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培養手冊

第1595 草五銖錢1(1/2)

    最重要的是,金玨允許益州境內的各級官府在收取商人商業稅,工匠的工人稅的時候,無論是普通的工匠,還是中小商人,都可以用舊錢。

    並不知道金五銖錢含量秘密的商人們,自以為是的認為,金玨居然準許百姓用舊錢換新錢,這樣從表麵上來看根本就是在做虧本生意,故而,益州境內,甚至是益州境外,尤其是荊州地區的商人,反過來搜集大量的舊錢,想方設法送到益州各級官府,來換取益州鑄造出來的新錢。

    益州與荊州,與涼州,與關中三輔這三個地方之間的通道不暢,原本是不適合進行像銅錢這般重量非常大的有價商品的交易的,但是,金玨暗中將荊州境內的巫縣作為其中一個貨幣兌換點之後,這種局麵迅速便被打破了。

    荊州境內,尤其是漢水以南地區,同樣是水路縱橫,用船運送銅錢這樣的重量非常大的有價商品,反而顯得比較輕鬆,至於金玨軍和劉表軍一直在南郡最西部保持的軍事對峙的局麵,根本不可能阻礙這樣對雙方來說都極具價值的商品交易。

    如同東海郡糜家之於劉備的作用,之於徐州的地位一般,襄陽蔡家之於劉表的作用,之於整個荊州的地位同樣也是舉足輕重。

    因此,襄陽蔡家其實就是事實上整個荊州內部最大的商業家族,控製著整個荊州最為繁華的南郡境內五成以上的商業往來。

    因此,像這樣的大手筆的銅錢交易,於荊州一方,最大的交易方,其實一直都是蔡家,無論是已經開始失去劉表信任的蔡瑁,還是劉表的續妻蔡氏夫人,都是知道這件事的,僅僅隻是瞞著劉表一個人而已。

    以至於,現如今,整個荊州,包括長江以北,或者長江以南地區,不管是販夫走卒,還是世家商人,在交易或者繳納賦稅的時候,隻要是用到金屬貨幣的,絕大多數都使用的是金五銖錢。

    這種趨勢,不光是在荊州全境,而且,已經開始逐漸向著荊州周邊地區開始蔓延開來。

    這裏麵,既有傅彤,魏明,魏延,徐盛,傅幹在暗中操控的緣故,同時,也有地方世家,豪族,商人,乃至普通百姓們自發自願的結果。

    但實際上,金玨,或者說,整個益州,在這一項的交易當中,並未吃虧,甚至是還能夠從中獲得了不少的利潤。

    一方麵的原因,金五銖錢‘銅四鉛六’的含量,使得金玨新成立的製錢局在製作新錢的時候,並不需要耗費太多的銅礦。

    這就是技術先進的優勢。

    另外一方麵,益州各級官府從民間收上來的舊錢,相當大一部分的銅含量,其實是非常高,隻是因為當時的銅錢製作工藝較差,再加上這些錢使用的時間長了,難免會有所損耗,故而,才讓舊錢顯得比益州新鑄造的金五銖錢品相差一些,甚至是很多。

    益州官府將舊錢收上來,再通過新官道,運抵新都縣或者巫縣,在這兩個縣的製錢局裏經過高爐回爐熔煉,利用新技術,再製造出新的金五銖錢,一來一去,這其中的利潤是相當大的。首個中文網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