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烈火

第一章 美豔繼母

自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爸就是個混子,喜歡喝酒,經常喝得爛醉,喝醉之後就把我媽脫了衣服吊起來,往死裏打。 那時候,我很小,總是被嚇得躲在房間裏偷偷地哭。後來,我媽終於無法忍受這種折磨,變得精神錯亂,最後跟著一個野男人跑了,那一年,我六歲。 同齡的小孩兒也不叫我吳清,而是叫我“無娘清”,這是我心中的傷疤。 因此,我恨我爸,從小,就有一顆仇恨的種子在心中發芽,一直到了我上高中,我去了另外一個市上,寄宿學校,兩年沒回家。 有一次,我爸來電話說,在半年前他又結婚了,想要彌補這麽多年來對我的虧欠,讓我抽空回家一趟。 可是,心底,媽媽痛苦慘叫的一幕幕總會在我的心頭浮現……我們,與其說父子,更不如說是陌生人,因此我並沒有回去,但是我卻沒想到,那是我們父子兩最後一次通話。 那天,和我爸結婚的那個女人,也就是我的繼母給我來電話,說我爸去世了,當時我心裏咯噔一下,仿佛少了些什麽。 人死萬事空,再大的仇,再深的怨恨,也該結束了。當天,我就登上了回家的列車。 後媽說,我爸是賭博,欠下巨債,被人家追債,最後喝了太多酒,酒精中毒,搶救無效死亡的。 對於這個結果,我沒有半點意外,我就知道,我爸那樣下去,遲早會出事。 當我再度回到了離開兩年的家,剛打算敲門時,門便被打開了。 當看到那個身影時,我頓時愣住了,因為,她和一個人長得太像了。 那是在令人震驚,我的後媽,和我的親生母親,竟然長著近乎一樣的臉,要不是她很年輕,我爸也是先和我說過,我幾乎會馬上撲進她的懷裏,叫一聲媽。 這是個美麗的女人,全身上下都透著女人味,和我的媽媽一樣美麗,飽滿的身材,完美的臉龐,高雅的氣質,令我一陣恍惚。 她似乎是剛洗完澡,身上隻裹著一條浴巾,她胸前的兩團,似乎比一般的女人都要大很多。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便過伸出雙臂抱住我,由於她是站在台階上的緣故,比我要高出許多,我的臉,竟然直接埋進了兩團軟軟的肉裏。 她的雙手,摸著我頭,溫柔呢喃道:“阿清,你終於回來了,你爸走了,我隻有你一個親人了……” 被她那樣抱著,我似乎有種回到小時候的感覺,曾經,我媽也是這樣抱著我,竟然有種說不出的安心。 回家之後,他換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帶著我,去和我爸爸做最後的告別。 看著我爸躺在棺材裏,一臉的安詳,我當時並沒有想太多,談不上悲或喜,因為我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 在我爸的葬禮上,繼母就像是一朵黑色的花,眼神之中,充滿了平靜,她比我大不了幾歲,死了丈夫,竟然沒有哭,當時我以為,是因為她是個堅強的女人。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