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第458章 晚上不回來吃飯了(1/3)

    陳縣中學教師家屬樓,下午開始,李雅琴在家就有點神不守舍。

    一會坐在自己臥室的梳妝台前,看著鏡子裏的自己發呆。

    一會打開電腦,胡亂刷刷臉譜。

    又起身去倒開水,倒完後直接端起杯子就喝,差點沒燙死。

    手忙腳亂地把杯子都打破了。

    “你今怎麽了?我怎麽感覺你不對勁啊。這麽大的人了,喝水時都不知道試一下水溫嗎?”她老媽狐疑地看著她問道。

    然後把李雅琴拉到外麵,自己動手收拾起地上的玻璃碎片。

    去年高三三班,也就是宇文飛那個班成績太突出了,學校沒有氣,論功欣賞!

    所以幾位主要的任課老師,獎金拿到手軟,原本沒資格分到教師家屬樓的李雅琴也分了一套房。

    因為是現房,簡單裝修收拾了一下,李雅琴把父母也接過來住了。

    那年頭,除非很有錢的家庭,普通的人家還沒有精裝這個概念,地上鋪個地板磚牆上刷一層清漆,屋頂上吊個大燈,這不就是裝修好了嗎,住起來挺舒服的。

    又省事又省錢!

    “啊?奧……沒事,我能有什麽事?”李雅琴有點心虛地回答道。

    扭頭就往自己房間走去,走到半路又想起了什麽,回頭道:“晚上別做我飯了,我出去吃。”

    “咦?這都快過年了,去哪吃飯啊?”老媽好奇地問道。

    “就是過年了,以前教過的學生放假回來,邀請我們這些老師聚餐呢。”李雅琴回答道。

    “哎,你你也不了,工作和生活要分開,也該考慮一下個人的事情了。我看哪個王就很不錯啊,工作也好,人也高高帥帥的,人家父母都在你們學校,他爸還是副校長呢。我覺得挺合適的。”老媽絮叨道。

    不提還罷,提起這個李雅琴就是一陣心煩。

    前幾個月,老媽嘴裏的那個王,也就是學校王副校長的孩子。

    從省裏一所二本大學畢業了,王副校長托了不少關係,把他送進了縣教委辦公室工作。

    那個王,見了自己幾次後,就開始死纏爛打想和自己處對象。

    年前還托了人來李雅琴家親呢,不過被李雅琴婉拒了。

    雖然大家都王工作好,個子不低,長得還算有點帥,家庭條件也不錯。

    但李雅琴認為,這些都是外在的條件,對於這些,她並不看重。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才是萬裏挑一,她要找的,當然是有趣的靈魂。

    那個王,看人時眼珠子滴溜溜亂轉,見了女孩子都是先奔著別人“下三路”打量,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因為王副校長和同事的麵子,李雅琴應約和他吃過一次飯。

    不過也就是那次吃飯,李雅琴徹底看清了這個王。

    吃飯聊時,李雅琴問王,“你看過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嗎?”

    王頓了一下,回答道:“我大學讀的是會計專業啊,不是學煉鋼的,看那書幹嘛?”

    李雅琴都不知道怎麽回答他,隻好耐著性子:“我的是奧斯特洛夫斯基寫的那本書。”

    “哈哈,什麽司機?一個司機還寫煉鋼?他咋不上呢!真起來,我也是老司機呢。回頭我是不是也去寫一本,鋁合金是怎麽煉成的。”王笑得前仰後合的。

    他感覺自己真是太有幽默感了,把自己都逗樂了。

    這是一個庸俗粗鄙的人!

    李雅琴都不想和他聊下去了。

    好懷念以前教宇文飛的時候啊,李雅琴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宇文飛的笑容。

    以前兩人經常在辦公室討論文學,宇文飛涉獵極光,雖然在文學書籍方麵沒有自己看的多,但是他所掌握的知識層麵又比自己要廣得多。

    私下裏,李雅琴不會端著老師的架子,也不會把宇文飛當成普通的學生來看待。

    有時她甚至感覺宇文飛才是老師,自己是學生,因為大多數時候,都是宇文飛在旁征博引,引經據典地給自己講很多自己從沒有聽過的東西,讓自己大開眼界。

    那樣的人,交流起來才讓人覺得身心愉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