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盛世農女

第一卷 318:丟人現眼!

    這里可是冰肌玉膚的總部!

    倪煙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她也是來面試的?

    難道倪煙也想成為冰肌玉膚的總代理?

    就憑倪煙這個鄉下村姑,她也肖想能成為冰肌玉膚的總代理?

    真是搞笑!

    許銀銀扯了扯唇角,眼底倒映出一抹譏誚的弧度。

    一行人走到辦公室。

    邊上將許銀銀他們三人帶上來的工作人員立即站起來道︰“這就是我們冰肌玉膚的創始人倪總。倪總,這三位就是今面試最後的優勝者。”

    什麼?

    倪煙就是倪總?

    許銀銀幾乎以為自己這事出現了幻听。

    這是怎麼回事啊?

    為什麼倪煙會是冰肌玉膚的創始人呢?

    他們是不是搞錯了?

    邊上的其他兩個人也有點微愣。

    他們倆誰也沒想到,倪總居然這麼年輕,而且還這麼漂亮。

    她最多二十歲出頭吧?

    先前,他們還以為倪總是個中年婦女呢

    冰肌玉膚是個大企業,也是護膚品行業中的龍頭老大,誰能想到,它的創始人竟然是個年輕貌美的姑娘。

    戴眼鏡的男生最先反應過來,彎腰鞠躬道︰“倪總您好,我是楊瀚文。”

    楊瀚文就是今面試中唯一一個男生,同時,他也是唯一一個留到最後的男生。

    楊瀚文邊上的女生緊接著道︰“倪總您好,我是沈蘭。”

    許銀銀捏著衣角,臉色有些微白。

    她感覺自己就像在做夢一樣。

    甚至連做夢都沒有想到,倪煙會是冰肌玉膚的創始人!

    前一秒她還在為留到最後而洋洋自得著,沒想到後一秒就被打臉了。

    這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倪煙輕掃了幾人一眼,“不用緊張,都坐吧。”

    “謝謝倪總。”

    許銀銀低著頭,心情復雜的做到椅子上,早知道倪煙就是冰肌玉膚的創始人的話,今什麼她也不會來這里!

    現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真是太尷尬了!

    倪煙坐在老板椅上,翻了翻手中的文件,“現在我來問三位幾個問題,第一,你們為什麼會選擇冰肌玉膚?”

    沈蘭道︰“其實我本人也是冰肌玉膚的忠實用戶,我是一年前知道冰肌玉膚這個品牌的,我屬于敏感肌膚,用過很多護膚品都有過敏反應,臉部刺痛,紅腫,發炎,但是在冰肌玉膚的時候就晚飯沒有這些不良反應,不但沒有,反而讓我的皮膚變得比以前更好。所以,我想讓那些跟我一樣都是敏感肌膚的女性們,都能知道冰肌玉膚,也都能用上冰肌玉膚!”

    “一款好的護膚品,真的可以改變人的一生!”

    到最後,沈蘭的眼中綻放出耀眼的光。

    沈蘭是名校畢業,學校分配了在外人看來是一份可以稱之為金飯碗的工作。

    但是她並不喜歡那種一眼就可以望到頭的工作。

    她更不想一輩子都守著一個崗位。

    她喜歡創新!

    她想要挑戰!

    既然工作就是為了掙錢,為什麼她不選擇一份既能掙到大錢,自己又喜歡的工作?

    金飯碗雖然看著好看,也安穩,但是並沒有挑戰性。

    就算別人都她是傻子,她也要堅持自己的夢想。

    倪煙點點頭。

    語落,楊瀚文看了看許銀銀,見許銀銀好像沒有要話的意思後,他慢慢道︰“我之所以知道冰肌玉膚,是因為熟人推薦,剛好我也有自主創業的想法。”

    “在決定過來面試的前三個月,我就買到了一套冰肌玉膚補水抗皺系列產品,送給了我母親試用,我母親用過之後,效果非常明顯。”

    “而且,我也做過市場調研,和冰肌玉膚雖然現在尚在發展中,但我相信,在未來的某一,它一定會成為最耀眼的存在!”

    “如果您問我為什麼會選擇冰肌玉膚的話,我會告訴您,因為它值得!它能給我帶來我想要的未來!”

    楊瀚文是普通大專畢業,雖然學歷不高,但他有理想,有抱負!

