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遺禍

第1956章 應對(1/3)

    行吧……對凡人來,萬年前的上古妖魔戰爭什麽的,實在是過於遙遠了。儒家自己沒有參與,也不會去宣揚。

    皇室也許早就知道,但反正分毫也沒有泄露。

    所以這個理由選得不算錯。

    至於會不會很倉促,理由是否有力什麽的,估計皇家顧不上。隻要民眾覺得“可能發生”就行了。誰還有能力追根究底不成?

    水馨聽了一耳朵,當然也不可能去和人分辨。

    她就直接往城中心走了。

    巷道縱橫,人丁寥落。而城內的禁製卻相當寬鬆,約等於無。這樣的情況下,水馨要是還能被人發現,那就奇怪了。

    一路走過去,她發現,越是往內城走,人煙還越少。

    一些擺明了是官宅的人,這會兒甚至空無一人。反而是路上碰到了兩個商隊,滯留在聖京的,在那兒抱怨。

    他們“差點兒就能走了”。

    最後,水馨在成雪頌的指引下,走到了東北的一個位置。在那兒,有一個極為空曠的地方,上萬平的大,卻隻剩下了一片下陷的地塊。

    周邊的建築莊嚴華麗,卻也有傾頹的架勢。似乎都受到了那下陷地塊的影響。

    “這就是祭台的位置。”成雪頌鬆了口氣,“看來,至少祭台還是被留下了。”

    “《祈表》的核心思想我記得是‘請上為百姓做主’?”水馨吐槽,“皇室要做的事情,和這個有半靈石關係?”

    “不是因為這個。”成雪頌道,“據我所知,對皇室的限製,有一部分就是依靠祭台來實現的。”

    水馨:“有這種事嗎?但是……玉璽應該是越來越強的。想要掌控玉璽,難道就不需要祭台?”

    成雪頌,“我隻是個劍修。”

    所以那麽詳細的事情,怎麽可能會知道。

    隻是,祭台其實遠遠不止是呈上了《祈表》而已。

    後來聖儒確認科舉製度,限製儒生的修煉,劃分三國疆域,讓兒子能以凡人之身掌控玉璽,調動華國的國運之力……這些都要靠道法則才能實現的東西,全都是在祭台完成的。

    別和華國之間的關係,祭台和整個儒門的氣運都是有很大關聯的。

    甚至可以根本無法分割。

    皇室將祭台和聖京分割開來,至少可以是在掙脫束縛的路上走了一大步。

    但要和“皇室掌控祭台”相比,這無疑又是一個很能接受的結果了。

    水馨往城外看了一眼。

    雲驤到底沒有闖城。

    而那些“難民”目前來也沒有鬧出什麽大動靜。

    也沒有什麽很厲害的煞氣殺氣傳來。

    空之中的金龍和靈茶樹虛影提供了光源,但這座城市似乎是遵循著往日運行的規律,陷入了沉寂。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個局勢,沒心情娛樂之類的。變成了孤城一座,哪怕是聖京這樣的大城,商業之類的也一樣受限製。

    最後……

    “居然不打的嗎?”水馨望著黑雲送來難民的方向。還是有點驚訝的。

    若這裏是仙海城廢墟下的那個封印世界。

    妖魔算是經營已久。

    而皇室卻是打了人個措手不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