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寨情緣

喜盡生悲

安家祠堂就在安家寨的中心地帶,距離安大彪家五百米左右,距離香草家兩百米左右,晚上的安家祠堂寂寥無聲,“妙妙,委屈一下你,就躺在這上麵,這裏是最安全的,平時沒有人晚上敢進來。”壯大爺說道。 “為什麽?這裏是哪裏啊?”張妙好奇地問道。 “這裏是安家祠堂,有時候,寨子裏死了人,就會放在這裏過夜,而且,那邊幾個房間還放了一些棺材,你怕不怕?”壯大爺壞笑道。 有你在我當然不怕,大姐說你可厲害了,大姐夫拿柴刀都幹不過你,有你這個保護神,我連鬼都不怕。 “啊?你沒有懷孕啊?不是說你還為安勇流過產嗎?”壯大爺驚訝地問道。 “沒有,我是騙安勇的,要不然他老不結婚,我爸媽一直在催我早點結婚,他們對安勇還是很滿意的,關鍵是我叔叔最滿意了,他就是看中了大軍叔這個靠山,所以我跟你說實話,其實我和安勇在一起,當然,我們倆自己也挺喜歡對方。” “是啊!這是真的,但這次沒有懷孕,是我們弄了個假的單子騙安勇的, 壯大爺把這裏的環境嚇到她,依舊抱著她出了祠堂。剛出祠堂就聽到安大彪家裏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哭聲,而且是娟子的聲音,壯大爺一聽就知道出事了。 “不好,家裏出事了,咱們趕緊回去,不知道誰咋了?這是我姐的聲音。” “好像是大姐的聲音,這大喜的日子,能出什麽事情啊?”張妙也聽出了是娟子哭聲。 “不管了,先回家看看再說。”於是,壯大爺連忙拉起張妙的玉手就往家裏跑,接近家門口才放開了她的手。就見家門口圍攏了很多人,娟子和秀兒哭得撕心裂肺。 壯大爺還以為是安大彪出事了,忙幾步奔過去,喊道:“你們都讓一下,怎麽啦?是不是我爹出事了?” 眾人見壯大爺和張妙去敬酒回來了,連忙給他們倆讓開了路,壯大爺到了人群中一看,隻見娟子和秀兒趴在直挺挺的安勇身上哭得死去活來的,他驚愕不已,瞬間明白了。 肯定是安勇喝多了,酒精中毒而亡,他連忙奔過去,將娟子和秀兒拉開了,“姐,你們先讓開,我看看,小勇這是怎麽回事啊?是不是酒精中毒了?” “壯,你去哪裏去了?爹去找你去了,你快點給小勇看看,還能救不?你一定要救活他呀!我們安家就這根獨苗了,小勇要是沒了,爹可咋活呀?”娟子哭泣道。 秀兒也在一旁催促著壯大爺快點給安勇做急救。這個時候,張妙完全懵逼了,她沒想到自己這新婚老公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貌似已經死了,她完全不能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她不知道這到底怎麽啦?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