    有的時候,學歷並不能代表一切。

    楊瀚文相信自己,只要倪煙將冰肌玉膚的代理權交給他,他一定能讓更多人都知道冰肌玉膚!

    他一定能讓冰肌玉膚再上升一個層次!

    楊瀚文完之後,許銀銀一直不話,邊上的秘書看向許銀銀,“那位許女士,你呢?”

    按理,能簡直到最後的面試者,資質都不會太差!

    為什麼許銀銀卻一直不話呢?

    秘書皺了皺眉。

    邊上的楊瀚文和沈蘭也覺得有些奇怪。

    就在剛剛面試的時候,許銀銀的能力和他們不分伯仲,沒想到到了最關鍵的時候,許銀銀居然一聲不吭。

    “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許銀銀捂著肚子,頭也不抬地跑出了辦公室。

    秘書想追上去。

    倪煙抬了抬手,“隨她去吧,我們繼續。”

    秘書點點頭。

    倪煙接著道︰“第二個問題,如果通過這次面試,我們公司錄取了二位,但是二位在代理了冰肌玉膚一段時間之後,卻發現冰肌玉膚在華南地區的銷量一直處于虧損狀,並們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受歡迎,二位會怎麼辦?”

    這個問題,好像有些棘手。

    沈蘭看了看邊上的楊瀚文。

    楊瀚文笑著道︰“既然我已經決定要代理冰肌玉膚,那我就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如果在運營一段時間之後一直處于虧損狀態,我會從自身找問題,是不是推廣力度做得不好?還是服務有問題”

    倪煙眉眼依舊,“如果這兩樣都沒有問題呢?”

    楊瀚文接著道︰“那就繼續再找其他問題。”

    “你就沒想過是產品本身的問題嗎?”倪煙反問。

    楊瀚文很篤定的道︰“不會。”

    倪煙語調淡淡,“你就這麼相信冰肌玉膚不會有問題?俗話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萬一真的是冰肌玉膚的問題呢?”

    “是的,我相信!”楊瀚文點點頭。

    “原因。”很簡單的四個字,卻充滿了上位者的威嚴。

    倪煙雖然年輕,但氣勢卻非常足,言語間帶著不著痕跡的壓迫感,讓人有些呼吸不過來的感覺。

    望塵莫及。

    楊瀚文接著道︰“俗話,做一行愛一行專一行,只有相信它,才能把它做得更好!如果你對自己的產品都沒有信心的話,你還有什麼立場讓消費者來購買這個產品?”

    許是楊瀚文的話打通了沈蘭的思路,接下來,沈蘭的回答也非常好。

    倪煙接著問了第三個問題,然後第四個問題。

    問完所有的問題後,她合上文件,接著道︰“好的,今的面試就到這里結束,二位先回去等消息吧,出了結果之後,我們的工作人員會打電話通知你們的。”

    “好的,謝謝倪總。”

    二人出去之後,倪煙看向邊上的秘書,“張,你覺得這兩個人怎麼樣?”

    張秘書道︰“我覺得那個叫楊瀚文更顯專業性”

    倪煙點點頭,“嗯,你繼續。”

    張秘書接著道︰“楊瀚文雖然是個男生,但他的思維邏輯很明顯要比沈蘭縝密很多,而且,可以從他的眼底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愛冰肌玉膚。”

    “沈蘭雖然也自己也是冰肌玉膚的忠實用戶,但是據我觀察,她用冰肌玉膚的時間不超過半個月。”

    倪煙笑著道︰“張你觀察的很仔細。”

    自從听到沈蘭自己是在一年前知道冰肌玉膚的時候,倪煙就知道這個姑娘謊了。

    也許她是為了能面試成功才謊的。

    但是,謊代表著一個人的誠信度。

    誠信度就是一個企業的門面。

    所以,到底錄用誰,倪煙的心里已經有答案了。

    張秘書接著道︰“雖然楊瀚文各方面都比沈蘭優秀,但楊瀚文畢竟是個男性,護膚品都是女性用的”

    讓一個男人來賣護膚品,消費者能買賬嗎?

    倪煙笑著道︰“看不出來啊張,你居然還有性別歧視呢。”

    張秘書有些不好意的道︰“沒有,我就是覺得一個大男人去賣護膚品有些奇怪。”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