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妃娘娘吃糖嘛

第一百九十四章 再聽已是曲中人(4)(1/4)

    喬玉兒是抱著琴來的,見唐宓一出來臉上堆滿了笑意。

    

    唐宓道:“你來的不巧,太子方才出去了,不知道何時歸來,喬姑娘你是要在這裏等著,還是先回去改日再來?”

    

    喬玉兒搖搖頭笑道:“唐姐姐怎麽不信我呢?我是來找你的。自從在宮宴上聽了姐姐的琴,我是如聽仙樂耳暫明心生仰慕,所以來找姐姐詢問一二,還望姐姐不吝賜教。”

    

    “學琴?”唐宓重複了一句才笑道:“喬姑娘抬愛了,我那琴藝哪裏算的什麽。你來找我請教,可不是打了那些名師大家的臉嗎?”

    

    喬玉兒笑了兩聲,“唐姐姐真會開玩笑,那些名家大師又不知道我來找姐姐學琴,何況學習是要看緣分的,我們有師徒的緣分。”

    

    唐宓涼薄的笑了一聲:“或許還有做姐妹的緣分呢。”

    

    唐宓不知道為什麽,看著喬玉兒的這張臉就覺得格外刺眼,忍不住便拿話刺她一下,卻是鬧得彼此心裏都不愉快。

    

    姐妹,一般可是妻妾之間的稱呼,唐宓這樣,喬玉兒自然是懂,而不懂裝懂,仍舊笑著:“唐姐姐這話的好,我見到姐姐真的就是親如姐妹。”

    

    唐宓話裏藏話人家裝聽不懂,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她又能什麽呢?隻能看了一眼她手中抱的琴,轉移話題:“喬姑娘手裏的這張可是好琴。”

    

    喬玉兒搖了搖頭,“比不得唐姐姐在宮裏彈的那張鳳尾。聽姑母把那張琴後來賞給了唐姐姐?”

    

    唐宓笑了笑的:“不是賞的,是太子殿下給皇後要的。”

    

    喬玉兒愣了愣才笑了,“太子殿下對唐姐姐可真好,要是以後我也遇上這樣一個對我好的夫君,便心滿意足了。”

    

    唐宓疑惑地看向喬玉兒,喬玉兒這話是什麽意思?她不是一直喜歡司宴清的嗎?現在卻忽然放棄了。

    

    喬玉兒看出唐宓的疑惑,解釋道:唐姐姐不用懷疑,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那日裏我見太子殿下與唐姐姐你琴瑟和鳴恩愛非常,便覺得自己怕是沒有機會了,既然如垂不如早些死了心,安安穩穩的找一個對我好的人嫁了,女子這一輩子不就是圖這個嗎?”

    

    是圖這個嗎?唐宓還真的有些迷茫,她也不知道女子這一輩子活著是為了什麽?

    

    有些人既然他不能給女子所要的安穩,又何必在她歲月靜好的時候出現呢?

    

    喬玉兒喊了唐宓兩聲,“唐姐姐你想什麽呢?”

    

    唐宓搖搖頭:“沒什麽,隻是最近總有些走神,也不知是什麽緣故。”

    

    喬玉兒聽了唐宓這話眼珠轉了轉:然後又關切地問她:“最近總這樣嘛,我看姐姐精神狀態確實不怎麽好,我那裏有一張安神的藥方,效果極好,我回頭就叫下人們給送來。”

    

    唐宓不想要她的東西:“不用了,屋子裏已經點了安神香,想必也隻是因為夏日裏犯困的緣故。”

    

    喬玉兒抬眼看向唐宓,眼裏忽然有些委屈:“姐姐不信我的為人?難不成是怕我在藥方裏動手腳嗎?你把我想成什麽人了?

    

    這樣,我叫人把藥方送來,姐姐可以叫太醫過來查,若是有問題,姐姐隻管叫人發落了我,我絕無半句怨言。”

 &nbs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