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第2347章 司寧安(28)

司寧安回到了香港。 麗貝爾問他:“家裏事都處理好了嗎?” “處理好了。”司寧安道。 他們倆去一家新開的餐廳吃飯。 吃飯時,司寧安突然問她:“你有沒有想過結婚?” 麗貝爾:“現在嗎?我才二十歲,不著急,等我到了三十歲了,年老色衰,再找個人嫁了。” 司寧安沉默著喝了一口酒。 麗貝爾不解:“怎麽突然聊起了這個?” “我有點想結婚了。”司寧安道,“突然就是有這麽個想法。” 麗貝爾:“你可以結婚啊,你又不缺什麽。” 他有錢有勢,有外貌有家世,還怕找不到結婚的對象? 不過,哪怕他結婚了,也不可能忠誠的。麗貝爾這朵外麵的野花,沒必要自作多情的要離去。 司寧安卻看了眼她:“缺個新娘子——其實,我有點想和你結婚。” 麗貝爾正在喝一口湯。 她被嗆得死去活來,差點命喪當場。 好半晌,她才緩過來這口氣。 怎麽了今天?司寧安發瘋了,還是她自己做夢呢? 麗貝爾覺得這不是夢,因為她從來沒幻想過司寧安結婚。哪怕是做夢,她都不願意。 做他家裏那個人? 麗貝爾不想。 外麵的女人才新鮮有趣,家裏的那個,要熬成黃臉婆。 她要是想過這樣的日子,就不會從馬來逃出來了。 “你知道……”麗貝爾不知如何開口。 司寧安卻道:“我知道,你姐姐是馬來親王的側妃,而馬來親王也給你下聘了。你不想做側室,所以逃離了馬來。” 麗貝爾震驚看著他,好半晌才道:“你、你自己查的?” “對。” 她有點泄氣。 深深吸了一口氣,麗貝爾道:“我既不想做妾,也不想自己的男人花天酒地。” 頓了頓,她心裏的話,到底沒說出來。 司寧安看上了她,不知出於什麽詭異的原因,而她真沒看上司寧安。 他太花心了。 麗貝爾如果想要這樣的丈夫,她幹嘛千裏迢迢從馬來逃走? 要知道,萬一失敗了,她很可能被判死刑的。 她連死都不怕,就是不願意自己陷入那樣的婚姻裏。難道成功了之後,反而要重新入牢籠嗎? 嫁給司寧安,做司家的少奶奶,然後每天晚上都在猜,她丈夫今晚歇在哪個女人的屋裏? 麗貝爾打了個寒戰。 “老板,我不想結婚。”麗貝爾斬釘截鐵,“若你不高興,可以辭退我。” 司寧安卻笑了起來。 “同你說個玩笑話。”他道,“不想結婚就算了,我也沒想過要結婚。” 麗貝爾還是有點膽戰心驚。 司寧安到底是不高興了。那晚之後,他冷落了麗貝爾好些日子,就連俱樂部也不怎麽去了。 其實麗貝爾不知道的是,司寧安並非故意冷落她,而是他人不在香港。 他去英國了。 靈兒消沉了一段時間之後,和衛東恒私奔了。 司寧安第一個知曉了消息,是衛東恒的秘書告訴他的。他怕霍伯伯要活活氣死,自己先去找了。 他自己的事焦頭爛額,還要去處理靈兒的感情問題。 司寧安覺得妹子也不省心。 好在,他找到了靈兒。 他最了解靈兒了,所以一找一個準。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