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第一卷 第93章番外 ︰打飛機奇遇記 • 4

    看完結好書上【完本神站】地址︰hp://anben" anben 免去追書的痛!

    當然, 沖動之所以為沖動,就是因為往往能被遏止, 而不能實施。

    漠北君靴子都不脫, 就這麼躺在他沒睡過一次的新床上,尚清華心塞無比。

    “大王,這里是蒼穹山。”

    一記殺傷力極強的枕頭飛過來,砸得尚清華齜牙咧嘴。

    尚清華撿起枕頭, 委婉道︰“大王, 這是我的床啊。”

    漠北君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

    他冷艷高貴地了兩個字︰“我的。”

    懂了。

    因為他整個人都是漠北君的, 所以他的東西當然也是漠北君的。自然, 床也是漠北君的。

    至于反向推論成不成立呢?這個時候就該上胖虎理論了︰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我的東西還是我的東西。

    尚清華悻悻然滾下椅子, 默默收拾了腳下的茶杯碎片, 開始邊哼哼“我躺地來你睡床, 我吃糠你喝肉湯”的調, 邊整理新房間。

    好歹賞了一只枕頭給自己, 之前連枕頭都沒有呢。知足常樂, 抱著睡, 跪安吧。

    今的尚清華也勤勞的像一只快活的蜜蜂。

    漠北君在閑人居睡了三後, 便又不聲不響地消失了。

    尚清華這才深刻體會到自己給漠北君開的掛有多不科學——三。三內, 沒有預警, 沒有懷疑,什麼都沒有!居然沒一個人發現, 有魔族大搖大擺住到安定峰上來,把未來的精英(後勤)弟子當牛馬使喚!

    猶如翻身農奴把歌唱,尚清華很是激動地浪了一陣,直至接到安定峰老峰主下派的任務。

    雖安定峰的任務無非都是生活雜物,區別只在于戰斗在後方還是奮斗在前線,但,離危險生物更近了,難免惴惴不安。

    比如,在百戰峰與怨靈殺得正凶的時候沖上去送補血條藥丸,這種任務怎麼看都凶殘得要完!

    好在漠北君還是很能罩人的。

    尚清華本以為他已經把自己拋到腦後去了,沒想到好幾次陷入困境時,都被怎麼看都像是魔族的奇異生物順帶撈了一把,保住了命。

    ……這的確算是“跟著我好好混,我罩你”的意思吧?

    尚清華忍不住覺得,抱大腿什麼的,還是挺有用,挺必要的。

    不然根本活不到現在!

    順便,言簡意賅的系統大大給尚清華下傳達新的指令︰三年之內成為安定峰首席弟子。

    除了在外執行任務時,需要在漠北君的“關照”下表現良好,想做首席弟子,在蒼穹山內部花的心思也不能少。

    鑒于人人都知道的,《狂傲仙魔途》一書的炮灰及配角的智商只有40,于是所謂的宮心計大概也就是這種程度的︰

    設安定峰老峰主已有首席弟子a,十分優秀(優秀=端茶送水洗衣疊被樣樣精通堪稱家政服務中心一把手),某老峰主要求a烤十二個美味的餅,一峰派一個送去。尚清華需要的做的,就是每次都偷偷摸摸在a精心烤出的餅上撒一堆鹽或糖使之變得十分難吃。以上過程重復三次。k,老峰主終于對原先的大弟子徹底失望了。

    想想吧︰連個餅都烤不好,你還能做什麼。

    這時候,尚清華再多展現幾次他高超的廚藝,就可以成功上位了!

    正所謂︰智商不夠,槽點來湊。如果做不到最好,那就做到最糟。

    劇情弱智到能夠讓讀者瘋狂吐槽,也是一種成功!

    這種情節在狂傲仙魔途里數不勝數,讀者常年群起而噴之的盛況可謂是終點書評區一大奇觀。噴的最厲害的就是那位絕世黃瓜。

    想到這里,尚清華忍不住有點想念書評區的伙伴和這位仁兄了。

    真想念他樂此不疲地咆哮“向打飛機,就是因為你有這種思想,才會只是一個三流的種馬文寫手!!!”的英姿啊!

    然而,當上了安定峰的首席弟子,煩惱卻是只增不減的。

    比如,以前做外門弟子時,可不會有機會和沈清秋、柳清歌一起下山出任務。

    這他媽得是倒了幾輩子血霉才能抽中的特等獎。

    蒼穹山十分注重同輩之間的情感維系,幾位首席弟子定期搭個伙刷個本是常事。這次的三個人分工也很是明確。柳清歌是前鋒打手。沈清秋中鋒,負責虛與委蛇,偷襲和補刀,以及搖扇子裝b(全部劃掉)。

    尚清華呢?

