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妃娘娘吃糖嘛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再聽已是曲中人(5)(1/5)

    “哪裏來的琴聲?”

    

    司宴清的確是出去了,一會兒回到府中便聽到了琴聲入耳,曲調有些熟悉,司宴清一時想不起來。

    

    下人回道:“回太子殿下的話,是喬姑娘來了。”

    

    司宴清當時就皺起了眉:“她來做什麽?太子府不歡迎她,這次就算了,以後她若來你們攔著些。”

    

    司宴清想到喬玉兒每次來就是對他百般糾纏,不由的心裏生出了厭煩。

    

    他跟喬玉兒的過往,司宴清還沒查清楚,隻隱約地知道喬玉兒對他有過救命之恩。

    

    起因很簡單,喬玉兒曾經替他擋過一箭。

    

    那年秋狩,有射空聊箭,無賭朝司宴清射過來。

    

    當時誰都沒有反應過來,如果射過去,那一箭可是要正中司宴清心髒的,不知怎麽的,向來遲鈍的喬玉兒此時竟是眼疾手快,飛快的平了司宴清麵前,替他擋了一箭,利刃入肉的聲音傳來,箭正中喬玉兒的後背。

    

    喬玉兒身子弱替他擋下了這一箭之後,當時一直在床上臥病休息了兩個月才能下床。到現在喬玉兒的肩膀上還有一個銅錢大的疤痕。

    

    女兒家的身子最是嬌貴,受不得一點兒損傷,喬玉兒既然是替司宴清擋了箭,那司宴清生了對她負責的念頭也不奇怪。

    

    想到這裏,司宴清皺了皺眉,如果可以他一定不會讓喬玉兒替他擋箭且不,傷了人家姑娘的身子不好,隻現在他答應了隻許唐宓一人,又該如何兩全呢?

    

    司宴清站在那裏,想東想西,下屬回道:“殿下,喬姑娘今日裏不是來找您的,是來找唐姑娘學習曲子的,兩人都在那裏練了好一會兒了。”

    

    “……”

    

    “練琴?”司宴清疑惑地問了一句,這才想起來方才的曲子為何那麽熟悉,可不就是當日宴會上唐宓談的那首《桃源春曉》嗎?那首讓她想起故饒《桃源春曉》。

    

    司宴清想,唐宓談琴時所想起的故人,必然是夜同塵吧。

    

    “她們真的在練琴?”

    

    下茹點頭:“是啊,這都好一會兒了,都沒怎麽斷過,悠悠揚揚的,好聽的很呢。”

    

    司宴清點點頭:“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過去看看。”

    

    喬玉兒正一臉欣喜的對唐宓道:“唐姐姐我學會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