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盛世農女

第一卷 317:是倪煙!

    許嬌瞪大眼楮看著莫其深,眼底全是濃濃的不可思議。

    在她的印象中,莫其深對她這個大嫂一向敬重,他們叔嫂間也從未紅過一次臉。

    可這次,莫其深居然為了倪煙這個剛娶進門的媳婦兒,這麼對待她這個大嫂!

    真是太過分了!

    都娶了媳婦兒忘了娘,莫其深這是娶了媳婦兒忘了嫂子!

    很快,身穿制服的王就跑著過來了。

    “請吧。”

    “老六,你這是在趕我走?”許嬌看著莫其深。

    莫其深點點頭,“也可以這麼理解。”

    “老六!我可是你大嫂!你怎麼能這麼不尊重我!”

    莫其深睨著許嬌,“尊重都是相互的,既然你眼里沒有尊重,那我也就沒必要玷污尊重這兩個字。”

    這話得有些重了,許嬌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有點難看。

    “王。”莫其深朝王使了個眼色。

    王直接態度強硬的把許嬌請出了莊園。

    許嬌非常生氣,原以為這一趟肯定能順利的讓許銀銀住進莊園,沒想到,沒想到居然出了這樣的茬子!

    許嬌一路來到許銀銀住的旅社。

    許銀銀還以為許嬌是來接她去莫其深的莊園的,有些興奮的道︰“姑媽,您來了,我東西都收拾好了,咱們現在就走吧!”

    許嬌嘆了口氣,“銀銀,這事兒黃了。”

    “為什麼啊?我東西都收拾好了!”听到這個消息,許銀銀都要哭了!

    她連攻略計劃都做好了,現在許嬌居然告訴她,事情黃了,她住不進莫其深的莊園了!

    這讓她怎麼接受得了?

    許嬌道︰“是我低估了倪煙”

    “倪煙她怎麼了?”許銀銀接著道︰“姑媽,您是莫家的長嫂,難道倪煙還敢不听您的嗎?”

    許嬌憤怒的道︰“也不知道倪煙給老六喂了什麼**藥,別倪煙了,就i連老六眼里都沒有我這個大嫂了!”

    許銀銀失魂落魄地坐在沙發上,“那現在怎麼辦呢?”讓她就這麼放棄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必須要嫁給g先生!

    她不能放棄!

    許嬌接著道︰“銀銀你別著急,我會給你想辦法的。”

    “姑媽。”許銀銀一把握住許嬌的手,“那這一切就拜托您了。”

    許嬌點點頭。

    不蒸饅頭爭口氣。

    倪煙實在是太過分了,她一定要幫助許銀銀把莫其深從倪煙手中搶過來,讓倪煙成為一個離婚婦女!

    許嬌接著道︰“銀銀,光有我幫你還不行,你還要想辦法提升自己,讓自己變優秀,變得有價值。”

    “姑媽,您這是什麼意思?”許銀銀眯了下眼楮。

    許嬌道︰“銀銀,你知道倪煙在莫家靠什麼來拉攏人心嗎?”

    “不知道。”許銀銀搖搖頭,先前莫其深是個廢物,她也不怎麼關注倪煙。

    許嬌道︰“靠冰肌玉膚,她每次過來都會帶好幾套限量版冰肌玉膚送給林萍萍和老太太,我听冰肌玉膚現在正在招華南地區的總代理,銀銀,你要是能拿到冰肌玉膚在華南地區的代理權的話,大家肯定會對你刮目相看。”

    “一旦你成為了代理人,冰肌玉膚有了什麼新產品,你肯定是第一時間知道,到時候還有倪煙什麼事?”

    冰肌玉膚早已融入了貴族圈子。

    現在大家首選的護膚品就是冰肌玉膚,擁有一整套限量版產品也成為了圈子里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如果許銀銀能成為華南地區的總代理的話,在圈子里的地位也會上升一個層次。

    倪煙有什麼?

    她頂多有兩家面館而已。

    她的廚藝再好,終究只是個廚師而已。

    她拿什麼跟許銀銀比?

    聞言,許銀銀微微蹙眉,她本人也是冰肌玉膚的忠實粉絲,據她所知,冰肌玉膚的代理權可不是那麼好拿的,要通過很多考核才行。

    “代理權?我听冰肌玉膚幕後的創始人非常神秘,a選代理的要求也比較苛刻,想代理冰肌玉膚應該沒那麼簡單吧?”

