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問你服不

第198章 為啥手軟?(1/2)

    水潭的潭底空間不大,往上的時候,空間就大了,凶魚在水中狂奔,到處亂撞。

    它想要把池驍懷撞死,無奈,池驍懷特聰明,每當臨近石壁的時候,他把身體靠近凶魚,每一次撞擊,隻能導致鋼釺紮得更深!

    五分鍾,五分鍾的生死時速,那狂暴的星星之力,燒毀了凶魚的肌肉和神經,它的速度降下來,漸漸地,沒了動作。

    池驍懷累得不行,這特麽是什麽魚?簡直太凶殘了!

    最後,凶魚肚子朝天,向著上邊飄去,池驍懷取得了戰役的勝利。

    池驍懷抓著鋼釺,吐出氧氣嘴,因為氧氣已經耗盡,仰躺在水麵上,一動都不想動。

    “池驍懷!池驍懷!你死沒死?”那是花朵兒的聲音。

    池驍懷這個氣啊!中詛咒我死,你就不能盼著我好點嗎?他決定,裝死。

    花朵兒遊過來,抓著池驍懷的氧氣管,把他拽上岸。

    花朵兒急得要哭,努力回想著做心肺複蘇的要領,然後開始搶救。

    池驍懷遭罪了,花朵兒低估了自己的力量,她是三階修者,力量八九百斤,使勁壓池驍懷的胸骨,差一點肋骨骨折,池驍懷心中暗罵:你個傻叉!你是想謀殺親夫嗎?

    池驍懷真忍不了,太疼了,他暗自琢磨:要不我睜眼?我的骨頭都要斷了,不行,我再忍一忍,一會花朵兒要給人工呼吸,此刻不占便宜,那不賠了?池驍懷打定了主意。

    花朵兒很傷心,哭著做心肺複蘇,嘴裏念叨著:池驍懷,你不要死,池驍懷,你不要死啊...緊接著,花朵兒就給池驍懷口對口人工呼吸!

    池驍懷使壞,就那麽接受了,而且嘴唇在配合,嘴角還帶笑,此刻花朵兒心情極度悲傷,根本沒有發現。

    當花朵兒第四次做完人工呼吸以後,她聽池驍懷的胸膛:咦?心跳這麽有力,而且急促,池驍懷沒事了,可是他怎麽沒醒呢?

    池驍懷感覺要壞,不能裝了,不然被暴龍女發現就廢了,他假裝悠悠醒來,咳嗽兩下,這咳嗽可是真的,就花朵兒的暴龍手,太有勁了,他緩緩睜開眼睛。

    花朵兒驚喜道:“池驍懷,你沒死,真的太好了。”

    池驍懷有氣無力地埋怨道:“花朵兒,你就不能輕點嗎?老子要被你按零碎了...”

    花朵兒似乎沒聽見,竟然趴在池驍懷的胸膛上啜泣起來:“都怪我,以後我不了...”

    池驍懷歎口氣:花朵兒什麽都好,三觀極正,工作認真,對待犯罪分子,嫉惡如仇...可就是暴龍女的性格,沒有女人味。

    此刻的花朵兒,柔弱、溫柔,竟然還有一份可愛,池驍懷輕撫花朵兒的後背,嘴裏小聲說道:“花朵兒,你如果脾氣好一點,對我溫柔一點,就有女人味了...”

    沒想到,這一句話捅了馬蜂窩,花朵兒雙手著地,怒視池驍懷:“池驍懷,你說什麽?我怎麽不溫柔了?我怎麽就沒有女人味了?”頗有一言不合就開幹的架勢。

    臥槽!還跟我玩橫的?池驍懷感覺要壞,不能和花朵兒動硬的,他學著電影中的動作,雙手捧起花朵兒的臉,然後猛地吻向花朵兒,縱使花朵兒再霸氣,在池驍懷的強吻之下,竟然瞬間放棄抵抗。

    花朵兒腦袋一片茫然,池驍懷吻我,我該怎麽辦?

    池驍懷一翻身,把花朵兒壓在身下,再次親吻著暴龍女。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