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天者

第三章 三族恩怨(2/3)

    看著思緒條理清晰的少年,風蒂芸歎了一口氣:“我整日待在風族王都之內,見人追殺便有些思緒混亂無法平靜,還好有伶兒伴隨,才未至慌不擇路,但也僅僅隻是想到用麵具遮掩,那能想到回頭走,或者留在原地?逃跑還來不及呢。共何況再過一個月便是我的生辰,觴族必然會有人前來賀喜,若我不在,觴王必定質疑。”

    風閻聽公主此言,點了點頭,終日養尊處優之人,第一次遇人追殺如何能平靜下來?再了這公主麵臨生死之際能守住尊嚴已經讓人有些刮目相看了,哪敢再求其他?還真以為人人都是如他這般生死逃亡便如家常便飯?

    風蒂芸再度道:“追殺我的人應該是日月族與孔蘭族,他們之所以殺我是因為隻要我死了觴族便會與我風族斷絕聯盟。”

    “兩國軍政之事,一位公主怎可左右?即便你死了,風族擇人再嫁便是。公主莫不是在騙在下?你可以不,但不可欺騙在下,”風閻有些不悅,劍眉微皺,連帶著身邊空氣也冷了幾分。

    “公子有所不知,當日滅族之際,叔叔獨木難撐,百般無奈之下,隻能帶著我去離風族最近的觴族借兵,願意將我留下做質子,待到風族平定戰亂願以十郡之地以換之,但那觴王何等雄才大略,他隻是回複王叔八個字,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風閻細細思索一陣後歎了一口氣。那觴王潛在的意思就是,等到你三族兩敗俱傷之時,我再用兵得到的不是更多?

    “我當時雖然十二三歲,但爹爹離去,娘親早已不在,比其她同齡之人早熟許多,知道觴族若不出兵,風族必定滅亡,隻覺得心中苦悶,便去觴族王宮之外散心,卻遇到了一個怪人,在我身邊振振有詞一陣,也不知道在些什麽,後來再度麵見觴王,卻見到了此人站在觴王身邊,他見到我後眉開眼笑,在觴王耳邊一陣嘀咕,觴王同意以十郡之地出兵,但前提是我十八歲時嫁入他觴族,若我發生意外,觴族即刻解開聯盟。”風蒂芸回憶著往昔的歲月,眼中愈加的無助哀閔,看著旁邊那神色怪異的少年,風蒂芸又道:“我知道你不相信,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麽回事,後來民間就流傳觴族太子看上我了,動其父幫我風族,其實我連觴族太子都沒有見過,而且我從十歲之時便麵紗遮掩臉龐,那觴族太子怎麽可能見過我。”

    “那怪人長什麽樣?”風閻問道。

    “他赤腳散發,一身道袍,身後一把桃木劍,行為怪異。”風蒂芸回憶道。

    “怪異?如何怪異?”風閻好奇道。

    “這···”風蒂芸看了一眼風閻輕聲道:“跟你一樣,我第一眼見到他他正躺在觴族觴王的私人花園裏睡覺,而且身為出家人,手中卻拿著雞腿滿身酒氣。”風蒂芸至今還記得那道士見到她的第一句話:“貧道見你骨骼清奇,做我弟子,傳你無上功法可好?”

    “跟我一樣?有我這麽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博才多學?能文能武?”風閻腦海中浮現了一個吃肉喝酒的臭道士形象,不由得微微惱火,拿我跟這貨比?開玩笑!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