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偏要寵我寵我

第1539章:我想單獨聊一聊(1/3)

    寧子卿都失憶了,怎麽可能知道賬戶的事,要查清楚實情,還是要去問薇薇安。

    而當寧子卿找到薇薇安的時候,別說,她還真知道這事。

    “你哥哥很狡猾,雖然被查個底朝天,但還是給你偷偷留了點家底。不過這些,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你哥哥的手下郵來一個信封,裏麵有張銀行卡,我現在就拿給你。”

    說著,薇薇安就從保險箱裏拿出一個信封。

    當寧子卿握著信封的時候,不知道為何,他心底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他拆開信封,拿出了銀行卡,發現卡的背麵,寫了一串數字,便問:“這個就是密碼?”

    “嗯,應該是的。”

    仔細看了看這串數字,寧子卿說:“這這好像是個生日。”

    “對啊,我的生日嘛。”

    說完這話,薇薇安就想拍自己的嘴巴。

    寧子卿這邊,已經警覺起來,問:“我的銀行卡,為什麽要用你的生日做密碼?”

    還能因為什麽,因為寧子卿曾經愛薇薇安深兒入骨髓,忘什麽也不會忘了她的生日,用這串數字做密碼,保險。

    但寧子軒估計怎麽也沒想到,他的親兒親弟弟竟然失憶了,連薇薇安也忘得一幹二淨。

    而此刻的薇薇安,需要想一個合理的借口,來安撫住起了疑心的寧子卿。

    眸子轉了一圈,薇薇安開口道:“卡片在我這,你又不知道什麽時候能醒來,我擔心把原始密碼忘了,就改成我自己的。喂,你該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和我計較了吧?”

    寧子卿仔細盯著薇薇安的眼睛,片刻之後,勾起嘴角,語氣輕鬆地說:“怎麽會呢,一點小事而已。”

    “嗬,那就好。”

    薇薇安笑著垂下目光,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雖然寧子卿沒有繼續計較,但就他剛剛看人的眼神,薇薇安便覺得心虛,此刻連對視的勇氣都沒有了。

    寧子卿倒是灑托,沒有再聊密碼的話題,沒一會兒的功夫,便起身告辭,施施然地離開。

    看著寧子卿的背影,薇薇安攥緊了拳頭。

    她覺得寧子卿沒有什麽特別的反應,那麽,應該也沒有懷疑自己編纂的借口。如此的話,就應該放下心來。

    隻是,隻是……薇薇安的這顆心,怎麽就七上八下的呢?

    用兒力呼吸了下,薇薇安手指撐著額頭,希望自的心情能平複下來,別再惴惴不安的。

    而被薇薇安認為沒有疑心的寧子卿,也並非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完全相信了薇薇安。

    事實上,寧子卿回了宿舍便動用手段,仔仔細細查著這張銀行卡的信息。

    像是銀行卡是否改動過密碼,也是可以查到的。

    而調查的結果是,密碼沒有改動,原始密碼就是這樣的。

    如此一來,寧子卿便知道薇薇安在說謊。隻是,她為什麽要說謊呢,這又不是什麽大事。

    寧子卿百思不得氣急,他盯著銀行卡,腦中突然想到了什麽。

    手指靈兒活地在鍵盤上敲打,寧子卿找到那款通信軟件,並在密碼欄中,輸入了薇薇安的生日。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