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纓世家之嫡長女

第424章 ?汲汲營營(1/2)

    宇文信抓著謝千羽柔弱無骨的手,像是嘮家常一般緩緩道:“因著倉促,皇上的意思又是簡樸些,所以規模雖然宏大,卻簡單。祭拜霖宗廟,新皇在奉門禱告之後,禮炮和奏樂,百官朝拜,很快就成了禮。

    “皇帝的冊封聖旨上簡單得很。原太後封為太皇太後,依舊住在慈寧宮;尊生母費嬪為聖母皇太後;封了大行皇帝留下的幾個嬪妃為太妃和太嬪。追封了死去的皇後為慈母皇太後;新皇一直在外戍邊,還未成親,所以後宮空虛,沒有封賞。冊封十皇子為裕親王、十三皇子為靖親王,均賜住京城,待大行皇帝入了皇陵就分府別居了。”

    謝千羽問:“那朝臣呢?”

    宇文信嘿嘿笑,道:“除非是皇帝年幼,否則太平年間的新皇登基,是不在大典上封賞朝臣的,否則會被人猜測皇位得來不正,乃是結黨所致。”

    此事謝千羽倒是也聽過,此時不過點點頭,又問了大行皇帝的出殯。

    宇文信道:“依舊是九月初一從京城起靈轎,九月初八行至承陵,午時之前下葬。那些使臣等不及這兩個月,已然有人開始收拾箱籠,準備這幾日就和皇上告辭,離京去了。”

    起這個,謝千羽便想起剛剛王樂宣的阿日善的事情,便對宇文信了。

    宇文信哈哈大笑,彭尚奇這個表弟終於也要成親了,阿日善在草原長大,自然不是個溫柔如水的,看彭尚奇今後還怎麽胡鬧。隻怕彭大人和那個庶出的姨母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半推半就地答應了這門婚事。

    謝千羽看丈夫開心,無奈苦笑一聲,將屋子裏的人都撤出去,之後低聲將謝征想要“奇貨可居”做個“仲父”,結果卻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情告訴了丈夫。

    宇文信臉都扭曲了,謝征是瘋了嗎?要不要找個大夫看一看?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對妻子道:“趙潮一個人自然是翻不起什麽浪花來,可若是朝中哪個手握重權的人也存了嶽父一樣的心思,可就麻煩了。”

    有這麽個不著調的爹,謝千羽也覺得臉上無光,歎了口氣,道:“拐子胡同出了事,你手邊也沒有什麽可用的人了,此事便交給我母親和元家去處理吧。隻是,我怕東窗事發,所以,若是你知道了趙潮的消息,也要速戰速決才是。”趙潮不死,對於謝家來簡直是後患無窮。

    宇文信眼珠子轉了轉,道:“若是能抓到咱們手裏,不準還能利用一番。”

    謝千羽一愣,問:“你想做什麽?”

    宇文信沉吟道:“趙潮是弑父弑君的貨色,人讓而誅之。”他湊近妻子耳邊,道:“皇上有意下令對於趙潮的追捕通緝令改為生死不論,且抓和殺都同樣有封賞。你,這不是個好機會嗎?”

    謝千羽眨眨眼,康王府現在可是極貴之臣,放眼下,無人能出其右者,即便宇文家殺了趙潮,也不過是多得些皇帝物質上的賞賜罷了。她不覺得丈夫是貪財愛物之人,可為何……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