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烈火

第二章 初窺玉體

送走父親之後,我和她回到家裏,那一所空洞的別墅,隻剩下兩個人了。 通過和她交談,我知道,她叫白雪,他說她比我大不了幾歲,讓我叫她雪姐,或是雪姨都行,我點頭說以後叫她雪姐。 忙活了兩天,我很累,連飯都沒有吃,就躺在沙發上睡著了,迷迷糊糊到了半夜,我被一陣清脆的水聲驚醒。 透過朦朧的燈光,我循聲看去,發現浴室的門竟然沒關緊,有一條兩指寬的縫隙,好奇之下,我悄悄走了過去,卻看到了令我難以忘記的一幕。 那是一具完美的酮體,她的身體,和她的名字一樣雪白。 一絲不掛的她,站在噴頭下麵,閉著眼睛,溫熱的水流,從她的頭頂流下,浸濕了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那曼妙的酮體,一覽無餘,她的胸,最為突出,果然比一般的女人都大許多。 看著她在溫熱的水流下,閉著眼,修長的睫毛輕輕抖動,一副愜意的模樣,還有那一身身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傳入了我的耳朵,似乎是最致命的毒藥,我一時竟然看得入迷了。 我當時畢竟是十七歲,血氣方剛,青春年少,對異性的生理秘密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渴求,在雪姐這樣的身材麵前,以前我所看到過的日本的那些電影裏麵的女主角,簡直弱爆了。 我看著她的手,輕輕的拂過自己的迷人身體,自己的手也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直到後來,我給了自己一巴掌,才將那種心思強行壓下。 那一夜,我失眠了,或許是睡了一下午的緣故,腦子裏滿是她洗澡的畫麵,每一個細節,雪姐的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都被我看遍,在我眼裏,是那麽的完美,但是,我卻有種深深的罪惡感,她畢竟是我的後媽啊。 第二天,她為我做好了早餐,叫我起床,可是我卻不敢看她的眼神,隻是毫無感覺的一口一口吃著麵包。 看著她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昨晚的那一幕幕,再度浮現在我腦海之中,不知不覺間,我竟然有些臉紅,喉嚨也有些幹燥。 偏偏在這時候,雪姐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臉,隨後用臉蛋貼了貼我的額頭道:“看你臉這麽紅,我以為你發燒了呢,沒事就好。” 就在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親昵搞得手足無措,正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的時候,突然聽見有人敲門。 我說我去開門,隨後便有些落荒而逃。 來的是個律師,還有另外一個男人,那人是我爸的債主。 律師拿出了證明,是房產抵押,原來我把早就將這房子抵押出去了,現在他死了,還欠著一大筆錢,人家來收房子了。 我爸死了,什麽也沒留下,現在,又讓我們變得無家可歸,沒有了房子,我們住在哪裏? 就在一籌莫展的時候,那律師對我說:“你爸欠的錢太多了,還有許多債主,這位輝哥,隻是其中之一,原本這房子也換不了你爸欠得債,可是人家看我的麵子,又可憐你們母子倆,就算了。” 他還說看在和我爸是老朋友的份上,給我們母子指一條活路,讓我回鄉下的爺爺家,因為我們呆在城市太危險,我爸的債主,有許多是道上的,都是神通廣大的人物,落在他們手裏,這一輩子就算是完了。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