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醫

050;牽牛(1/2)

    “沒,沒什麽的?小女孩,小女孩。”柳十三不自覺的尷尬起來。

    “嗬嗬,我什麽也沒說啊?小女孩就小女孩唄,看你緊張的樣子,半夜三更的,小女孩打個電話問候一下很正常啊。”上官清越話語做酸的跟澆汁的青梅似的。她連自己都沒有弄明白,幹嘛吃著不相幹的醋,不就是一個鄉村小醫生嗎!

    “她是葉紫的表妹,身體不舒服,我過去給她看了看。什麽事情也沒有的。”柳十三呐呐解釋,沒有緣由,心裏慌慌的想解釋。

    “算了!跟我解釋什麽?我……”上官清越本想說‘我又不是你什麽人’,但是覺得有些不妥,就中途打住。自己確實不是他什麽人。

    “好了,早些休息吧。”柳十三把上官清越的腳從水裏輕輕地拿了出來,用毛巾擦幹淨,然後輕輕地把她扶上床,然後端著盆走了出去。

    “什麽了不起的,不就是個山村小醫生嗎?本小姐才不稀罕。”上官清越望著柳十三的背影,吐了一下舌頭。

    躺在床上,抬頭看到窗外那藍色的月牙兒,上官清越沒有一絲睡意,柳十三的身影老實在她的腦海裏亂晃。真暈,自己該不會是喜歡他了?!不可能,怎麽可能呢?!等腳傷好了,立即回去。自己可是京都醫學係的學生,男朋友不求多富貴,起碼是高大帥氣知識淵博才行。

    柳十三把地上晾曬的草藥又翻曬了一遍,然後躺在老棗樹下的涼席子上。石頭帶著白天的餘溫,旁邊燼著驅蚊的艾草,愜意而舒適。

    他有一個習慣,就是每天晚上睡前都把白天出診的情況梳理一遍。想到柳二家媳婦的時候,不由得為她感到悲哀,幸虧救得及時,否則的話就真的是沒得救了。偷情是一回事,無知又是一回事,因為偷情和無知而上吊就是悲劇。又想起陸小玲,也不知道她去沒去過玉米地,要是她去過的話,那就太對不住她了。明天見了,一定告訴她緣由。

    想著想著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感覺臉上一隻蒼蠅在遊走,睜眼的時候,驚奇的發現上官清越的那張臉在自己的麵前,一隻狗尾巴草在臉頰上遊動;“懶豬,該起床了。”

    柳十三打個嗬欠坐起來,“你怎麽出來了?腳好些了?”下意識的低頭去看,腳踝處竟然就好了,腫的老高的腳踝完好如初。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