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奇葩一家親

第72章 第 72 章(1/5)

開啟AI情感朗讀功能!

    周桂想到了付元化,  心裏不免就生起了唏噓:“付元化要是沒出事,我四姐日子絕對比現在好。”

    當年付元化對四姐可好了,可惜命不好,  早死了。

    四姐後麵那個男人,  也不錯,  但到底她四姐不是頭婚,那男人再好,  也不會像付元化那樣,  掏心掏肺的對她。

    “付元化是個有本事的,  我小時候聽人說過,咱良山這邊,好多事他都能擺平,  也不知道後來,他怎麽就把渾山那棒老二給得罪了。”衛良峰坐到灶洞前麵,把手伸到灶洞口,借著還散著熱的灶洞,  暖了一下手。

    這天氣,夜裏凍人的很,  一般人夜裏起來,都得提個火籠子。

    周桂:“誰知道呢,  連我四姐都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這就是一個謎。

    渾山的棒老二雖然窮凶惡極,  但定居在渾山,也不可能把整個甘華鎮的人都殺了。

    這要都死了,他們還去搶誰啊。就是保護費收的多,  買東西不給錢……

    隻要不惹上他們,他們也不會真的下山亂殺,但偏付元化就惹到了這些人,  最後還把命給賠出去了。

    說到這兒,周桂神情驀然一楞,突然道:“老頭子,我四姐當初那個女兒,你說,她有沒有可能還活著?”

    那閨女被抱走時才兩歲,棒老二當時說,給二十個大洋就把閨女還給她四姐。等幾天後,她大哥把錢湊齊,去贖小閨女,結果棒老二拿了錢後,卻告訴大哥,小閨女沒了。

    怎麽沒的,棒老二沒說,他們甚至都不知道這小閨女是死了,還是被棒老二給丟了。

    “都落在棒老二手上了,怎麽可能還活著,哎,渾山那群棒老二,當初造的孽可真多。”衛良峰感慨。

    “算算時間,我那小侄女今年也四十五歲了,按她這個年紀算,要還在世上,頭胎生的,怕都要結婚生子了。”說到這兒,周桂眼一轉,落到廚房和堂屋的門上。

    不知怎麽得,她心裏忽地就生起了別的想法。

    周桂盯著門看了一會兒,然後甩了甩手上的水,慢吞吞移到了門口。

    她站在門邊,目光就這麽定在了那個少年的母親身上。

    少年的母親一身疲倦,五官看著還好,不算很出挑,但也不差。許是經曆了喪夫喪子的痛,她身上縈繞著一股淡淡的暮氣。

    周桂仔細地打量著這個女人,看了一會兒,眼裏就透出了失望。

    因為,她沒在這個女人身上,看出一分小侄女的影子。

    當年那小侄女,她抱她的時間比四姐還多,她很熟悉,很熟悉……

    小侄女的五官雖然不全像四姐,但也是遺傳了一兩分的,可這個女人的臉上,卻看不到一絲和四姐相似的地方。

    哎,看來是她想多了。

    小侄女都沒了這麽多年,又怎麽可能會這麽巧的來到左河灣。

    周桂眉間浮起絲失落,目光往女人小腿上看了看,心裏歎著氣,轉回廚房繼續洗鍋。

    院子裏,一群警察已經放下了碗,劉晴和張國銳去安排了一下,找了幾個精神比較好的警察,帶著三個受傷的軍人先回鎮上,然後想辦法送人去市裏。

    這三個軍人受傷不輕,隻是沒有致命傷,所以才能拖到現在,得快些送他們去醫院才行。

    而剩下的警察,則暫時住進了衛永民那邊的屋裏。

    護送的軍人全部倒下了,今晚這對母子的安全,暫時由這些警察頂上。而被護送的這對母子,則被安排到了周桂和衛良峰的臥房。

    周桂和衛良峰,今晚睡到了錢二媳婦家。當然,就算是睡,老兩口也要先問一下蘇若楠,今晚,到底是怎麽回事。

    回答老兩口話的是沈軍。

    沈軍三分真七分假,把事情給周桂和衛良峰說了一下,反正那意思,就是他們去河頭縣走親戚,不想卻撞上了出任務的沈東,沈東和同伴受傷了,所以隻能將人先帶來衛家。

    至於沈東出的是什麽任務,沈軍沒說,周桂也沒問。

    周桂心眼明亮的很,永民那屋住了那麽多警察,這一看,就是了不得的任務,她一個農村老婆子,知道那麽多幹啥。

    知道事情原因,周桂和衛良峰就去了錢家。

    躺在床上的時候,周桂翻來覆去睡不著,腦子裏全是剛才那個少年的臉。這張臉和付元化的臉無限重疊,半夢半醒間,周桂甚至都有些分不清楚了。

    淩晨四點鍾,周桂就起了床,她披著件襖子從錢家出來,然後就進了衛家廚房。

    廚房裏,蘇若楠帶著衛子英還有劉晴,已經生起火煮起了稀飯。

    蘇若楠和沈軍已經定下來了,沈東這趟沒完成的任務,由她和沈軍接手,而沈東則暫時留在左河灣養傷,等傷好了再回部隊去。

    同行的有劉晴和張國銳,外加鎮上公安局隊長和兩個警察同誌。

    七個人加上這對母子,輕裝上路,開著鎮上的那輛運輸卡車去盤州,若路上不出問題,最多傍晚時分,他們就能將人送到50783部隊。

    這對母子太重要了,他們必須把她安全送達。

    “媽,我的定位器呢,你不是說,回來的時候,要把我定位器帶回來的嗎,我怎麽沒看到?”衛子英坐在灶洞前,一邊燒著火,一邊問她媽,她的定位器去哪了。

    正在切鹹菜的蘇若楠,聽到小閨女問定位器,楞了楞,道:“英子,定位器丟了,你看……”

    不提定位器蘇若楠還沒想起來,這一提,當媽的頓時有些窘了。

    那定位器在七門崖混戰時,不知道丟哪兒去了。後來他們把敵人全部處理掉,又擔心山中還有敵方間諜,便匆忙帶著受傷的人,離開了七門崖,走得太急,若蘇楠就這麽把答應閨女的事給忘記了。

    “啊……丟了?”衛子英小臉一抬,懵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閱讀記錄(免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