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壞了

65.初吻(1/2)

    "

    “來來來,敬酒!”

    一桌人圍著新婚夫婦敬酒,阮誼和也跟著舉起酒杯,卻聽得言征低聲說:“你就別喝酒了。”

    “沒事,就喝一口。”

    結果……阮誼和將那一小杯酒直接喝完了……

    言征頗為無奈,這丫頭說好的隻喝一口呢?

    喝這一杯倒還不算什麽……關鍵是,阮誼和還被幾個小孩坑著又喝了一杯白酒——

    “姐姐,你剛剛唱的歌好好聽啊!”

    幾個小孩跑到這一桌來,其中一個小男孩湊到阮誼和跟前誇她。

    “是吧,”阮誼和頗為得意。

    另一個小女孩說:“姐姐,你來陪我們玩吧~我們玩過家家還差一個人!我演售貨員,他演老板,你演我們的顧客~”

    過家家?!

    她好像小時候沒玩過這種幼稚的遊戲啊……

    阮誼和有點想拒絕,想了想還是答應這些小孩算了,畢竟她已經吃飽了,幹坐在這兒聽這桌人聊天也有點聽不太懂。

    “好吧,那我跟你們玩。”

    “耶!”

    小女孩拉著阮誼和的手,成功把她“拐走”。

    寧森看著阮誼和離開的背影,嘖嘖道:“征哥,你家這個,真的還太小了,你會不會嫌她幼稚啊?”

    言征隻是笑了笑。

    她經曆過的黑暗,遠比同齡人多;她肩負過的責任,也遠比同齡人多。用她自己的話來說——“我感覺自己不是十七歲,好像已經活了二十七歲了。”

    —————————————

    小女孩端來一杯飲料,笑嘻嘻地說:“這個是我們店新出品的雪碧,要不要買一杯?隻要一塊錢哦!”

    阮誼和配合地說:“那我買一杯吧。”

    她接過那杯飲料,小女孩又說:“你要喝掉它呀,你已經付錢了就可以喝了。”

    “……好吧。”

    阮誼和隨意把那杯飲料端起來一飲而盡,喝完卻被辣的一陣猛咳。

    “這、這是白酒吧?”阮誼和感覺喉嚨都在燒。

    小男孩一臉迷惑:“這不是雪碧嗎?我們剛剛在那邊桌上拿的。”

    阮誼和順勢看去,一長桌的玻璃杯裏盛滿了透明飲料,長桌盡頭是幾大瓶白酒。

    靠……這群熊孩子……

    “姐姐,你沒事吧?”小女孩關心地問。

    “沒事,沒事,”阮誼和擺擺手:“接著玩吧。”

    又玩了一會兒過家家,演了醫生和病人、廚師和顧客……阮誼和感覺有點暈乎乎的。

    “小阮呀,”寧森的女朋友走過來叫阮誼和,“咱們該走了。”

    阮誼和如釋重負,對那幾個熊孩子道別,小孩子們依依不舍地跟她奶聲奶氣說“拜拜”以後,她才跟著白姐一起離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