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寨情緣

卻是舊情·人(1/2)

    事實還並不是壯大爺所意料的,安勇不是酒精中毒而亡,而是因為喝多了,身體太虛,造成了心肌梗死,確實死了,死的透透的,完全沒有了搶救的價值。但即便如此,壯大爺還是拚了命,用內功給他做複蘇,結果努力了盡一個小時依然是無力回天。

    安大彪整個人都垮了,悲痛欲絕,躺在床上,像個死人一樣,表情不悲不痛,眼睛望著天花板,什麽也不說,一動不動。娟子和秀兒以及張妙都哭得死去活來,好好的喜事變成了喪事,新郎官死在了宴席上。

    壯大爺這個女婿充當了整個家庭的頂梁柱,開始安排安勇的後事。因為他是短命鬼,還不到二十五歲,所以按照安家寨的族規,馬上就將他的屍體給拉到了寨子外麵的荒郊野地裏先放置起來,娟子和秀兒以及張妙堅持陪他到天亮。

    壯大爺遣散了大部分人,就留下了安大彪的親戚和平時要好的朋友幫忙,包括安民他們夫妻倆和楊蜜兒,讓壯大爺有些感動的是,安民居然安排媳婦秋梅照顧已經失神落魄的安大彪,翠芳,安民以及兒媳婦楊蜜兒則協助壯大爺處理這一堆的事情。

    安大彪的房間裏,秋梅坐在床沿,深深地望著這個跟她偷了半輩子情的男人。淚水溢滿了雙眸,她的內心是愛著安大彪的,但因為都是有家的人,選擇了這種不靠譜的地下方式,現在人都老了,大家都看開了,她也沒想到老公安民今天格外開恩,讓她在這個時候陪著安大彪度過人生中最灰暗的時刻。

    “大彪,人死不能複生,你要堅強啊!這都是命,我們沒辦法抗拒的。”

    安大彪始終沒有吭聲,隻是淚水順著臉頰往下淌,秋梅抓住了他的手,“大彪,想哭就哭出來吧!別憋壞了身子,我們還得好好活著呢!這好不容易把擔子都卸掉了,好好過後半輩子吧!”

    “秋梅,是我作惡太多,報應來了。”安大彪最終擠出了這幾個字。

    “啥報應啊?這就是個人的命,雖說你年輕時多睡了幾個女人,你也沒有做過什麽對不起安家寨鄉親的事情,哪來的報應,這世界上的男人,有幾個不喜歡日女人的?那你要這麽說,就咱們家壯壯,他日了多少女人啊?可現在怎麽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兒子了,越活越舒坦,人要想得開,小勇雖然年紀輕輕就沒了,但他好歹給你留了根,我覺得啊!大彪,你現在要振作起來,別小勇剛走,你又出個啥事,我咋辦?”

    這話讓安大彪一愣,他將目光遞給了秋梅,深深地望著她,這個跟自己偷了半輩子情的女人,突然移動身子,抱住了她的腰部,將頭埋入她的懷裏哽咽了起來。

    “大彪,想哭就哭出來吧!沒事的,沒人會笑話你,這樓上就咱倆!”秋梅歎道,像摟孩子一樣摟著他,安大彪瞬間就失控了,埋在她的懷裏失聲痛哭,哭得人都顫抖了起來。

    聽到樓上的哭聲,在客廳裏幹活的翠芳向上瞥了一眼,歎了口氣,她也早就知道安大彪和秋梅的事情,所以剛才安民這麽一說,她很知趣地選擇了做家務。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