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宦

第601章 生氣(1/2)

    “您快著點吧。我們裴神機使出了好多血。”山鼠精抱著藥箱,憂心如焚在前頭引路,“這可怎麽好。”

    “妖三爺,您別慌張。”陶老大夫一手提袍子一手捏著帕子胡亂擦拭臉上的汗珠。

    “怎麽能不慌?”山鼠精鼓著腮,“裴神機使出了好多血,跟個血人兒似的。她那麽小的個子,血比一般人少。流幹了就沒救了!”

    誒?妖三爺是在說裴神機使個兒矮嗎?陶老大夫在心裏嘖了聲,它膽子真夠肥的。

    一人一妖前後腳進到屋裏,張淼和羅子正迎上來,“陶老大夫快瞧瞧裴神機使去吧。”眼風往內室掃了掃,“一點動靜都沒有。是不是……”

    凶多吉少四個字在張淼舌尖打個轉又咽了下去。東廠探子耳朵靈得很。萬一被他們聽見就不好了。張淼搖頭輕歎,“都怪我不好,聞不得辣味避了出去。要是我留下……”要是留下裴神機使還得照應他,沒準兒傷得更重。

    羅子正接過話茬,“你無需自責,我們若是留下礙手礙腳裴神機使更加施展不開。”

    老文貼在內室的門上將羅子正的話聽得一清二楚。別人不知道,他跟阿發是知道的。裴神機使之所以把人都支出去就是不想被人見到她不能像以前那樣運用法術。

    不是著急嗎?陶老大夫虛應幾聲,邁步往內室走去。老文拽開房門,眉頭皺成川字,“您可算是來了。快給我們裴神機司瞧一瞧。”

    陶老大夫抱拳拱手,“文大爺。”抬眼看向小密探,“發二爺。”

    小密探紅著眼眶,掀開幔帳,“我們給裴神機使上過金瘡藥了。應該沒有傷及筋骨隻是皮外傷。”

    陶老大夫笑容一僵。東廠的金瘡藥自不必說,那是一等一的好。沒傷筋動骨就是沒有大礙。所以,發二爺請他來就是說說話?

    老文把裴錦瑤的手放在迎枕上,“裴神機使從回來到現在都沒醒。麻煩您看一看。”

    “可能是太累了。”山鼠精把藥箱放在桌上,“像上次那樣多睡會兒就沒事了。”

    “但願如此。”小密探眉頭深鎖,喃喃道:“也不知那個老虎有毒沒有。”皮肉傷他跟老文叔也知道該用什麽藥。可是那隻老虎不一般,是從貞娘腦袋裏竄出來的……要是真有毒又該用哪種解毒丸?他跟老文叔都拿不準不敢給裴神機使亂吃藥。

    “被老虎咬的?”陶老大夫詫異的望著山鼠精,妖三爺隻說裴神機使受傷卻沒說是老虎咬的。“衙署怎麽會有老虎?”現在城裏都亂成這樣了?

    “不是衙署裏有老虎。”老文怨怪的瞟了眼山鼠精,“你啊你,怎麽沒把話說明白。”

    它說挺明白的了。裴神機使受傷出了好多血。言簡意賅,清清楚楚。再說了,裴神機使受傷的時候它沒在跟前。阿發領班好像提了一嘴老虎什麽的……誒?衙署有老虎?

    山鼠精眨巴眨巴眼,疑惑的看向老文和小密探。

    “這些過會兒再說。”老文扶著陶老大夫將他帶到床邊,“您快給裴神機使診診脈。看她什麽時候能醒。”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