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祖父是朱元璋

107決戰(2)(1/3)

    砰砰,元軍的投石機還在轟擊。

    這並不是什麽特別高明的戰術,就是幾架投石機擺在陣地前,對準明軍的第一道防線猛烈的拋射,而且隻對準這麽一個點。

    鋪天蓋地的冰塊讓人躲無可躲,可誰都不敢下令先後撤。因為一旦第一防線的明軍後撤,斜坡下的元軍就會踩著投石機的落彈點爬上來。

    轟!

    砰!

    終於明軍的火炮找到了準頭,艱難的調整炮口之後,一發炮彈直接把對方的一架投石機攔腰折斷。

    “打得好!”李景隆興奮的呐喊,“再來,瞄準他們,狠狠的打!”

    話音未落,戰場上投石機和火炮的轟鳴再度響起。

    按理說應是火炮威力更大射程更遠,但明軍的火炮都架設在了高處,難以隨意的調整炮口。而且如果不齊射的話,每發射一次還需要調整炮位等,有些麻煩。

    而元軍的投石機,隻要固定在那裏,供應的冰彈不斷,就能對明軍的陣地進行覆蓋性攻擊。

    就在元軍繼續攻擊明軍陣地前沿的時候,又有大隊的元軍,舉著盾牌來到斜坡下。

    ~~

    陣地前方的轟鳴傳到後方,每一次爆炸和震顫之餘,也都讓後方的士卒們身體緊張幾分。

    李大旺和李小歪兩人依偎著靠在胸牆裏避風的地方,偶爾有幾塊碎裂的冰彈飛來,砰砰做響。

    他們是二線的部隊,有著協防側翼的責任。而且若是第一線的扛不住,他們還要頂上去。

    咕嚕咕嚕!

    突然,這樣緊張的氣氛,發出幾聲怪異的聲音。

    周圍的士卒詫異的看過去,李大旺靦腆的低頭,尷尬的微笑。聲音是從他肚子裏發出來的,他餓了。

    營裏不是沒糧食,而是沒有過多的柴火用來做飯。

    隻能盡量的讓每個人都吃一口熱乎的,敞開肚皮吃是不可能的。所以,不單他餓了,在他肚皮發出的叫聲片刻之後,周圍滿是肚皮發出的咕嚕咕嚕之聲。

    這聲音到也讓緊張的氣氛,褪去不少。

    帶隊的千戶倒是個讀過書的人,聽著兄弟們肚子的叫喚,搖頭晃腦的說道,“壯誌饑餐胡虜肉  笑談渴飲匈奴血!”

    邊上,一個老軍問道,“啥意思?”

    千戶白他一眼,“說了你也不懂!”

    “那你還唱個球!”老兵罵一句,低頭縮到一邊。

    千戶恨恨的看了老兵兩眼,硬生生壓下這股氣。

    他是武學出來在軍任職的千戶,他這樣的軍官對於上官來說自然是非常喜歡,識斷字又明事理。可在士卒們看來,這樣的軍官未免有些和他們脫節,又沒什麽功勞,所以也就是麵子上尊敬而已。

    “餓.............了?”李小歪低聲在大旺耳邊說了一句,然後先看看左右,偷偷的從懷裏掏出一大塊,還未凍硬,似乎還帶著他體溫的餅子送了過去。

    “烙餅?”李大旺看著手裏油汪汪的餅子,咽了口唾沫。

    這東西,如今在軍可是好東西。

    “吃.............吃!”李小歪歪著腦袋,吭哧半天,“不夠..........還.......有!”

    世界上哪來絕對的公平?更不存在真的公平!人這玩意,從生到死,都他媽要分出三九等來。

    平常的士兵一天想敞開肚皮吃口熱乎飯都滿足不了,而人家李家的家丁還有烙餅吃!

    而且,這烙餅一看就是用葷油烙的,餅上還有顆粒狀的油渣。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