    當然是負責趕馬車、訂客店、拎東西,以及此行一切收入與支出。後勤嘛。

    可要是真這麼便宜就好了。

    “是在夜間,探頭往那口井里面望,會看到你的倒影在里面向上微笑招手,冷不防把人拉進去溺死。有時還會看到死去的親人……咳咳,沈師兄柳師弟你們……先听我完好嗎……”

    尚清華放下卷宗。

    沈清秋袖子里一摸就是一本書,隨時隨地坐著站著都能自顧自開始裝b,此刻正倚靠在那顆陰翳老榕下,展現他的腹有詩書自氣華。而柳清歌早就站在了那口井旁,探頭往里看。

    柳清歌想速戰速決免得和沈清秋繼續共處一行,沈清秋想讓柳清歌干完苦力早點滾蛋,雙方都不想靠近對方惡心自己,各有各的考慮,沒有一個人在听他盡心盡責的任務解。

    柳清歌抬起頭,道︰“沒有。”

    尚清華懂的。意思是“我的倒影沒有在里面對我招手微笑”。他攤手道︰“這個……要不,換沈師兄來試試?”

    沈清秋收了書,換上折扇,信步走到井邊︰“勞煩讓讓。”

    柳清歌早“讓”到十幾步開外了。沈清秋漫不經心往井里看了看,也似乎沒什麼收獲。

    尚清華把卷宗翻得嘩嘩響︰“真是奇怪啊這上面明明是這麼的……”

    只可惜,翻得再響,也蓋不住沈清秋那不懷好意的聲音︰“我們都試過了,是不是該你了?”

    果然,這世界上連妖怪都是欺軟怕硬的。其他兩人看的時候,屁都照不出一個,輪到尚清華,就他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在井里搔姿弄首。

    柳清歌二話不,一拍劍柄,乘鸞出鞘,勢如長虹般洶洶刺入井水中。

    靜默片刻,平靜的井水表面開始翻騰氣泡。尚清華識趣地一退再退,拉出安全距離。只听一陣鬼哭狼嚎,大量絮狀魂魄沖井噴而出!

    柳清歌把追著他咬的一團女人頭擊潰,道︰“退下!”

    按照慣例,一旦開打,安定峰弟子不做補給就該滾得遠遠的、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了。可惜尚清華這次估算錯誤,滾得還不夠遠,來路去路都被散成白色煙霞的怨靈圍住。事已至此,他只好使出看家本領,白眼一翻,就地躺倒。

    裝死這招永遠屢試不爽!

    混戰中,柳清歌和沈清秋的背不心靠在了一起,兩人同時露出嫌惡神情,沈清秋已經反手一記暴擊打了出去,擦著柳清歌肩頭飛過。柳清歌怒了,當下也還了一發回去。

    這下可好,戰斗主力完全不理敵人,自己打起來了。沈清秋罵道︰“你瞎眼了?朝哪兒打?!”

    柳清歌也不比他斯文︰“誰先打的?誰先瞎的?!”

    尚清華躺在地上,白眼直翻。他看得分明,剛才柳清歌側上方有一條幽白的影子,沈清秋那一下越過柳清歌肩頭,打散了它。眼看兩人互砍的陣仗越來越大,又快殺紅了眼,他裝死也顧不上了,坐起來弱弱叫道︰“你們不要吵架嘛。柳師弟你誤會了,其實剛才沈師兄他是……”

    沈清秋一甩手,尚清華腦袋邊的牆壁被轟出了幾道深深的裂縫,灰石簌簌下撲。

    沈清秋涼嗖嗖地道︰“要死就死得徹底,別半途起來。”

    尚清華一句話也不了,倒下繼續安心挺尸。

    一只不漏地把井妖和它收集的怨靈們封在回收容器里,尚清華引來馬車,柳清歌目不斜視,往另一條道上走。尚清華忙道︰“柳師弟,你去哪兒呢?”

    柳清歌哼道︰“我不和偷襲同門的人同行。”

    沈清秋拍手笑道︰“如此甚好,我也不想和有力無腦的人同行。尚師弟,走了。”

    他捏了捏尚清華的肩,尚清華哎哎哎齜牙咧嘴地答應了。好容易掙脫魔爪,他追上柳清歌,叮囑道︰“柳師弟,師兄有一句話奉勸。沒事不要一個人練功,容易走火入魔。”

    柳清歌還沒話,那頭沈清秋扇子柄敲了敲車桿。尚清華忙趕回去。

    一路上,他一邊趕車,一邊盯沈清秋。

    沈清秋原本在靠著車廂看書,被他盯得臉色越來越陰,眯了眯眼︰“你看我干什麼?”

