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喜嫁

第六百零一章 害人(1/2)

    那件事過去許多年後,那時候的許多事情劉琰都淡忘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麽,那一天早上的情形在記憶中始終鮮明如初。

    夜裏什麽時候睡著的她不記得了,她和陸軼說了許多話,很多平時他們都不會吐露的心裏話。

    有好些心知肚明的事情,平時大家都揣在心裏不往外說。

    好象不說出來,日子過得就太平無事。

    劉琰醒的時候天才剛蒙蒙亮,她這些日子從來沒有醒的這麽早過。

    窗子還有半扇開著,帳子撩起了半幅,劉琰把被子往身上裹緊了一些,坐起身往外看。

    這天是立冬。

    後來桂圓提起,劉琰才知道的。

    清晨的庭院裏彌漫著薄霧,凋萎的草葉上凝著一層白霜。

    劉琰伸手摸了一下床榻的另外半邊。

    被窩都涼透了,也不知道陸軼起身多久了。

    “駙馬呢?”

    桂圓近前來掛起帳子,服侍劉琰穿衣,小聲說:“駙馬走了。”

    “什麽時候的事?”

    “大概有多半個時辰了,是西北來叫的人,說是……宮裏的事,駙馬就起身走了。”

    這種時候不該出去。

    別人躲都躲不及。

    “留什麽話了嗎?”

    “駙馬說,晚上一定回來。”桂圓小心翼翼的說:“公主,今天還進宮嗎?”

    劉琰搖了搖頭。

    “豆羹早上到外頭去看了看,街口兩端都有巡兵,他沒敢走遠。駙馬走時說,公主這些日子也勞累了,該好好歇息,府裏的人,能不出門就別出門。秦侍衛已經讓人將前後門都把守住了。”

    “還有別的消息嗎?”

    桂圓一直待在府裏,她知道的消息也都是聽人轉述來的。

    “還有,咱們府裏每天早上用的鮮菜、魚肉都是固定的時辰送來的,今天晚了多半個時辰。”

    劉琰點點頭,她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你看好府裏的人,別亂走動,不許亂說,更不許出府。另外,把從莊子上帶回來的東西,還有行李,趁今天有空整理整理。”

    整理東西倒不著急,不過劉琰想給下人找些事情做,閑著沒事做容易生事。

    至於劉琰自己,她翻看賬本——翻了大半本,其實什麽也沒看進去。桂圓帶著茯苓在西側間收拾東西,她們說話的聲音不算高。

    “桂圓姐姐,這個放哪裏?”

    “天兒冷了這些都用不著,放箱子裏頭,回頭讓人一起抬到庫房。”

    劉琰走神了。

    賬冊看不下去,她也不想再抄經文了。但是她不想空著腦袋,不然她會一直胡思亂想,控製不住。

    她會忍不住想,現在宮裏什麽情形了,有沒有出什麽事。

    陸軼在哪裏,在做什麽?

    能差遣陸軼的人是誰,劉琰都不用猜。

    陸軼沒當駙馬之前,旁人都差遣不動他。現在他都成了駙馬,能夠在這種時候把他叫走的就隻有父皇了。

    肯定很棘手。

    劉琰讓自己別去想,但即使她硬是把注意力轉移開,仍然感覺有一投揮之不去的焦慮惶恐籠罩在頭頂。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