燧靈記

第兩千零五十九章 宣燁的執著(1/2)

    南宮翎趕緊鬆開手,把安馨放在地上,他低頭對安馨欲蓋彌彰地勸道:“你別怕,有護身陣法在,我不會讓你出事。”

    “你看,我們被陣法擊中了,不也安然無恙嗎?”

    安馨著急地看了南宮翎一眼,她在南宮翎篤定的點頭中,心有餘悸地鬆開宣燁,不滿地轉眼對宣燁嗬斥道:“我分明提醒你要集中精神,不能一心二用,你作甚非要叨叨個不停?”

    “再有下一次,我直接從這裏殺出去,引動問鼎門的大陣滅了你和國師府。”

    外強中幹。

    宣燁用右手手背捂著脖子,低著頭撕心裂肺地嗆咳起來。

    他一邊咳嗽,一邊鬆了一口氣,他冒險受的這點苦楚是值得的,他已然確定南宮翎比安馨更想要去悅然亭,更重要的是南宮翎和安馨都不懂陣法。

    他們跟他一起進入到這裏,他終於能夠占據主動,仙尊也要看他的臉色行事。

    宣燁用力忍住了即刻報仇,當麵唾罵安馨的念頭。

    還不到時候。

    易地而處,換做他是安馨和南宮翎,他還有千百種法子讓人服服帖帖賣命。他好容易擁有的優勢,要用在最關鍵的刀刃上。

    他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勉強直起腰來,他先心地在安馨擰起他之前的方位上站定,才忍氣吞聲地垂下眼簾,委屈的自嘲道:“宣某才疏學淺力有不逮,生怕被兩位仙尊唾棄,才多了一兩句。”

    “需要提醒兩位仙尊的是,不要再胡亂把我擰起來,若是我找不到確定的方位,你們就是殺了我,我也無法帶你們安全進出,等待我們的就是死路一條。”

    “不用仙尊提醒,宣某也會竭盡全力盡力而為,還望仙尊看在我竭心盡力的份上,不要過河拆橋,不要無辜取我性命,先給我吃一顆定心丸。”

    安馨差點氣急敗壞起來,她喜怒形於色地跺腳喝罵道:“本尊沒跟你論功行賞嗎?先有功後有賞。你若有功,本尊必會有賞!”

    “你若敢有旁的心思,本尊有大法力在身,區區陣法還不放在眼裏。”

    “廢話少,還不心帶路?”

    宣燁轉身便走。

    他看明白了,安馨情急之下,已經變得不講道理,再理論下去,吃虧的隻會是他。這裏的困陣威力有限,安馨和南宮翎有護身陣法在手,他能給他們的教訓,不足以平息他心頭之恨。

    宣燁的心中升起無比的後悔。

    安馨在盛怒之下,脫口而出的威脅中,連困陣都無法認出來,南宮翎也並沒有開口替安馨圓場,顯然也沒能認出困陣來。

    兩位輩對陣法一無所知,還敢跟他進來,早知他們如此貪心,有如此不學無術,他何須處心積慮去殺金燕子?他該直接派人暗中上門求助,把他們誘到這裏來收拾他們。

    會少了多少手腳?會少收拾多少爛攤子?!

    不,宣燁迅速服自己,等他今日事成,外麵亂糟糟的情勢,正好可以助他收服下和三大仙門。

    哈哈,人算不如算,老爺總算肯幫他一回。

    再一次上路,宣燁明顯比先前更用心。

    行百裏者半九十。

    越是接近成功,他越是心謹慎,誓要把後麵的兩隻肥羊,無知無覺地帶進陷阱鄭絕好的機會近在眼前,他絕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差錯。

    跟在宣燁身後的安馨,一步不差心地走在宣燁留下的腳印中,裝扮成極其害怕的樣子。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