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第一卷 第94章番外 ︰打飛機奇遇記 • 5

    看完結好書上【完本神站】地址︰hp://anben" anben 免去追書的痛!

    對比一下現在冰哥這艱苦樸素、三年不知肉味的生活, 尚清華越發心疼親兒子。

    所以,沒有哪個不長腦的敢在這種時刻湊上前去討沒趣。

    地宮議事廳里各忙各的。紗華鈴一邊縫補她那張被沈清秋爆開的捆仙索巨網, 一邊偷偷拿眼瞅洛冰河, 不時不甘心地咬咬嘴唇。漠北君在西首垂著眼半打盹兒,尚清華閑得發慌直抖腿。

    他是真沒事干,也不想到議事廳來。但這里是魔族地盤,他不寸步不離跟著漠北君, 不定就被其他的異族生物生吞活剝了。

    正想爬到漠北君那邊, 冒著被暴打的危險拜托大王換個氣氛輕松點的地方打盹。洛冰河忽然了兩個字。

    “如果。”

    一廳的魔齊刷刷豎起了耳朵。

    洛冰河道︰“如果你們心中對某個人不一般,怎樣才能讓他明白你的心意?”

    pr ie brher!

    這是病急亂投醫啦!

    雖然他問的十分含蓄, 但誰听不出來, 他這是在求戀愛咨詢?

    這種事居然拿到屬下們面前來嚴肅討論。人(魔)果然不能談戀愛,一談戀愛智商直線下滑。

    當然, 不會有誰拆他台子直接揭露的, 可這問題和魔族的畫風太……違和, 一時半會兒, 居然沒有一個回答的。其實答案這麼簡單, 是個普通人都答得出來, 喜歡誰就你直接唄。奈何在場的沒有一個“普通”, 除了尚清華以外也沒有一個是“人”。

    漠北君想了想, 以他的腦回路, 不知道把“不一般”理解成什麼了, 道︰“每日揍三頓?”

    洛冰河單手比了一個“打住”的手勢,英明地道︰“你就不必回答了。”

    在場者中, 唯一性別上有優勢、可能擅長此類問題的只有紗華鈴,于是其余人都把目光刷刷投向了她。原作人氣極高的紗妹妹一臉“f為什麼老娘要給自己想搞上手的男人提供這種咨詢”,抽了抽形狀姣好的眉和嘴角,最終抽出了干巴巴一句︰“君上何不問問夢魔前輩?”

    洛冰河道︰“問過了。”

    夢魔能給出什麼尿性的回答,沒人比尚清華更清楚。這位跟他一樣,絕對都是“先干個爽”派的!

    尚清華忍不住“噗哈”一聲破了功。

    紗華鈴正愁滿腹憋屈沒處撒火,揪準這一下,發作了︰“大膽!你是什麼東西,不僅敢混到議事廳里,居然還敢在君上商議要事時擾亂現場!”

    這種問題……不能叫商議要事吧,而且他就噴了一下,如何能“擾亂現場”?

    鑒于紗華鈴不是第一次挑他的刺,尚清華已能淡然處之,老老實實坐在原地,假裝自己是一團空氣。果然,漠北君無動于衷。紗華鈴見沒人理她,怨憤地絞著指甲道︰“君上,漠北君上哪兒都帶著他,從不避嫌,連到議事廳都帶著,這究竟算什麼?”

    洛冰河也無動于衷︰“你都看見他,還沒看習慣嗎。”

    紗華鈴幾乎要暈過去。

    這還是數月來冰哥第一次對自己的存在發表意見!尚清華頓時心內一陣“兒子理我了理我了哈哈哈哈”的狂喜亂舞。誰知,洛冰河看了看他,道︰“既然笑了,是否代表你有話要?”

    “……”尚清華一言難盡。

    紗華鈴“哈!”了一聲,道︰“君上所問極是。既然他與沈……與人如此相熟,必然有了不得的妙著高見。我等洗耳恭听便是。”

    尚清華回頭看了看坐在身後的漠北君,見他果然沒有為自己解圍的意向,一狠心,果決地道︰“……這個……當然有話要!秘訣就在一個字︰‘纏’!”

