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許你空歡喜衛南弦程溪

第30章隻差一個離婚證(1/2)

    程溪整個人都有些懵,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才終於掙脫開。

    衛南弦陰沉的目光看著她:“你仗著父母去世,裝可憐讓我爺爺逼迫我娶你,你嫁給我三年,可曾有為這件事道過歉?從你嫁給我的第一天開始,就認定我不喜歡你,認定我厭惡你,每次都端著一張冷臉!”

    “你身為衛太太,又做過幾件對得起這個身份的事?”

    “憑什麽覺得是我對不起你?憑什麽認為你自己才是受害者?”

    程溪呆呆的站著,死死地咬緊了自己緋色的唇。

    從三年前結婚那一天開始,衛南弦就對她表現出了十足的厭惡和不滿,她自覺遠離他。

    她知道無論她怎樣溫柔討好,他都不會看她一眼。

    她不想自取其辱。

    所以,她永遠保持著一張冷臉,維持著自己那可笑的僅存的自尊心。

    她確實沒為他做過什麽,沒有洗手作羹湯,沒有夜夜等著他回來,沒有陪伴在他身側……

    可是,她這麽做,還不是因為他從不回家……她做了給誰看?

    而且他在外麵還有一個喬瑤瑤……

    算了,現在爭辯這些又有什麽意義?

    “對不起……”程溪低著頭,聲音發澀,“三年前,是我任性妄為,拿著我父母的遺言逼迫你娶我,這件事確實是我不對。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再做這個愚蠢的決定。”

    “這三年,確實是我不對,我沒有做到一個妻子該盡的義務。好在,我已經明白了這些道理,很多事情我都不會再強求,衛南弦,既然我們都知道這件事錯了,那現在,就讓這個錯誤結束吧,我們離婚。”

    她說完,抬眸看向男人。

    衛南弦卻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離婚?誰同意離婚了?”

    “你別忘了,是你先提的離婚,我們都已經簽了字,現在,隻差一個離婚證而已。”

    她的眼底盡是漠然,好像看著一個陌生人。

    她以前看他,眼中都是充滿愛意的光芒,什麽時候,卻變成了冷漠,燒成了灰燼?

    這一瞬間,衛南弦的心很慌,很慌。

    他低下頭,不顧一切的,再一次吻住女人的唇。

    他拚命的吻著,啃噬著,輕咬著,好像對待最珍視的寶貝。

    懷中的女人不再反抗,乖乖的任由他胡作非為。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