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反派自救係統

第93章番外 :打飛機奇遇記 · 4(1/5)

    看完結好書上【完本神站】地址:

    當然, 衝動之所以為衝動,就是因為往往能被遏止, 而不能實施。

    漠北君靴子都不脫, 就這麽躺在他沒睡過一次的新床上,尚清華心塞無比。

    “大王,這裏是蒼穹山。”

    一記殺傷力極強的枕頭飛過來,砸得尚清華齜牙咧嘴。

    尚清華撿起枕頭, 委婉道:“大王, 這是我的床啊。”

    漠北君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

    他冷豔高貴地了兩個字:“我的。”

    懂了。

    因為他整個人都是漠北君的, 所以他的東西當然也是漠北君的。自然, 床也是漠北君的。

    至於反向推論成不成立呢?這個時候就該上胖虎理論了: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我的東西還是我的東西。

    尚清華悻悻然滾下椅子, 默默收拾了腳下的茶杯碎片, 開始邊哼哼“我躺地來你睡床, 我吃糠你喝肉湯”的調, 邊整理新房間。

    好歹賞了一隻枕頭給自己, 之前連枕頭都沒有呢。知足常樂, 抱著睡, 跪安吧。

    今的尚清華也勤勞的像一隻快活的蜜蜂。

    漠北君在閑人居睡了三後, 便又不聲不響地消失了。

    尚清華這才深刻體會到自己給漠北君開的掛有多不科學——三。三內, 沒有預警, 沒有懷疑,什麽都沒有!居然沒一個人發現, 有魔族大搖大擺住到安定峰上來,把未來的精英(後勤)弟子當牛馬使喚!

    猶如翻身農奴把歌唱,尚清華很是激動地浪了一陣,直至接到安定峰老峰主下派的任務。

    雖安定峰的任務無非都是生活雜物,區別隻在於戰鬥在後方還是奮鬥在前線,但,離危險生物更近了,難免惴惴不安。

    比如,在百戰峰與怨靈殺得正凶的時候衝上去送補血條藥丸,這種任務怎麽看都凶殘得要完!

    好在漠北君還是很能罩人的。

    尚清華本以為他已經把自己拋到腦後去了,沒想到好幾次陷入困境時,都被怎麽看都像是魔族的奇異生物順帶撈了一把,保住了命。

    ……這的確算是“跟著我好好混,我罩你”的意思吧?

    尚清華忍不住覺得,抱大腿什麽的,還是挺有用,挺必要的。

    不然根本活不到現在!

    順便,言簡意賅的係統大大給尚清華下傳達新的指令:三年之內成為安定峰首席弟子。

    除了在外執行任務時,需要在漠北君的“關照”下表現良好,想做首席弟子,在蒼穹山內部花的心思也不能少。

    鑒於人人都知道的,《狂傲仙魔途》一書的炮灰及配角的智商隻有40,於是所謂的宮心計大概也就是這種程度的:

    設安定峰老峰主已有首席弟子a,十分優秀(優秀=端茶送水洗衣疊被樣樣精通堪稱家政服務中心一把手),某老峰主要求a烤十二個美味的餅,一峰派一個送去。尚清華需要的做的,就是每次都偷偷摸摸在a精心烤出的餅上撒一堆鹽或糖使之變得十分難吃。以上過程重複三次。k,老峰主終於對原先的大弟子徹底失望了。

    想想吧:連個餅都烤不好,你還能做什麽。

    這時候,尚清華再多展現幾次他高超的廚藝,就可以成功上位了!

    正所謂:智商不夠,槽點來湊。如果做不到最好,那就做到最糟。

    劇情弱智到能夠讓讀者瘋狂吐槽,也是一種成功!

    這種情節在狂傲仙魔途裏數不勝數,讀者常年群起而噴之的盛況可謂是終點書評區一大奇觀。噴的最厲害的就是那位絕世黃瓜。

    想到這裏,尚清華忍不住有點想念書評區的夥伴和這位仁兄了。

    真想念他樂此不疲地咆哮“向打飛機,就是因為你有這種思想,才會隻是一個三流的種馬文寫手!!!”的英姿啊!

    然而,當上了安定峰的首席弟子,煩惱卻是隻增不減的。

    比如,以前做外門弟子時,可不會有機會和沈清秋、柳清歌一起下山出任務。

    這他媽得是倒了幾輩子血黴才能抽中的特等獎。

    蒼穹山十分注重同輩之間的情感維係,幾位首席弟子定期搭個夥刷個本是常事。這次的三個人分工也很是明確。柳清歌是前鋒打手。沈清秋中鋒,負責虛與委蛇,偷襲和補刀,以及搖扇子裝b(全部劃掉)。

    尚清華呢?

    當然是負責趕馬車、訂客店、拎東西,以及此行一切收入與支出。後勤嘛。

    可要是真這麽便宜就好了。

    “是在夜間,探頭往那口井裏麵望,會看到你的倒影在裏麵向上微笑招手,冷不防把人拉進去溺死。有時還會看到死去的親人……咳咳,沈師兄柳師弟你們……先聽我完好嗎……”

    尚清華放下卷宗。

    沈清秋袖子裏一摸就是一本書,隨時隨地坐著站著都能自顧自開始裝b,此刻正倚靠在那顆陰翳老榕下,展現他的腹有詩書自氣華。而柳清歌早就站在了那口井旁,探頭往裏看。

    柳清歌想速戰速決免得和沈清秋繼續共處一行,沈清秋想讓柳清歌幹完苦力早點滾蛋,雙方都不想靠近對方惡心自己,各有各的考慮,沒有一個人在聽他盡心盡責的任務解。

    柳清歌抬起頭,道:“沒有。”

    尚清華懂的。意思是“我的倒影沒有在裏麵對我招手微笑”。他攤手道:“這個……要不,換沈師兄來試試?”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