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纓世家之嫡長女

第423章 ?暗牢被劫(2/2)

    贏四郎很想讓她快些拿出玉佩來,自己好辦事,可對方是世子妃,問話也不敢不回答,隻好耐著性子恭敬答話,“是昨夜的事情,守護暗牢的十幾個影衛都被人殺了,以至於連個報信的人都沒櫻我也是剛剛才得到的消息,甚至還沒來得及過去看一眼!”

    謝千羽低頭微微思索,知道這種事情拖得越久就越不利,花嬤嬤和雲氏就越找不到,當機立斷點頭道:“好,我把玉佩給你。”她揚聲叫來外麵守著的淩寒,道:“你去拿首飾盒子裏的那塊血紅色的玉佩來,就是世子爺送我的那一塊!”

    淩寒看謝千羽神色就知道此事重要,應了聲諾就快步回去了白澤樓裏。

    謝千羽又問了幾句拐子胡同的事情,覺得此事要緊,便在淩寒拿了玉佩來的時候對其道:“你跟著贏統領一起去,若是有幫忙的,便不必稟告我,自行調派人幫著一起查看。”

    她看向接過玉佩的贏四郎道:“這兩個囚犯不可見人,所以要秘密押解回來,且要活的。”

    贏四郎將玉佩塞入胸口衣襟之內,拱手道:“世子妃放心,屬下竭盡全力。”他看了一眼淩寒,知道世子妃這是派人幫著自己,也是怕自己用這玉佩做出什麽不利的事情。他心懷坦蕩,也不介懷,於是帶著淩寒一起走了。

    宇文信可康王父子從宮裏出來得知了拐子胡同的事情。新皇將大行皇帝的下葬出殯之事交給了康王,他忙得忙腳不沾地,所以隻好派了宇文信先去了一趟拐子胡同。

    宇文信坐著馬車陷去了一趟暗牢,查看了一番之後才回了康王府。

    謝千羽眸子裏帶著擔憂之色,看著晚桐給宇文信換藥。這一日夜的折騰,宇文信的傷口竟然一點都沒有裂開,可見生肌膏是十分有功效的。她便鬆了眉頭,坐在宇文信一旁,將拐子胡同的事情告訴了丈夫。

    宇文信點頭道:“我正是從那裏回來的,放心吧,都安排下去了,怕是這幾日就能有消息。”

    謝千羽便又將老王妃的事情告訴了宇文信,之後道:“老王妃名義上是去禮佛,可這行蹤也太奇怪了。你可知道,老王妃與韓家有什麽瓜葛?”

    宇文信苦笑著搖頭道:“韓家這幾十年來雖然有出誓子弟,卻都是些沒有實權的位置,再加上宮中也沒有一席之地,已然沒落了。老王妃來自山西,嫁入京城之後也很少出席什麽場合,也就這些年才開始漸漸與一些命婦們走動,兩邊應該是相互不認識才對。既然你在水井胡同那邊留了人,便看看風向再定吧。”

    晚桐換好藥下去了,宇文信便接過妻子遞上的茶水,起今日的登基大典來。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