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你的情深似海

第2348章 司寧安(29)

靈兒一直死死拉住衛東恒的手。 司寧安對此非常無奈。 “……打個電話回家,就說你和朋友到倫敦來玩了。”司寧安道,“別說什麽私奔,你怕是嫌他死得不夠快。” 靈兒幾乎要哭:“我不敢。” “你敢跑,不敢打電話?”司寧安很無語,“你不打,我來打的話,性質就不同了。” 衛東恒沉默不語。 分手之後,他們倆的日子都不好過。他沒有去找靈兒,靈兒也沒找他。 他們隻是約好了,明年桃花開的時候,去中央公園看桃花。 結果,就在那花海,重逢了彼此。 衛東恒的心,像是被人挖了一塊,他上前死死抱住了靈兒。 靈兒當時就哭了。 她明白這一抱的重量。 不需要任何語言,對方的憔悴,他們都看在眼裏。 這段日子,靈兒瘦了很多,衛東恒也是。 因此,靈兒下定了決心,她不想再顧念什麽了,而衛東恒也終於不怕死了,答應和靈兒先離開。 “寧安,你別多管閑事。”靈兒道,“你……” “我偏要管。”司寧安道,“當初留學的時候,霍伯伯就讓我照看你。我都替你們想好了。” 靈兒和衛東恒一起抬頭看向了他。 “讓衛東恒去新加坡,自己管理一家電影公司。將來就對外說,他是新加坡新貴,這樣你父母麵子上都好看了點。”司寧安道,“多大點事。” 司寧安覺得,真的沒多大事。 霍伯伯和霍伯母,根本沒有明確表示過他們反對。 不樂意,這是必然的。 然而,當司寧安的母親知曉他的心上人是個歌女的時候,她都能說出“世道不同了”的話。 世道真的不同了。 從前的門第之見,漸漸變得沒那麽重要了,甚至婚姻也沒那麽神聖了。 司寧安相信,將來衛東恒不好,靈兒要離婚的時候,霍伯伯和霍伯母不會反對的。 又不是什麽生老病死,結個婚而已,非要弄得家裏雞飛狗跳? “真、真的?”靈兒難以置信。 司寧安:“我已經通知了我阿姐,她會過來接你們。你們先去新加坡,衛先生安頓下來,你回香港,繼續做你的事。 然後,我會讓我父母登門,幫你周旋,你再把決心告訴霍伯伯。霍伯伯將你視為珍寶,不可能任由你這樣消沉下去的。” 靈兒突然覺得,眼前的路都開闊了起來。 司寧安自己不靠譜,但對靈兒的事,卻想得長遠。 亦或者,在靈兒和衛東恒分手的那天,他就把一切都替他們想好了。 果然,司玉藻親自過來,把衛東恒和靈兒接走了。 路上,司玉藻端詳著衛東恒,對靈兒道:“挺帥的,有點像霍伯伯。靈兒,你是不是戀父啊?” 靈兒:“……” 衛東恒:“……” 司寧安:“阿姐,您女兒都十歲了,別滿嘴胡言亂語,行嗎?” “你居然敢教訓我?”司玉藻按住他就要打,“翻了天,你還敢犯上?” 司寧安:“……” 後來,一切都照司寧安預想中的那種,衛東恒脫離了香港的幫會,成了新加坡一家新開電影公司的老板。 他徹底洗白了之後,由顧輕舟帶著登門了。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