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斷的回憶

《剪不斷的回憶》第1章

外麵的鞭炮震耳欲聾,一路的紅色流水席有些刺眼。鄉村裏的壩壩宴中央還有所謂的主持站在舞台上在呼客人,背後就是餘晉家拆遷後的重新修起的新房。我低頭看了看自己過了好久才穿上的紅色新娘裝,歎息了聲。餘晉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在我的身後,拍了拍我的肩膀:“言雙,怎麽還在這傻站著,該去見公婆了。”
“哦,好。”我一愣,被他一碰有點反射性的往後退了退。他沒有察覺我的一絲生疏,隻是如往常般對我笑笑,然後拉著我往舞台上走。周圍的一些喝醉酒的醉漢,對我吹著口哨,還和餘晉打趣。從他們中間穿過的時候,我隱約感覺有人故意把手蹭在我的身上,更有甚者,竟然還趁亂掐了我屁股一把。
我覺得十分的不舒服,但是回頭準備開罵的時候,卻看見所有人都是嘻嘻哈哈調侃的表情,反倒是我覺得是我想多了,隻好硬著頭皮跟著餘晉上台。
沒有交換婚戒,沒有那些儀式。因為我的父親母親已經不在了,連給我送親的人的人都沒有,隻有繼母端著所謂的“好意”來參加我的婚禮,將我收的那些份子錢全都囊入懷中。餘晉拉著我,一步步的往台上走。台下的人意味不明的笑,我覺得奇怪,但是沒有深想。
我隱約聽見台下的幾個婦女,對我指指點點的說什麽:“屁股這麽小,一看就不好生養。”,什麽“顴骨高克夫”,什麽“寡婦臉”。我覺得生氣,狠狠的朝她們瞪了一眼,那幾個婦女才悻悻的住口。
上了台之後,聚光燈就打在我的臉上。見過幾麵的公婆站在我的對麵,婆婆拿著兩套大紅的戲服。我覺得奇怪,緊接著就 聽見主持人說:“接下來,有請我們今天的新娘子孟言雙和咱們新郎餘晉的爹,老爺子表演扒灰!”
什麽?扒灰?
我有點愣神,扒灰不是和自己的公公亂倫嗎?沒等我反應,我就被婆婆猛地推了一把,差點站不住腳。她一邊說著:“來把衣服套上,然後掛著牌子去遊街。”一邊把大紅的戲服往我身上套。
我猛地打開她的衣服,往後退了幾步喊道:”我不要!“
頓時台下的人都嘰嘰喳喳的議論起來,婆婆的臉上掛不住了,一下就黑了臉,然後不顧所有在場賓客直接了當的開口:“這婚禮不鬧結什麽婚,幹脆不結了。”
我一股子怒氣衝上來就想說,這婚我還不想結了。哪知道後媽死死的盯著我,盯得我背後發毛。
“準備好把彩禮全都還給我們餘家!”婆婆一聲冷哼,“還了就立馬去民政局給我離婚!”
“誰稀罕!”我氣急了,扔下一句話就轉身打算問繼母要錢。她當初沒經過我的同意擅自收了彩禮,我才不得不嫁給餘晉。現在,我巴不得趁著離開這個惡心的地方!
結果繼母立馬就站住來打圓場,笑嘻嘻的說:“別呀親家母,言雙她隻是害羞,畢竟我們那邊也沒有這樣的習俗。你再讓她準備準備,一定可以的。”說著,就站在我的身旁來,一把用力的擰我的胳膊。就算是隔著衣服,我還是感覺到針紮的刺痛。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