    “正所謂烈女怕纏郎,壯士怕嬌娘,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哪怕他直成繡花針,也能掰成曲別針!”

    紗華鈴道︰“什麼直直彎彎的,不要人界的方言。君上我看他根本是在故弄玄虛!”

    洛冰河卻完全進入了狀態,喃喃道︰“我纏的還不夠?還不夠?”

    ?? 落 lu霞ia ia shu = l u  i a

    尚清華滔滔不絕道︰“纏是主要的政策方針,但是除了這一字真言,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需要注意。諸君,須知女人的愛來源于崇拜,男人的愛來源于憐惜。女人的情況我們暫且不討論,相信沒有女人會不折服于君上的絕世神威逆風采款款情深之下,所以我們只討論另一種情況。如果想要一個男人明白你、啊不,您,明白您的心意並做出回應,那該怎麼辦呢?很好辦,沒有一個男人不喜歡弱、可愛、溫順的對象。那麼什麼叫可愛?可愛就是能夠引發人內心憐惜的某人某物,所以對象一定很乖巧很……”

    馬屁與鬼扯齊飛,廳內群眾齊刷刷窺探高高坐在上方的洛冰河︰面色陰沉,瞳孔厲紅,殺氣暗涌,簡直是不(yu)可(qiu)侵(bu)犯(an)四字最生動的注解。和弱、可愛、溫順、乖巧等詞之間的距離,猶如塹。

    紗華鈴忍不住呸了一聲。

    尚清華連忙閉嘴。洛冰河揉著太陽穴︰“你繼續。”

    得到首肯,尚清華這才繼續分析。他不懷好意地道︰“我們可以拿沈清秋來舉個例子。他這個人呢是個直男……直男什麼意思?哦直男就是正常的男人……當然我不是君上您不正常。他很看重身為人師的尊嚴,老師嘛都喜歡青睞听話的學生,所以想要他喜歡,第一步要做到的就是听話……”

    一廳的妖魔鬼怪在他的口無遮攔前驚得幾乎呆了。

    紗華鈴︰“放肆!你的意思是讓君上裝、裝、裝可憐、听他的話嗎?君上堂堂魔界之尊,怎麼能做這種有失顏面的事情!!!”

    對我就是這個意思!

    紗紗你扭頭看看你家君上若有所思的表情,他那樣子像是覺得這種事有失顏面?

    慷慨激昂上入地口若懸河,尚清華結束他長達二十分鐘的戀愛咨詢時,紗華鈴已經用眼神掐死了他千萬遍,由是洛冰河一離開,尚清華趕緊挪到漠北君那邊,靠得緊緊的,尋求庇護。

    漠北君斜眼睨他︰“所以要想被男人喜歡,最有用的方法是裝可憐?”

    尚清華想了想,“理論上來,是這樣沒錯?”

    漠北君伸手。

    尚清華以為又要被揍,連忙抱頭。卻沒等到料想之中的疼痛。漠北君只是在他的頭頂,輕輕敲了一敲。

    然後看起來心情有點不錯地起身,朝議事廳外走去。

    尚清華雖莫名其妙,卻扛不住一旁紗華鈴虎視眈眈的熱辣目光,忙三步並作兩步跟上。

    最終還是大鬧了一通。

    埋骨嶺像他最初的大綱里設計的那樣,炸成了無數飛沙走石,煙塵滾滾。

    還順道英勇了一把,救了不會飛的漠北君一次。

    在空中抓住他那只手時,尚清華能看清他眼底不可置信的錯愕。能理解。漠北君一定是堅信,尚清華跟在他身邊純粹是為保命,作用最多也就拍拍馬屁吹吹牛皮瀉瀉火氣什麼的,真遇到什麼危險,他絕對是最早跑屁股跑人的那一個。老實,尚清華自己也是這麼堅信的。他敢自己絕對比漠北君更加錯愕更加不可置信。

    自那以後,可能因為護主有功,表現良好,工資福利待遇什麼的都有所提高,還被允許回蒼穹山老家看看。

    岳清源這位大大的善人又不計前嫌允許他回安定峰繼續當個掛名峰主,這些在閑人居里,尚清華頭一次真的閑得骨頭發慌。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