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天者

第一卷 第三章 三族恩怨



    “那怪人長什麼樣?”風閻問道。

    “他赤腳散發,一身道袍,身後一把桃木劍,行為怪異。”風蒂芸回憶道。

    “怪異?如何怪異?”風閻好奇道。

    “這•••”風蒂芸看了一眼風閻輕聲道︰“跟你一樣,我第一眼見到他他正躺在觴族觴王的私人花園里睡覺,而且身為出家人,手中卻拿著雞腿滿身酒氣。”風蒂芸至今還記得那道士見到她的第一句話︰“貧道見你骨骼清奇,做我弟子,傳你無上功法可好?”

    “跟我一樣?有我這麼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博才多學?能文能武?”風閻腦海中浮現了一個吃肉喝酒的臭道士形象,不由得微微惱火,拿我跟這貨比?開玩笑!

    “這•••”風蒂芸一時無話可,本來想反駁兩句但突然發現沒辦法反駁,英俊瀟灑玉樹臨風沒有錯,博學多才,能文能武?好像也對,第二次見他不就是在吟詩嗎?第三次不就是眨眼之間殺盡四十余人?

    伶兒丫鬟卻捂嘴嬌笑一聲︰“不知羞!”

    風閻不由得大為惱火︰“丫鬟,你懂個屁,不僅能文能武,我還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文地理,陰謀詭計,帝王霸學,兵法韜略,無一不知,無一不曉。”

    丫鬟伶兒美眸含笑︰“哦?那你不是下無敵了?”

    風閻得意洋洋道︰“那是當然了,本公子一把長劍便可縱橫下!一身才學便可橫掃世間!”

    “我記得我與公主見到你的時候,你好像在挨打吧?我還記得好像有人連酒錢都付不起。”伶兒拆台道。

    “你的眼光怎麼看出我的內涵?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如此而已,誰戲弄誰,還不知道呢!”風閻做出一副我不和你一般見識的表情。

    風蒂芸看著與丫鬟打鬧一片的少年,眼中的好奇越來越多。剛見此人之時,他是落魄乞丐,再見之時,已經吟得一首好詩,三見之時,眨眼之間殺盡四十余人,只為一酒之恩,宛如翩翩翩俠客。

    時而游戲眾生,時而狂放不羈,時而優雅如太子,時而魅惑如黑夜君王,但此時卻又宛如常人與丫鬟打鬧一片,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你呢?

    “好了好了,兔子烤好了吧?”丫鬟伶兒本就沒心沒肺,想到什麼什麼,風蒂芸落魄之時也沒有端什麼公主架子,風閻此時也親近如常,三人此時雖然身份不同,倒也其樂融融,酒足飯飽之後,風閻愜意的躺在地上,噙著一根狗尾草欣賞著漫星空。

    “還真是月滿不看星,星滿不看月啊。”風閻看著坐過來的公主開口道。

    “此言何意?”風蒂芸抱著膝蓋坐在風閻身邊,抬頭靜靜看著漫星辰,眼神迷離。

    “月圓之時照亮整個空,星星也就無法看的真切,相反,月殘之時,星光更勝,才有這滿繁星之景。”風閻雙手抱著頭顱,長劍放在身側,閉上眼楮享受著這片地。

    “滿月與滿星終究無法一起欣賞,好似人生之路沒有完美一?”風蒂芸想起自己的遭遇,嘆了一口氣。

    “公主這種想法不可取。不如換種思路,滿星之時賞星,滿月之時賞月,滿星月滿月總能看到一種,有何遺憾?”風閻笑道。

    一個乞丐安慰一個公主,生活很美好!想到這里風蒂芸不由得噗嗤一笑道︰“看不出來,你還會安慰人呢?”

    “我不是安慰你,我只我自己的活法,若我如你這般思考,早就•••”道這里風閻聲音戛然而止,不再言語。

    風蒂芸也不以為意,美眸看向躺在地上的俊美少年笑道︰“你還有你的活法?來听听,也好讓我這消極之人積極一些。”

    “既然公主想听,在下就細細道。”

    手機站: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