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砸到你

第九十九章 變化(1/4)

    下午,夏秋意的低燒卷土重來,她裹著被子包成個木乃伊樣靠在床頭,江景端了杯水給她喂藥。

    “乖乖吃藥,吃了藥就好了。”

    “嗯。”她就著他的手指把藥叼進嘴裏,喝了一大口水,把五、六顆花花綠綠你的膠囊藥片通通咽下去。

    江景對她的痛快頗有些意外,還以為以她嬌氣的性子,自己得費好一番功夫才能把這些藥哄進她肚子裏。

    “苦不苦?”他把水杯往前遞了遞,挨上她的唇,“多喝點水,把這杯喝完。”

    夏秋意“咕咚咕咚”地把一杯六百毫升的熱水喝光光,然後在被子上把下巴沾到的水珠蹭掉,說:“不苦,你親手喂的,就是黃蓮都不苦。”

    開什麽玩笑,她長這麽大最不怕的就是吃藥了好嗎?哪怕是滿滿一掌心的藥,她都能一口水全吞掉。長痛不如短痛,一次性吃完的話隻苦一次就好了,一顆一顆分著吃的話,豈不是得苦N多次!她算得可清楚了!

    “傻,黃蓮到我手裏難道就變成糖了嗎?該苦還是得苦。”他把從宿舍拿來的保溫杯放到床頭櫃上,扶著她躺下,還不忘把她周圍那一圈被子掖得嚴嚴實實。

    夏秋意剛喝了一大杯熱水,現在又被他纏成一個繭,熱汗順時就冒了出來。

    她不滿地嘟囔:“你好歹給我留個小口透氣,好熱啊!”

    “透什麽氣,你發燒了就該多出出汗,出汗好得快。”

    她的無理請求被“殘忍”駁回,隻好認命地縮在繭裏感受著汗如雨下的滋味。

    “那你晚上去買晚飯的時候記得跟老板要根吸管,用杯子喝水好麻煩。”一個要求不行,她提出第二個。

    “好。”江景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棒棒糖,草莓味的。

    “給,獎勵你的。”他摸摸露在純白色繭外麵的腦袋,晃著手裏的棒棒糖示意。

    夏秋意眼睛一亮,驚喜道:“我還剛想說喝完藥嘴巴幹呢,你就拿出糖來了,你可真是我的貼心小寶貝。”

    下一秒,“貼心小寶貝,快給我撕開包裝紙喂我嘴裏。”

    江景扭了幾下棒棒糖外麵紅色的塑料膜,深粉色的糖果便顯露出來,然後進了夏秋意早已張得大大的嘴巴裏。

    事實證明,男人在某種程度上和狗有些像,都得靠訓練。想當初連拆一個棒棒糖都無從下手需要耗費十幾秒的男生,現在也隻不過三秒功夫,一個色澤飽滿,酸甜可口的棒棒糖便麵世了。

    夏秋意得了好處,躺在床上朝他晃晃腦袋,她想招手來著,可惜兩條手臂還被被子綁架著,隻好以頭代手,“好了你快去忙吧,不用一直守著我的。”

    江景點頭,“那行,有事了叫我一聲,想上廁所的話和我說。”

    她嘴上說著“知道了知道了”,心裏卻在想,她現在的位置滿打滿算離馬桶也就兩米五的距離。她是發燒,還是低燒,連三十八度都沒上,又不是癱瘓在床了,上個廁所的力氣還是有的。難不成他還想把她送到馬桶邊上去?

    她想象了一下自己坐在馬桶上稀裏嘩啦而江景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監督的場景,莫名打了個寒噤。被男朋友看著尿尿什麽的,太驚悚了!

    不知道是江景的藥起了作用,還是她這一天一夜出的汗實在太多了,總之夏秋意覺得自己除了身上沒什麽力氣外一切正常,頭不疼眼不花的,身體完全沒毛病嘛!

    所以,她就把自己的兩隻腳努力地鑽出被子外透氣,蛹什麽的是蠶該做的事,她才不要呢!然後便是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追劇刷綜藝,美得不得了。

    可惜好景不長,她才看了五集電視劇而已,就覺得自己的身上越來越燙,被子裏凝聚的熱氣快要把她烤熟,眼睛好像也不大好使了,電視劇裏的人都快有重影。

    正好江景過來給她喂水,看到她紅彤彤的臉蛋立馬放下水杯探她的額頭。

    “怎麽突然這麽燙?”他摸著她的額頭有些心焦。

    “我也不知道,剛才還好好的。”夏秋意不敢承認是自己偷偷把腿伸出去透氣惹得再燒起來的,隻好扯了個小小的謊。

    “再觀察觀察,如果繼續燒下去的話就去醫院。”

    “醫院?”她驚呼出聲,“我喝點藥就好了,沒有必要去醫院吧?”

    雖說她不怕喝藥,但是不代表就不怕去醫院了啊!在她為數不多的對醫院的印象裏,令人窒息的消毒水味和冰冷尖銳的針頭簡直就是醫院行走的“代言人”,要多抗拒有多抗拒。

    她小時候有一次跟著父母去醫院探望一位熟識的叔叔,大人間的談話總是無聊乏味的。她嫌無聊,就仗著自己個子小大人注意不到偷偷溜出了病房,可她順著走廊不知怎麽地就走到廁所去了,廁所外間安了一排的水龍頭,有人在拿著一個小盆子接水,可盆裏溢出的卻是紅的刺眼的血水。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