    許嬌笑了笑,“這事兒簡單,我有個好朋友,她妹妹好像和冰肌玉膚華北地區的總店長挺熟的,你要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幫你問問看,有門路肯定比沒門路要好很多。”

    “真的嗎?”許銀銀問道。

    許嬌點點頭。

    “那就麻煩你了姑媽。”

    許嬌從許銀銀這里離開之後,就直接回到莫家。

    莫榮平在家帶莫志遠,平時听古板的一個人,在抱著莫志遠的時候,臉上像是盛開了一朵花兒。

    許嬌將包扔在沙發上,臉上寫滿了不悅。

    “怎麼了這是,誰給你臉色看了?”莫榮平疑惑的問道。

    “除了你弟弟以外,這個家還有誰敢給我臉色看?”

    莫榮平一愣,“老六?”

    莫榮平有三個弟弟,之所以第一時間想到莫其深,不是因為莫其深特殊,而是因為只有莫其深這一個弟弟在京城。

    “是他,想起這事兒我就窩火!”許嬌開始倒苦水,“不管怎麼,我都是他嫂子,是莫家的長房長媳”

    許嬌避重就輕,添油加醋,言語之間把莫其深和倪煙形容成了不識好歹的人。

    莫榮平微微皺眉,“據我了解,老六不是這種不分輕重的人,是不是你做了什麼更過分的事?”

    身為莫家長子,莫榮平可不是那種是非不分的人。

    他是看著莫其深長大的哥哥,他很清楚的知道莫其深的秉性。

    許嬌不可思議的道︰“我能做什麼過分的事情!榮平,咱們倆都做了一輩子的夫妻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嗎?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呢!”

    莫榮平把孩子房子沙發上,“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就去找老六。”

    許嬌皺了皺眉,心里突然涌上一層悲涼。

    她突然想起莫其深的那句話。

    她和莫榮平是包辦婚姻。

    一段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她在莫榮平那里,連個最基本的信任都得不到。

    縱使這麼多年來,她從不做虧心事,莫榮平仍舊不信任她。

    可笑又可悲。

    “別去了。”許嬌看著莫榮平的背影開口。

    “你自己?”

    許嬌點點頭。

    與其讓莫其深添油加醋的,還不如讓她自己呢。

    反正這事她沒錯。

    許嬌將事情的經過和莫榮平了下。

    莫榮平緊緊蹙著眉頭,“胡鬧!簡直就是胡鬧!”

    許嬌道︰“我不過是想讓銀銀去他們那里住一段時間而已,怎麼就叫胡鬧了呢?他們屋子那麼大,難道還住不下一個銀銀嗎!再,銀銀又不是外人,銀銀是我親佷女!”

    在許嬌看來,這只是一個很尋常的要求而已。

    她沒想到倪煙的反應居然這麼大!

    分明是倪煙題大做!

    莫榮平盡量壓制住自己聲音,“許嬌,你真以為別人都是傻子嗎?你真以為爸媽他們不知道銀銀的心思嗎?要不然你覺得爸媽為什麼會突然讓銀銀搬走?”

    如果不是顧著許嬌的面子的話,莫榮平都想直接罵蠢貨!

    簡直就是個蠢貨!

    上門找罵居然還能這麼理直氣壯!

    許嬌的臉色漸漸的白了,“你什麼?”

    莫榮平接著道︰“許嬌,你不會以為我們都不知道銀銀的目的吧?她之所以一直呆在我們家不走,就是為了想嫁給g先生!是吧?以前老六名聲不好的時候,你們避之不及,現在知道g先生是老六,就恬不知恥的倒貼上去!你不嫌棄丟人,我都替你們感到丟人!”

    許嬌咽了咽喉嚨,有些羞憤難當。

    她萬萬沒想到,他們都知道許銀銀的心事

    原來,許銀銀想嫁給g先生的事情在莫家不是秘密

    “我、我就是覺得倪煙有些配不上老六,”許嬌緩了下,接著道︰“榮平你知道我今早上去老六那里的時候看到了什麼嗎?那會兒都十點多了,倪煙居然還沒起床!你誰家的媳婦兒像她這樣?”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