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盛世農女

290:逮捕吳顏遇(1/5)

    莫其深直接一腳將左嶺踢出一米遠,嘴角沁出濃重的血跡。

    轉眸之間,莫其深的視線剛好在半空中和倪煙的對上,兩人的嘴角皆是浮現出淡淡的弧度。

    不得不說,剛剛那一下,兩人之間的默契度真是太高了!

    危險已經解除,倪翠花趕緊跑過來將小倪雲摟在懷裏,“雲雲!”

    “雲雲怎麽樣?”倪煙也走了過去。

    剛剛左嶺那一腳可不輕,加上又受了不小的驚嚇,所以小倪雲已經陷入了昏迷。

    “雲雲你沒事吧?你可別嚇媽媽!”

    倪煙伸手搭上小倪雲的手腕,“媽,您別擔心,雲雲沒事的。”

    說沒事其實隻是為了穩住倪翠花的情緒,其實小倪雲的情況非常太嚴重。

    “真的嗎?”倪翠花有些不敢相信。

    上官德輝道:“煙煙說的還會有假嗎?大丫,你就別擔心了。”

    現場立即有救護人員抬著擔架過來,將小倪雲抬到救護車上。

    見這邊的注意力都在小倪雲身上,左父左母趕緊走到左嶺身邊,將左嶺拉起來,“走!嶺嶺!我們趕緊走!”

    在不走就來不及了!

    左嶺是他們家唯一的兒子,無論如何,左嶺都不能坐牢。

    但是邊上的民警可沒有給他們這個逃走的機會,幾個民警將左家父母拿走,直接將左嶺製服住,一把冰冷的手銬被銬在左嶺的手上。

    “哢擦!”

    在這一瞬間,左嶺知道自己完了。

    這個手銬一旦銬上去了,就很難在取下來了。

    “媽!救我!”左嶺劇烈的掙紮著,臉上又是鼻涕又是淚水的,看上去極為狼狽。

    是他小看了倪煙。

    他原以為倪煙隻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流之輩而已,沒想到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那麽回事。

    早知道這樣的話,還不如一下子就弄死那個小的。

    現在他什麽也沒幹成,還一樣要坐牢,真是太虧了!

    怎麽辦?

    現在怎麽辦?

    左嶺又慌又亂。

    “嶺嶺!”

    “嶺嶺!”左母撲到兩個民警邊上,對著民警又哭又打,“你們這些混蛋!快放了我兒子!要不然我跟你們沒完!”

    “住手!”民警可不吃左母這一套,如果人人都像左母這樣的話,那法律的存在還有什麽意義?“這位同誌,你要是在這樣的話,我們就要以襲警罪名逮捕你了!”

    襲警?

    襲警可不是鬧著玩的。

    邊上的左父一聽到這話可嚇傻了,連忙一把抱住左母,“冷靜點!你冷靜點!”

    左母哭著道:“嶺嶺,我的嶺嶺!我的嶺嶺啊!”

    不多時,救護車到了醫院。

    經過醫生的檢查,小倪雲的情況有些不好,因為她太小太脆弱了,左嶺那一腳直接傷了她的肝髒,造成了肝出血、腦震蕩和耳膜受損,所以需要馬上做手術,而且這場手術具有極大的風險。

    聽到這個消息,倪翠花直接嚇得暈厥了過去。

    上官德輝又著急小倪雲的情況,又要擔心倪翠花,幸好還有倪煙和莫其深在身邊。

    莫其深忙前忙後的辦理各種手續,倪煙則是在跟主刀醫生溝通手術問題,為了保險起見,倪煙也參與這場手術中,來個中西結合。

    因為小倪雲實在是太小了,主刀醫生並不能保證以後她的聽力和肝功能問題會不會出現什麽後遺症。

    不久後,手術室的紅燈亮起。

    兩個大男人焦急的等在門外,以防萬一倪翠花中途出現什麽意外,上官德輝還不得不手術室和病房兩頭跑。

    另一邊。

    酒店,婚禮現場。

    吳陳俊的父母和奶奶都到達了酒店。

    在反觀上官曦這邊,除了三個老人、徐蓮和上官徐這個哥哥在招待客人之外,上官曦的父母從頭到尾連麵都沒露一下。

    倪翠花本就是後母,此時,吳陳俊那邊的親戚就開始胡亂猜疑起來,說是不是倪翠花不夠重視上官曦這個繼女,要不然不會連這麽重要的場合都不出席。

    吳家父母倒還好,因為他們接觸過倪翠花,知道倪翠花不是這種人,但吳陳俊的奶奶就有些不開心了。

    老人家最重視禮儀和麵子問題。

    上官曦不管怎麽說,都是他們吳家的長媳,這種重要的時刻,父母都不在身邊算是怎麽回事?

    這讓外人怎麽看上官曦?

    怎麽看他們吳家?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他們吳家不厚道,得罪了倪翠花和上官德輝,所以這兩口子才會連麵都不露一下。

    “媽,您就別生氣了,也許是親家和親家母有什麽急事耽誤了。”吳陳俊的母親陳倩勸吳家老太太。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