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深宮夏如卿趙君堯

第1675章(1/3)

    很明顯,這件事是個意外。

    徐靖鈺立在洗手間裏,整個人黑著一張臉,全身散發著難以描述的寒意。

    看著鏡子裏表情狼狽的自己,他大腦一片空白。

    轉身去了浴室,打開冷水狠狠地澆在自己身上。

    冰涼的水帶著寒意打在身上,他全身一個激靈,瞬間清醒了許多。

    他開始思考這件事的原委。

    昨晚,對,就是昨晚。

    他明明要跟施婉心決絕了。

    對方卻非要自己陪同吃飯,現在想想,其動機明顯不純。

    席間她的表現和平時截然不同。

    以前是拚命黏著自己,昨晚卻格外通情達理。

    當時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現在想來,還真是相當可以。

    所以這一切,很有可能是那個女人故意的!

    嗬!

    他早該想到的,施家那幫人,他們為了利益什麽事幹不出來?

    事情的原委差不多水落石出。

    他眯了眯眼收了涼水,擦幹身體穿戴好衣服走了出去。

    ……

    施婉心正坐在床邊哭。

    嗚嗚咽咽,梨花帶雨。

    如果是平時,他說不定還有心情上前勸兩句,可現在……抱歉,實在沒有心情。

    他冷著臉麵無表情走上前淡淡道。

    “你有什麽好哭的!”

    “你應該高興吧!”

    施婉心睜大眼睛故作無辜地抬頭。

    “你說的什麽?”

    “徐靖鈺你這個混蛋,你什麽意思!”

    徐靖鈺淡淡勾了勾嘴角,並沒有和她爭論,隻是拿起了自己的外套。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再說這些也沒用!!”

    “還不如想想怎麽處理!”

    “說吧,你到底想要什麽?”

    施婉心一聽覺得有戲,當即就止了哭聲。

    不過為了裝得像一些,她依舊憤憤地望著他。

    “你什麽意思?”

    還在裝?嗬嗬!

    徐靖鈺穿上外衣,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你不說?那我走了!”

    施婉心趕緊阻止了他。

    “你站住!”

    “發生了這樣的事,你就想一走了之嗎?”

    徐靖鈺故作無奈,一攤手。

    “我可沒這麽說!”

    施婉心有種被愚弄的憤怒,她有些氣急敗壞。

    “我不管,這事情你必須負責!”

    “你想要我怎麽負責?”

    徐靖鈺神色平靜地看著她,眼神複雜,似乎在等她的答案。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