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017年,萬眾矚目的坎諾浦體育場,歐冠八分之一決賽第二回合,西甲豪強巴塞羅那史詩般的逆襲巴黎聖日耳曼,首回合4-0落敗的情況下,次回合6-1神奇逆轉,整個世界都為之沸騰。

    梅西、內馬爾、蘇亞雷斯的名字永載史冊,尤其是梅西接班人內少在比賽終場前最後七分鍾的的兩球一助攻,堪稱足球史上最偉大的奇跡。

    西甲聯賽瀕臨尾聲,足球整體水平弱若幹等級的華國也迎來了一年一度的中超聯賽,而在中超豪強擼能俱樂部旗下的擼能足校,偌大的綠茵場上,幾百名年紀不過十四五的少年正盯著大屏幕,專心致誌的觀看巴塞羅那vs巴黎聖日耳曼的賽事重播。

    由於是封閉式訓練觀摩,球場的大門早已關閉,卻有一個嬌小的男孩攀爬上了高牆看台,貪婪的遠觀投影大屏幕。

    當內馬爾絕殺式助攻,羅貝托一記挑射攻入大巴黎的球門,小男孩漲紅了臉興奮的大喊,“萬歲!進了!巴薩萬歲!”

    本來壓雀無聲的體育場,因為小男孩突兀的叫喊,引來所有人的注意,小男孩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從身後疊起的磚頭階梯上回撤,速度驚人,步履輕盈,在他疾速的踩踏下,臨時疊起的磚頭樓梯竟然紋絲不動,他也在校保安趕來之前順利開溜。

    雖說小男孩腳力驚人,但是與成人比仍有差距,不一會兒,兩個保安已經看見小男孩正要從體育中心會場外的大門底下鑽出去,“站住!上不起足校就別總混進來!小心把你關了少管所去!”

    小男孩鑽出了鐵門,回過頭扮起鬼臉,“呸呸呸,有本事就抓住我啊,那麽大人抓不住我一個小孩,真丟人!”

    “梅西羅!再讓我看見你打斷你的腿,就你這身份,也配來我們擼能足校?就你那個癮君子的爹,還有你那個賣過的媽,這輩子別想進我們擼能足校!”保安氣喘籲籲,隔著五十米開罵。

    的確,擼能足校在華夏是首屈一指的青訓足校學校,華夏國內眾多一線聯賽的球星在少年時期都是出自這裏。

    而足球教育的投入在少兒時期,一年最少幾十萬,像梅西羅這種破敗家庭,連門都別想進。

    本是一句無心謾罵的話卻讓鑽出大門的小孩猛然回頭,“不許罵我爸媽!”別看梅西羅年近十歲,但是他從不許任何人侮辱父母,麵對人高馬大的保安,他竟然又鑽了回來,而且手裏多了兩塊磨得溜圓的鵝卵石。

    “小兔崽子,還敢回來!”倆保安上前幾步,就準備擒住矮小的梅西羅。

    梅西羅輕笑,揚手,撒開,兩塊鵝卵石同時墜落,隻見他一個漂亮的弧線側踢,外腳背精準的踢中了兩枚鵝卵石,三十米開外頓時傳來清脆的撞擊聲響。

    “啊!”倆保安同時捂住頭慘叫,原來都被梅西羅大腳抽射的鵝卵石擊中麵門。

    “哼,別惹我!”梅西羅喊了一句後屁顛屁顛的跑路,就像是很尋常的一次遊戲一般。

    距離足校球場二公裏開外的一片待拆遷棚戶區,梅西羅一路小跑,突然竄入了一戶民宅,長途奔襲這麽久,居然都沒有氣喘。

    正當他躡手躡腳準備回到自己不過幾平方米的閣樓小屋時,昏暗的屋內傳來一個男人的咳嗽聲,“西羅,又偷偷溜出去玩了?”

    “呃,我出去撒尿了。”梅西羅笑的很天真。

    “是不是又偷偷看球去了!”這次是一個婦人的聲音,稍微帶幾分嚴厲。

    “我最喜歡的巴薩歐冠6-1逆襲,人家就是想看看嘛。”梅西羅似乎很怕夫人,坦誠道。

    屋內的燈泡亮了,一個麵容帶有幾分嫵媚但看起來很是疲憊的女子攙扶著一個瘦弱的男子出現,他們正是梅西羅的父母,男的叫梅備裏,女的叫蘇豔花。

    “快去睡覺,明天還上學呢!”蘇豔花皺著眉頭道。

    “嗯。”梅備裏點點頭,一陣風似的衝上樓。

    “孩子這麽稀罕足球,想辦法給他報擼能足校吧。”梅備裏歎了口氣說道。

    “咱家窮,交不起足校的學費啊,而且你的病,開銷實在太大。”蘇豔花無奈的說道。

    “咳咳……”劇烈的咳嗽幾聲,梅備裏憋紅了臉道,“要不是我被迫當了犧牲品,也不會成這副樣子,若不是背了黑鍋,又被迫染上毒癮,我現在至少是國內一線球員,能讓你娘倆整天受氣?”

    “別說了……睡吧。”蘇豔花安撫道,眼裏悄然泛起淚花。

    翌日,山建希望第三小學,梅西羅捧著一個價值不足十塊錢的兒童足球,一個人顛球玩耍。

    別看他個小,雙腳顛球百十個輕鬆無比,平時他的足球玩具也歸希望小學內一幹農民工子弟集體共享。

    “西羅!”一個帶有幾分奶氣的男生傳來。

    梅西羅右腳接住落下的皮球,輕輕用力,足球穩穩的落在自己的手中,他回過頭,迎上了同伴同學宋小波。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