婚那天給你,好不好?”

    “好,我等著你的禮物。”盛西慕低笑,在她唇上用力的咬了一口。

    第二天夏言是被一陣敲門聲吵醒的,她穿著睡衣開門,還揉著惺忪的睡眼,她開門的時候目光還是向下看去的,一般有膽子吵她睡覺的人,也隻有樂樂那個小鬼。夏言的眼睛眯成一條縫,透過視線,看到一雙男人的腳,黑色的純手工皮鞋,褲腳被熨燙的一絲不苟。她呆了半響,才意會出這雙腳的主人是誰。

    “你今天來的真早。”夏言仰頭,迎視上他墨色深眸。

    “不是來的早,是壓根就沒走。”盛西慕笑著回了句,擁著她柔軟的身體進入臥房。

    夏言被他抱著,靠在他胸膛中低笑,“我爸居然留宿,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

    “我們現在可是合法夫妻,傅老師不想我將你現在就帶走,那就隻能留宿。”盛西慕一邊說著,一邊將她抱到沙發上。然後打開衣櫃,翻了件呢絨裙子遞給她。“快點換衣服吃飯,今天我們去拍婚紗照。”

    “還要拍婚紗照,好麻煩啊。”夏言懶懶的舒展了下身體。

    盛西慕笑著揉了揉她的頭,溫聲哄道,“乖,隻是象征性的拍幾張照片,你現在經不起折騰,等孩子生下來之後,我們再補拍幾組。”

    “反正我現在反抗也是無效,你說怎樣就怎樣吧。”夏言懶洋洋的回了一句,拿起了呢絨裙子,然後瞥了他一眼,“你轉過去,我要換衣服。”

    “矯情。”盛西慕略帶不滿的嘀咕了句,卻還是順從的轉了身。

    “昨晚你在客房睡的嗎?”夏言一邊換衣,一邊問道。

    “和樂樂一起。”盛西慕隨口回了句。

    夏言低低的笑,他倒是難得的循規蹈矩一次,若是換了以往,早鑽進她被子裏。其實,盛長官也是有苦難言。醫生已經警告過,夏言這一胎不穩,在孩子穩定下來之前,最好不要親熱,與其抱著她不能碰,倒不如離遠一些,免得讓自己受罪。

    簡單的吃過早飯,傅繼霖親自送樂樂去幼兒園,盛西慕載著夏言去影樓拍攝婚紗照。幾組套係都是盛西慕選的,夏言幾乎不發表意見,她從來沒覺得日子可以過得像現在這樣清閑,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幾乎都不用動腦子。

    盛西慕選的都是比較傳統的樣式,並不多,隻有三組,他也吩咐了攝影師,每組幾張就好。自從懷了孩子,夏言的身體拖累很大,她非常容易疲倦,現在全家上下都將她當成重點保護對象,任何超勞都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第一套是很中規中矩的婚紗和西裝,背景是莊重的教堂,兩個人手牽著手互相凝望,攝影師並不插話,他們簡單的互動,攝影師抓拍,盛西慕難得的講著笑話,偶爾也低聲講些黃色笑話,弄得夏言麵頰緋紅,更是唯美動人。

    “盛西慕,盛長官,你注意一下身份好不好,現在可是大庭廣眾。”夏言嘟唇抱怨。

    盛西慕將唇貼在她耳側低笑,曖昧的說道,“言言,我覺得你現在的樣子很美。”

    而專業的攝影師也的確撲捉住了這最美的一瞬間。

    後來又換了旗袍與中山裝,上天似乎格外眷顧這個男人,他無論穿什麽都格外的好看。而化妝師將夏言的長發挽起,露出漂亮白皙的頸項,豔紅的旗袍映襯得她肌膚瑩白如玉,讓人心癢難耐的想要咬上一口解饞。

    場景換成了中世紀古堡,他牽著她的手走在木質的樓梯上,她仰頭去凝視他,彼此深深的對望,化不開的柔情,全部展現無餘。閃光燈不停的閃動著,攝影助理在下麵喊了句,“準備下一場。”

    盛西慕輕輕鬆開她的手,夏言隨意的轉身,但旗袍的裙擺太長,她不小心踩在上麵,“啊!”的一聲驚叫後,整個人就向下滑去。這意外發生的太過突然,所有人都驚呆了,在場的工作人員都知道今天拍照的兩人身份不一般,也都知道準新娘懷了孩子,若真從長長的樓梯上滾下去,先不說大人,孩子是鐵定的保不住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