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第25章 這次是真的表弟(1/3)

    “老爸,學校不光有普通學生,還有體育生啊。特別是高二高三的體育生,他們基本不上課的,渾身的精力無處發泄,又缺錢用,讓他們去做這個,最合適不過了。這事你就別管了,交給我了,我下周就給你搞定。”

    宇文飛自信地道。

    宇文拓看著兒子那朝氣蓬勃而又自信的臉龐,一時有點發呆。

    他感覺自己現在有點看不透自己兒子了,好像突然有了很大的變化。

    這種變化,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呢?

    好像就是前些,開始胡話的時候?

    宇文拓搖了搖頭,啞然失笑,兒子都讀高中了,年滿十六歲,也算是成年人了,肯定會有變化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況且,這變化是好事啊,自己都能感覺到,兒子現在變得很有自信,也很有主見。

    嗯,像個男子漢了,仿他爹我啊……

    宇文拓老懷大慰,看宇文飛就更順眼了,吃過飯臨出門時,趁王梓涵沒注意,偷偷塞給宇文飛一張大鈔,這次可是紅色的,整整一百塊!

    還囑咐道:“你找好人手後,直接打我手機,讓他們自己到公司去就行了。哦,最好有個領頭的,結算工資什麽的讓領頭的直接和公司對接就可以了。這事你別摻和太多,別影響了學習。”

    “我知道了老爸,對了,你們這臨時工,一是工作八個時吧?”宇文飛問道。

    “哈,怎麽可能,都是十個時,上午十點,到晚上九點,中午休息一個時,包中餐晚餐!”宇文拓爽朗地道。

    “那可不行,國家法定八時工作製,你們十個時,五十塊錢太少了,六十才差不多。”宇文飛抗議道。

    “有嗎?”宇文拓愣了一下,他還真沒注意過什麽法定八時,工作嘛,還不是忙起來壓根就不看時間了。

    不過既然兒子這麽,估計還真是,臨時工和公司自己員工不同,必須按法規來。

    “八個時……?一二十四時呢,隻幹八個時,有點浪費時間啊!那就幹十個時,給六十!”宇文拓稍加考慮,就當即拍板道。

    一多十塊少十塊的,對他來壓根不算什麽,都是走公家賬戶,並且是合理開支,能讓來做臨時工的學生們多賺一點,他也樂意。

    更何況,公司不缺那點錢!

    公司每年盈利都是一兩百萬,不過到了年底,都要上繳到局裏。反正省下來也不是公司自己的,那自己幹嘛摳門呢。

    ……

    搞定了這件事後,宇文飛心情大好。

    下午時,他就提前出了門,不是返回學校,而且去了縣一中。

    他的大財大計,可就著落在那裏了。

    雖然他就讀的陳縣中學也有不少體育生,但是宇文飛現在和那些人不熟啊,而且陳縣中學的體育生,相對來,家庭條件都會好一些,而且都是有著希望讀大學的。

    賣一苦力賺幾十塊錢,可能並不能誘惑到多少人。

    但是縣一中就不一樣了,雖然掛著“一中”的名頭,而且是初中、高中都有,但這裏的高中部,就真的很爛了。

    縣一中厲害的是初中部,每年陳縣中學兩百多個正式生的名額,起碼被一中初中部拿走一半,剩下的一半名額,才輪到十多個鄉鎮中學去爭搶。

    宇文飛並沒有就讀過縣一中,但是在這裏,有他一個熟人。

    他表弟王金寶就在這裏讀高中,還是體育生。

    這個表弟可不像周夢琪那樣糊弄過來的表妹,而是實實在在的有著親戚關係。

    王金寶的爺爺,和宇文飛的姥爺,是親兄弟。

    讀初中時,兩人還是同班呢,都在鎮上初中讀書。

    王金寶這個人,外表看起來很秀氣,鵝蛋臉,柔順的頭發,長長的睫毛,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很內向。

    如果不認識他的人,都會被他的外貌所蒙騙。

    這子其實脾氣相當暴躁,而且自幼練武,身手非常不錯。

    在初中時,他就幹過一件轟動全校的大事。

    宇文飛還記得,那是初二時的夏。

    在課間時間,不知道為什麽,王金寶和一個老師的家屬幹起仗來。

    起因已經無從考究,無非就是雞毛蒜皮的事。

    類似於:

    “你瞅啥?”

  &nb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