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忠莊純

第一章 慢慢長大了(1/2)

    “賤種!你敢不敢再賤一點!”孫大起看著厥在窗台邊上,嘴裏“嘖嘖”不停地背影說道。

    那背影頭也沒回,隻是嘀咕了一句:“你懂什麽!告訴你,賤是一種生活態度!”

    “我服!你接茬賤吧!”趙大起沒再理會他,捧起厚厚的書,翻了起來。

    這一幕,在渤海市醫科大2019宿舍中,並不少見。趴在窗口上的青年,名叫王健忠,本來就挺二一個名字,配上他天生沒溜兒的性格,讓別人早就忘記了他的姓氏,都親切的稱呼他“賤種”。

    不過王健忠卻毫不在意,他也積極配合著這名字的內涵。這不他剛將原本立在窗口的天文望遠鏡又加上了一個夜視儀。不過看著望遠鏡的角度,並非對著滿天星辰,而是直勾勾的瞄著學校裏的一處小樹林,那裏白天卿卿我我,晚上還經常出現真槍實彈。

    王健忠一邊看著,一邊自言自語,品頭論足:“艸,可閃瞎我的眼了!穿著時候洶湧澎湃的,一脫了跟老子一樣平!矽膠害死人呀!”“咦~這個不錯!精品!看意思是護理專業的!瞧那舌頭,真溫柔!我怎麽沒發現!”“艸,這對兒傻了吧!旁邊有人偷看都沒發現!”“大起,大起,快過來。你看你的夢中情人……哦,騷瑞,認錯了!”

    一旁的趙大起當真忍無可忍了,猛地站起身,一把把王健忠從窗台邊拉起。手指在他鼻子麵前指了半天,說道:“王健忠!醫者父母心你懂不懂!你對得起你要穿上的白大褂嗎!”

    王健忠看著臉憋得通紅,才說出這麽一句沒五沒六的話的趙大起,竟撲哧笑了出來。他拍了拍趙大起的肩膀,搖著頭說道:“大起老弟,貌似按照現在的狀況,是你有機會讀大七,而不是我!等穿上了白大褂,估計你治死人的可能性比我大吧!”

    趙大起氣的胸前一陣起伏,但他卻根本無法駁斥王健忠的話。的確,王健忠雖然人賤、嘴爛、不著調可偏偏是出生在中醫世家,放眼全校,學西醫的人家中醫最好,學中醫的人家西醫最精,就連校長都拿他當個寶貝兒。

    可自己,用功最深,學習最苦,可專業課卻全麵飄紅,眼看著五年的大學,他真可能去讀大七了!原本宿舍八個人,六個已經送出去實習。王健忠不去是因為他身在學校中西醫結合研究組,自己不去是因為學校怕自己出去丟人。

    想到這裏,趙大起深吸一口氣,仰天長嘯:“老天呀,你睜開眼看看這世界的不公吧!”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