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寵霸愛:長官大人別亂來

第218章 原來,我也可以溫暖你的 (1/5)

    夏言騰地一聲站起來,理直氣壯的喊了聲,“你覺得我得寸進尺,那你就離我遠遠的,願意向盛長官搖尾乞憐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你犯不著在我這兒受氣。”

    “好,好,尹夏言,這話可是你說的。”盛西慕何時受過這種氣,抓起外套轉身就走。

    夏言的火氣也竄起來了,將桌上的文件嘩啦一把揚了過去。“你走,你走了永遠都別回來。”

    砰地一聲門響之後,盛西慕離開了,屋內瞬間沉寂下來,夏言身體癱軟在沙發上,她用雙手遮住麵頰,無力的歎息。她最近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就是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以前懷著樂樂的時候,也不曾這樣過。

    嘎吱一聲又是房門輕響,夏言煩躁的喊道,“出去,我誰也不想見……”她話未說完,抬頭,隻見盛西慕已經站在了門口。

    “你,你不是走了嗎,還回來幹嘛。”夏言自知心虛,低聲嘀咕了句。

    盛西慕一臉的疲憊,但還是勉強的笑著,蹲身從地上撿起散落的文件,原來是律師送來給夏言簽字的股份轉讓書。“就因為這些發脾氣?”

    夏言白他一眼,好在脾氣已經沒有剛剛那樣強勢,但口氣依舊不善,“盛西慕,你告訴我這些是什麽東西?股權轉讓?資產轉讓?盛西慕,你什麽意思?你拿我當什麽了?”

    這些加起來,大概也就是盛西慕全部的家當了吧,他這老婆娶的還真夠貴的。或許盛西慕的出發點是想給她安全感,但這同樣也說明,他們對彼此的不信任。她討厭這種感覺,她不需要用這些物質來堆積他們的感情和婚姻。

    盛西慕有些無奈的按了下發疼的太陽穴,難怪傅老師今天對他態度過分的友善,想必是將這件事都推到了他頭上。這黑鍋,他背的還真是有些屈了。

    他半跪在夏言身邊,依舊陪著笑,“言言,我拿你當什麽難道你還不清楚嗎?你是我的心,是我的命。”盛西慕牽住她的小手按在自己心口,他胸膛中的心髒平穩而規則的跳動著,總會給她安全感。

    夏言將頭輕靠在他胸口,唇角揚起淡淡的笑。“盛西慕,你最近的甜言蜜語似乎說的太多了,小心說多了失效哦。”

    “是嗎?”盛西慕不以為意的低笑,“可是我還要說一輩子呢,老婆,你現在就聽膩了怎麽行啊。”

    夏言笑著抽回手掌,學著他曾經的樣子,輕刮了下他鼻尖。“都說了不可以叫老婆,我們既沒領證,也沒辦儀式。無論法律還是道德都不承認你哦,盛長官,你現在好像名不正言不順啊。”

    盛西慕十分為難的將那一疊文件再次攤到夏言麵前,“老婆,那你可憐可憐我行不行,簽了這個,我才可以轉正啊。”

    夏言蹙眉看著他,沉思片刻。她是聰明人,很容易想出其中關鍵。“是我爸?”

    盛西慕沉默不語,便算作默認。夏言卻惱了,衝動的從沙發上站起來,“我去找他說。”

    “言言,別胡鬧了。”盛西慕從身後輕擁住她,溫聲哄著,唇輕吻在她柔軟小巧的耳垂。“傅老師肯點頭,我已經很感激了。別再節外生枝了,簽了這些文件,明天做了婚前公證,我們就可以領證了。我們就像普通男女一樣,乖乖的去公證處牌號,好不好?”

    夏言被他擁在懷中,倒也沒掙紮,反而溫聲問道,“這些是你全部家當吧,真的願意轉讓到我名下嗎?你不怕一無所有嗎?”

    盛西慕淡笑著,環在她腰間的手臂纏的更緊了幾分,“你都是我的,不過是一些身外之物,在誰名下又有什麽區別。”

    “盛部長也同意?”夏言又問。盛西慕不在乎,盛鴻江又怎麽會輕易點頭。

    盛西慕輕笑,又在她臉頰邊偷了個香吻,故作委屈的道,“他孫子還在你肚子裏,現在你占著先機呢,他不同意也不行。不過,我爸已經發話了,如果我敢離婚,就扒了我的皮。”

    夏言玩味的笑,雙手纏上他頸項,戲謔說道,“那如果是我不要你呢?如果是我提出離婚,盛長官好像同樣要淨身出戶吧。”

    盛西慕竟然一點都不惱,溫熱的手掌輕托起她瑩潤如玉的麵頰,“言言,你覺得我會讓你離婚嗎?”

    “你……狡猾的狐狸。”夏言惱火,掄起粉拳捶打在他胸膛。是啊,這份保險不僅是給她,同樣也給了盛西慕,盛家人絕不可能允許這份龐大的財產落在外人手中,盛西慕更不會給她離婚的機會。她這一生一世都會與這個男人綁在一起了。難怪他答應的這麽爽快。

    “好了,好了,老婆,休息一會兒再打吧,小心累壞了。”盛西慕溫潤的笑,將她打橫抱起,平放回沙發上。

    本來還好好的,但夏言剛坐上沙發,臉色就變了,原本紅潤的臉蛋,突然慘白一片。她一雙手死死的抓著盛西慕的衣角,額頭上都是汗。“霆,西慕……”她雙手捂住小腹,淚珠不停的往下落。

    “言言,怎麽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盛西慕也有點兒慌了,聲音都在發顫。

    “西慕,我肚子好痛啊。”夏言吃力的擠出一句。

    “言言別怕,我們去醫院,我馬上帶你去醫院,不會有事的。”盛西慕將她從沙發上抱起,快步的向樓下走去。

    坐在沙發中的傅繼霖看到盛西慕抱著夏言快步的從樓上走下來,匆忙起身問道,“西慕,怎麽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