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宦

第600章 場麵(1/2)

    寫完替換,寫完替換,寫完替換。

    據史書記載,明匡殘暴嗜殺。最有名的當屬柳香香一案。柳香香是京城紅妓。明匡的義子花九心悅柳香香,不惜花費萬金為其贖身,並與之結為連理。

    花九是閹人,不能人道。柳香香與府中管事有了奸情。花九得知此事心痛不已,借酒澆愁飲至大醉,昏睡了一天一宿。待他醒來,花府以及柳香香曾經容身的月樓上上下下一百多口已被明匡斬首示眾。柳香香與那管事當街車裂。

    裴錦瑤再勸:“小心些總歸沒錯。”

    義子受辱明匡手起刀落殺了百多人,若尹氏動了歪心思向他告狀,韋家就麻煩了。

    “她素來看不起你爹爹從商,又想白得好處。以前叫她占了多少銀子去。我不與她計較,她就覺得二房好欺負。“韋氏壓低聲音,繼續說道:”你祖母早想析產,好容易抓住個大把柄才這般順利。”

    裴老夫人是秀才之女,賢淑善良。尹氏誌廣才疏,人又貪心。照理說,尹氏入不了裴老夫人的眼,卻不知為何成了裴家長媳。

    事關長輩,裴錦瑤不好接話,便打量起園中景致。隆冬時節,草木凋零,枯枝山石上白雪妝點,極富柔美之氣。

    與此時相比,兩百多年後的大齊園林華麗有餘,雅韻不足。

    韋氏話鋒一轉,問道:“你在屋裏悶了這些天,想不想出去走走?”

    裴錦瑤立刻回神,脆聲應道:“想!我想去祥安胡同給範先生送些臘八粥應節,娘給我備輛車吧。”

    範先生姓範名璞,號晟陽散人。是位奇人。

    他的事跡錄在《神異傳》中。範璞的恩師是當世大儒陶行之。陶行之有三位高徒,王狐,班寧,範璞。王狐與班寧皆是少年成名。範璞一直寂寂無聞,直到儀風十六年,範璞於鬧市攔住明匡車架,將他大罵一通。明匡怒極,親手執劍殺了範璞,並陳屍街口。

    儀風十四年,明匡收攏西廠,至此,東西兩廠,錦衣衛皆由明匡執掌。別說尋常百姓,就連朝中重臣見了他都得彎腰行禮。哪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範璞一罵成名,卻也丟了性命。

    範璞屍身在街口放了三日,無人敢祭拜,更無人敢收屍。第四日,地賊星鍾離慕盜走範璞屍身,將他好生安葬。因此事,世人稱鍾離慕為盜中俠士,傳成一段佳話。

    之後又過了二十餘年,大夏國亡,三家分之。有人竟在華山與範璞偶遇。這實在是匪夷所思。霎時間流言四起,有說鍾離慕並沒盜出範璞屍身而是使了個障眼法,也有說範璞出世高人也。摸金人懷揣疑惑,啟了範璞墓,棺中唯有一根青竹杖。

    於是,《神異傳》中有了範璞假死避世,入山得道這一節。

    翻過年,便是儀風八年,尚沒人知曉範璞的名號。裴錦瑤沒想到他大隱於市,已經身在京城,還是自家兄弟的西席。

    那可是《神異傳》裏的人物,不去見一見總歸心難安。

    裴錦瑤天生體弱,稍稍吹點冷風要病上好幾天。兼之她不甚豁達,對著枯葉落花能哀歎良久,當真是個傷春悲秋的羸弱小娘子。韋氏本想等明兒個雪停了,讓裴錦瑤出去散散心。病這一場,在床上躺了半個來月,好人也得悶壞了。眼見女兒雙眸瑩亮,朝氣蓬勃,韋氏的心境都跟著闊亮許多,不由自主的應道:“好。我兒順道去擷金閣逛逛吧,有喜歡的就買,別吝惜銀子。”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