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盛世農女

第一卷 314:不可思議!

    什麼?

    此言一出,桌邊的眾人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听。

    F國的大佬阿德里安先生居然叫莫其深g先生?、

    大佬不僅稱呼莫其深為g先生,而且還在莫老爺子面前自稱輩

    這可是阿德里安啊!

    F國境南地區的一把手!

    區區莫家在他面前算得了什麼?

    這是怎麼回事?

    幻听吧!

    肯定是幻听!

    這怎麼可能是真的呢?

    莫其深點點頭,“阿德里安先生得對,爸媽,你們就坐下吧。”

    他一向桀驁慣了,就算是境南地區一把手,在他面前也要做伏低。

    莫老爺子莫名其妙的看著莫其深。

    這子怎麼一副他就是g先生,他是老大的樣子?

    莫老爺子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

    如果不是他在做夢的話,那就一定是莫其深在做夢。

    莫其深!

    莫老六!

    莫家出了名的廢物,居然是g先生?

    這不是在做夢是什麼?

    就在莫老爺子和莫老太太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阿德里安接著道︰“老爺子,您隨意,晚輩先干為敬。”

    一句話完,阿德里安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莫老爺子也在這個時候反應過來,喝了一口杯中的酒,表情有點奇怪。

    邊上其他人的臉色更是復雜到了極點。

    尤其是趙景蓉。

    莫其深是g先生?

    這怎麼可能呢!

    g先生明明是莫百川。

    不會的!不會的!

    這不可能是真的!

    趙景蓉緊緊捏著手中的筷子,力氣之大,指尖已經微微發白。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趙景蓉的心情徹底的跌入了谷底。

    因為又越來越多的人端著被子過來敬莫其深。

    “g先生,祝您和倪姐新婚快樂,白頭偕老,早生貴子。”

    “謝謝。”莫其深舉起杯子。

    莫其深之所以同意這些人來婚禮現場,就沒打算繼續隱瞞自己的身份。

    他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倪煙是莫其深的夫人,是g先生的夫人。

    趙景蓉看著眼前這一幕,手腳瞬間變得冰涼,抓住莫百川的手,“百川,這是怎麼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莫百川微微皺眉,眼底也有幾分震驚,“沒想到六叔之前的樣子全部都是偽裝出來的。”

    大家都以為他是莫家的廢物,其實,他才是莫家最耀眼的人。

    全城皆知的廢物搖身一變,變成了世界聞名的大佬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誰能相信這是真的?

    听到莫百川這話,趙景蓉就知道自己錯了。

    她自作聰明,會錯了意,嫁錯了人

    莫百川根本就不是g先生。

    真正的g先生就是莫其深!

    她是個傻子!

    她是這個底下最可笑的傻子!

    她算計來算計去,最後竟親手把自己的未婚夫拒之門外,然後還錯將魚目當珍珠!

    在知道莫其深就是g先生的話,她就算是死,也不會提出退婚!

    她和莫其深是青梅竹馬,兩無猜。

    他們倆三歲就訂下了娃娃親。

    倪煙算什麼?

    倪煙就是一個插足別人感情的第三者。

    如果不是倪煙的話,莫其深也不會那麼快的就同意退婚

    只要莫其深不退婚,那她就是g先生的未婚妻,現在和莫其深並肩站在那里的新娘!

    莫其深是她的。

    g夫人的位置也該是她的。

    這一切都應該是她的!

    “景蓉,你不舒服嗎?”莫百川察覺到趙景蓉的情緒有些不太對勁。

    “我、我去下洗手間。”

    趙景蓉覺得自己此刻需要冷靜一下,站起來,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許是受的打擊太大了,趙景蓉的步伐都是虛的,每一步,都像是走在了刀尖上,刺得心里一陣陣的疼。

    後悔又難受

    為什麼時間不能重來?

    如果時間能重來的話,她一定會好好珍惜莫其深,不做這些蠢事。

    為什麼?

    為什麼?

    到場的莫家賓客們也驚呆了。

    他們都非常慶幸自己今過來參加婚宴了。

    如果他們也和那些因為看不起莫其深而拒絕參加婚宴的人的話,他們恐怕會後悔終生!

    許銀銀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走到馬卡斯身邊,有些不確定的問道︰“莫、莫莫其深就是g先生?”

    馬卡斯點點頭,“是的。”

    哪!

    許銀銀不可思議的瞪大眼楮。

    她做夢都沒想到,她苦苦尋找了好幾年的g先生居然就在自己身邊

    而且還成了自己平時最看不起的人。

    莫其深就是個廢物而已,他怎麼能是g先生呢?

    怎麼辦?

    現在怎麼辦?

    許銀銀急火攻心,腳步不穩的往後倒退了好幾步,臉色白到可怕。

    “姐,您沒事吧?”馬卡斯及時的扶住許銀銀,“需要我為您叫醫生嗎?”

    許銀銀用手指按著太陽穴,“我、我沒事”

    馬卡斯接著道︰“那我扶著您去那邊坐會兒。”

    許銀銀點點頭。

    馬卡斯扶著許銀銀來到休息區坐下。

    隔著人群,許銀銀看到莫其深攬著倪煙正在接受別人的祝福。

    莫其深穿著紅色的喜服,略顯清冷的臉上多了幾分笑容,舉手投足間皆散發著一股矜貴,高不可攀的氣息。

    這樣的人,哪里有半點廢物的樣子?

    為什麼以前的她會認為莫其深是個廢物呢?

    她真是有眼不識金瓖玉!

    如果她早知道莫其深就是g先生的話,哪里還有倪煙什麼事?

    倪煙算什麼東西?

    她就是個鄉下人而已,她根本配不上莫其深!

    今跟莫其深結婚的人應該是她。

    今風光無限的人也應該是她!

    許銀銀越想越難受,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

    **

    杜爺端著酒杯走到莫其深和倪煙身邊。

    “維之,祝你和倪煙白頭偕老。”

    “謝謝杜大哥。”倪煙和莫其深舉起酒杯。

    杜爺轉頭看向倪煙,笑著道︰“他要是敢欺負你的話,你就告訴我,我這個做大哥的給你撐腰。”

    倪煙再次朝杜爺舉起酒杯,“謝謝杜大哥,我先干為敬。”語落,倪煙直接一杯見底。

    杜爺也直接一口飲進杯中的酒。

    此時,所有的千言萬語,都和著這杯酒直接吞入腹中。

    酒不醉人人自醉。

    莫其深今晚上是來者不拒,無論是誰敬酒,他都會一飲而盡。

    人生得意須盡歡。

    喝得多了,便想去洗手間洗把臉抽支煙清醒下。

    莫其深剛從洗手間出來,便有一人追上了他。

    “其深!”

    莫其深回頭一看,只見來人是淚眼朦朧的趙景蓉。

    “其深,我後悔了,我當初不應該悔婚,其實我愛的人一直都是你,只要你還願意接受我,我可以立馬和莫百川離婚!”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