    尚清華含羞帶怯道︰“……沈師兄,其實我不想提醒你的。不過既然你誠心誠意地問了,那我就……你的書拿倒了。”

    “……”

    沈清秋的臉紅了一剎那,突然拔劍而起。

    “不不不不不不要沖動!!!”

    沈清秋這廝臉皮最薄,當面拆他台,他能記你一輩子。尚清華有點後悔貪圖一時嘴快。不過像沈清秋這種裝b功力爐火純青的人居然能把書拿倒,看來剛才著實氣得不輕。

    也對,好不容易做回好事吧,結果不盡人意。不盡人意你就和柳清歌直嘛,我剛才是要幫你忙,他又不肯。你不肯就讓我幫你解釋嘛,他又拉不下臉,不知道是不是害羞。這人真是不能七彎八扭,自己折騰自己。

    沈清秋目如蛇蠍,尚清華冷汗流了一背。

    半晌,沈清秋才坐了回去,收劍入鞘,努力平息,皮笑肉不笑道︰“尚清華,你閉嘴,行嗎?”

    尚清華心癢難耐,舉手道︰“我能再一句嗎?”

    沈清秋右手揉揉太陽穴,一抬下頷,示意準奏。尚清華認認真真地看著他,出了自從被電流抽到狂傲仙魔途里面後,最語重心長的一段話︰

    “如果你今後見到有人走火入魔呢,你不要慌,也不要貿貿然上去想幫忙救人。千萬要鎮定,出去叫人,不要自己動手。否則,絕對會幫倒忙,捅大簍子,從此自暴自棄,一輩子不得翻身,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沈清秋莫名其妙︰“旁人走火入魔與我何干。我為什麼要慌,我為什麼要幫忙?”

    尚清華一臉“我就知道會是這種反應”,道︰“總之你記住就是啦。”

    等到尚清華做了峰主,他終于可以不用再露骨地做伏低了。

    忙碌命仍舊是忙碌命,不過好歹從粗使丫鬟升級成為了大內總管,也算是長足進步吧。

    听清靜峰上那位得罪不起的主兒病了一場。病好以後,穹頂峰上低調地開了一個秘密會議。

    穹頂峰偏殿。十二峰峰主到齊了十一個。

    岳清源凝神道︰“你們覺不覺得,清秋師弟……這些日子來很怪。”

    數位峰主紛紛附和。柳清歌肅然道︰“豈止是怪。”

    齊清萋嘀咕︰“簡直是變了一個人。”

    尚清華就是在此時風塵僕僕踏入偏殿的。近年來,千草峰的龍骨香瓜子在外面賣的不錯,他已在外為銷路奔走數月。剛回來就被莫名其妙拉來開會,還有些搞不清狀況,他搓手道︰“這個,我有一段日子沒見沈師兄了,諸位能,具體是怎麼個怪法嗎?”

    岳清源道︰“他能和我心平氣和地上一個時辰的話。”

    “……”尚清華悚然道︰“哎呀我的媽!好怪啊!那是真的很怪!”

    照這兩位之間結著一個死疙瘩。此結不解,斷沒有融洽起來的可能。之前那樣五句之內必不歡而散才是常態,一個時辰心平氣和的交流,這又豈止是玄幻的程度!

    柳清歌道︰“他在靈犀洞……幫了我一把。”

    尚清華這才想起來,對啊,這個時間線,柳清歌應該已經被沈清秋幫倒忙坑死了才對,怎麼還能活蹦亂跳坐這兒開會?!

    難道是當年打井妖那茬兒,自己給沈清秋的提醒起了作用?

    其他人繼續總結近段時間來沈清秋的種種異常之處,什麼為打退不知好歹的魔族妖女自己負傷啦、什麼關愛弟子挺身相護啦……尚清華听得臉都要扭曲了。

    他思前想後,這種舍己為人的人設,怎麼看都嚴重了啊!

    他忍不住道︰“打住。他……不會是被奪舍了吧?魏師兄,你們試劍台那兒怎麼樣,他去過嗎?”

    魏清巍萬劍峰試劍台上有一把從未有人能拔出的奇劍“紅鏡”,但凡怨魂惡靈一類靠近,劍身會自動出鞘。若是沈清秋真被不淨物附體,只要他靠近試劍台,紅鏡必然警聲大作。

    然而,魏清巍道︰“他走過去三次,還試著拔了三次,毫無動靜。”

    “他身上沒有鬼氣。”岳清源緩緩道︰“我覺察不出被奪舍的跡象。”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