燧靈記

第兩千零六十章 落入陷阱1(1/2)

    這一次,安馨終於鬆了口,她這樣對宣燁道:“待我們眼見為實,真的拿到珍寶,到時候論功行賞,本尊不會虧待了你。”

    安馨的目光沉甸甸地落在宣燁的身上:“你身為國師,若是你國師府中人,寸功未建,卻不停地向你提出非分的請求,你會如何處置?”

    安馨這話,差點讓宣燁感激涕零起來。

    他蓬亂著花白的頭發連連點頭,多少有些哽咽地道:“仙尊得對!是我愚蠢了。”

    “仙尊以此教訓宣某,心中已然把宣某當成了自己人。宣燁無以為報,唯有竭盡全力立下功勞,讓仙尊高看一眼。若能從此以後在仙尊麾下效力,那便是宣某和國師府大的福份。”

    “還請仙尊不要嫌棄宣某愚昧,不懂得仙尊言出法隨,不輕易許諾的苦心。”

    咦?

    宣燁終於開竅了?!

    安馨情不自禁地鬆了一口氣,她再次強調道:“我等身處險境,不宜心思太多,亂了心神錯了章法。”

    “且先集中精神,步步為營,讓本尊看見你的誠意。”

    宣燁高舉著左手的令牌,讓安馨清楚地看見他左手的血肉模糊,和因為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臉龐,他低頭恭順地答應道:“是。”

    南宮翎低哼了一聲。

    宣燁沒有被南宮翎的輕哼聲嚇倒,他仿佛忽然開了竅,一直陰鬱不定的神情突然開朗起來,他多少有些刻意對安馨獻殷勤道:“我每次來悅然亭都呆滿了三日才出去。”

    “不是我不想呆更長的時日,是悅然亭外麵的陣法威壓,隨著時日的推移會讓人越來越害怕,恨不得奪路而逃。”

    “饒是如此,我也特意挑選不同的時日進來,仔細探查出我來過的二十七日中,月圓之夜午夜時分,陣法對凡饒壓製最弱。”

    他刻意地頓了頓,接著道:“還請仙尊多留意一二。”

    安馨臉上的神情越發柔和起來,宣燁這話得很及時,今日是十二月十四日,距離他的月圓之夜午夜時分,隻有短短的十幾個時辰。

    他們來得正是時候。

    安馨投桃報李,和顏悅色地答應道:“本尊會特別留意的。”

    宣燁得了安馨的這一句肯定,他輕輕的點零頭,轉身繼續帶路向前走。

    不知道是不是宣燁服下的丹藥藥力強勁,還是宣燁從安馨的略微鬆動的言語中,終於找到了他想要的定心丸,接下來的路程,宣燁幾乎是一氣嗬成,勢如破竹般快速走到了悅然亭的門口。

    宣燁站在悅然亭的門口,踮起雙腳高舉著左手,側身把手中的令牌放到左側的門柱上,右手扶著左手的肩膀,抬腳踏進了悅然亭。

    緊跟在他身後的安馨睜大了眼睛,她目不轉睛的看著宣燁的動作,卻並沒有看見柱子上有任何可以放下令牌的地方。更神奇的是,她連兩側柱子上應該有的對聯也看不見。

    怎麽回事兒?

    安馨沒敢停留,她緊跟在宣燁的身後,上前兩步踏入了悅然亭。

    她剛一進去,便聽見宣燁嘶啞的驚叫聲:“仙尊請看,桌上的茶水依然冒著熱氣!我一年前離開之前,特意在桌上放下了一杯滾燙的茶水……”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